房中术,干货,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之前的无相天魔第四回,有同学问我肯不肯展开来讲房中。

 

       我说,下一回就这么干吧。

 

       那就⋯⋯这么干吧。

 

       日常生活中〈德充符〉(可爱心法、幸运心法、疗愈场心法)心法,我简化到这样两招:

 

       一、不阻止别人做任何事。(当然,他做的时候你同时拿棍子打死他也并没犯规[但是这‘犯法’呀];只要不是试图叫他不要做就好)

 

       我日常生活中犯到这个,就罚给对方台币一千元,比如说上课中间的下课,听到同学在聊天,我随口一句:“你不要这个样子啦⋯⋯”下一句就是:“喏,这一千块拿去。”

 

       有一次,一个之前我出国的时候雇用他住在我家浇花喂鸟的孩子,来我家借住,那是我第一次和他待在同一个屋檐下,那孩子手贱无比,随时会引我说出:“那个打火机不要那样用!不是按那里!会坏!⋯⋯啊⋯⋯一千块拿去。”

      他那一晚好开心啊⋯⋯走的时候跟我说:“叔叔,本来我急著找工作的,现在拿了你的,一万四,又可以休息一个月慢慢来啦!”

 

       当然之后他再可怜兮兮地哀求要住叔叔家叔叔也再也不敢让他进这个门了。(你可以来,我不阻止,但是我也可以不开门;你问我可以来借住吗我说不方便,也没犯规。)

 

      二,爱面子或者端逼格,一次罚台币一万元。

 

       比如说家里的工读生A君,刚来的那阵子,我只是“骂他”(因为训斥别人本身,逼格就是比对方高的状态)这件事,就让他净赚台币五万元。

 

       到后来,我都怕搞到我破产了,于是我都用比较低的逼格来说同样的事情:“徐老(对于A君某种不合逻辑的敬称;说来我见到徐文兵都只叫哥而已)啊,你在我身边,把事情做成这个样子来整我,我真的⋯⋯好痛苦喔、太痛了!这种生活⋯⋯叔过不下去了(明明是在我家,我怎么好像是请求净身出户的自请下堂之妻一样)⋯⋯求求你放过叔好吗?如果你还愿意怜悯我的话,可不可以买个冰淇淋给我吃,或者送我一包香烟?稍微让我伤口不痛一点⋯⋯可⋯⋯以⋯⋯吗⋯⋯”(当然我交代事情的时候以上司的身份还是用命令句的啦;后来就演变成忘记做一件事罚一包烟的新公司规定了⋯⋯)(P S:冰淇淋是当时通化街剃头店的老王自请跑腿、在莫凡彼特价的时候替买了好几大桶放著大家吃,一整年都没必要了)

 

       主轴修炼在生活点滴之中,就这两招;不在床上。

 

       至于实际在性行为,有几个注意的地方:

 

       一,不出拙力(以杨派跟郑子太极拳的要求为基准)

 

      也就是全身肌肉没有“用力移动、或者撑住”的时候。身体肌肉只要在用力干嘛的时候,基本上交感神经就一定占优势地位,没有办法允许副交感神经作用了。

 

       参考一下日本AV男优教你干女生的那些视频吧,“偷工减料”“省力”是最重要的诀窍了。

 

      你问女生就知道,男生那种“乱七八糟胡搞瞎搞一通,还一直问有没有爽有没有爽”⋯⋯有多𫫇心?

 

       二,只动感知力,不用表现力(努力怎么样怎么样)

 

       右脑(以及副交感神经)的特质是搞不清楚状况就绝不轻易动手。所以,你摸,就只是在感觉(或说享受)那个触感本身,我的目标就是摸你所以摸你。而一定不要“试图让对方怎样怎样”。自以为在用什么技巧啊花招什么的,那完全就是左脑在拼命努力,交感神经整个增压。那种“不安于当下、目标在未来”的状况,会把你锁死在交感神经和左脑这一边。

 

       有个认识的人去上了一个女老师教的床上技术的课,一顿努力操作,他上床之后⋯⋯吐了。

 

       我上课的时候举过两个例子:A处男破处的第一次经验、B电车上的痴汉色狼伸出咸猪手的一摸。

 

       前者是只在探索(感知力主导),还不知道该怎么做。

 

       后者是只要享受摸到的触感本身,完全没有“试图让对方”幸福快乐爽。

 

       这两种可以过关。

 

       人类的性有两种:

 

      一种是生殖用的。交感神经“紧张”到射精。

 

       一种是疗愈用的。副交感神经提振到男性也能够“松开来”而享受多重性高潮、潮吹。

 

      生殖用的性,可以被色情片什么的东西刺激,因为左脑跟交感神经不测谎,随你骗。

 

      疗愈用的,完全不吃这一套,没有办法幻想,只有性现实;性幻想全部会被右脑/副交感神经判定为谎言而崩坏。

 

       男人没有阳痿的问题。只有女人在你面前有没有动情的问题。

 

       女人对你有动情,女方费洛蒙的外分泌本身无论如何都会让你能硬起来,男人的身体对这个指令没有拒绝权。否则不管你用任何的伟哥或者其他乱七八糟刺激的方法硬上,进入之后,张仲景〈虚劳篇〉中的“阴头寒”三字,都会变成她馀生想到就怵一下的不堪回首的心灵创伤⋯⋯

 

       ⋯⋯其他种种细节(还可以讲三五万字吧)以后再说吧。

 

       最前面的“真传”练得成再说后面好不好?

 

    “真传”第一条,等到你和一个工作辈分比你低、又一直频频出错(在公司责任归属上他做错会害到你的)的人,你跟他在同一个空间里面共事,你撑得住整整4小时不给他任何建议(再委婉的建议都算是‘阻止’他犯错了)再说吧。不容易练的。

 

       至于“真传”第二条⋯⋯好比说有个人在外面说你坏话,他说的都是谎话,但是煽动到你身边的人都开始动摇甚至听信了、误会你了,反而还来劝你不要一意孤行、不要对他那么坏⋯⋯这种时候,你对于你身边的人冤枉你的种种,一句解释话都不讲,就是练成了。我想你们一辈子也练不成。

 

      没有这个内功,就没有任何技术可以使用了。

 

       ——房中术,真传,干货。以上。

 

       太极拳心法的“与人争柔(致人以柔)”也是要这么练成的,不然的话,光是打拳架子,没有用。

 

       在美国上课的时候,有个同学,身穿“郑子太极拳”好得瑟显摆的T恤,下课见他逢人就抓过来说教、叫人家要相信太极拳有多伟大多好、一派成不了气候的小咖教主臭逼格、只在踩低别人喜伤心⋯⋯我上课的时候问了他一句“与人争柔”要怎么练,他当下就脑死,不是“答不上来”,是“仿佛刚刚我没问过他这句话”一样。

 

       若是真练成了,你要用来爽死、或者是打通任督脉都随你啦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其他的

吸引力法则、塞斯心法纲要

2022-9-8 21:52:09

其他的

解离的层级与“进位”

2022-9-12 13:26:1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客服微信:11464949

网站备案号:豫ICP备202202112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