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长期被父亲强暴而分裂出2500个人格,法庭允许“他们”上庭作证

2019年五月,澳大利亚的一名女子放弃了匿名权,站出来控诉父亲从小强暴她,并让她分裂出了2500多个人格。虽然事情过去多年,但在考虑了所有的证据之后,法庭竟允许女子用其他人格出来作证……

也许,有人看到“2500个人格”的字眼会直言:这一定是假的。


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别着急,请听我们慢慢道来。



本案的受害人叫珍妮·海恩斯(Jenny Haynes),现年49岁,她原本住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后来才移居到了昆士兰。


以老观念来看,珍妮在这个年纪早就应该结婚生子了,没准都当上奶奶或外婆了,但她仍形单影只,并且一辈子都不打算结婚。


究其原因,那都是被她父亲害的,因为从四岁起,她就经常遭到父亲的强暴,以至于她不想再与任何人有肌肤之亲。


1.png

珍妮·海恩斯(童年照)

珍妮的父亲叫理查德(Richard),现年74岁,他是一名电气工程师,起初与妻子住在英国伦敦。


为了有更好的生活,理查德就于1974年举家搬到了澳洲悉尼。


当时,理查德带着家人落脚于悉尼的格林埃克,珍妮满以为那里会是她幸福的天堂,没想到等着她的却是一座地狱。


一到悉尼,理查德就变了个人,开始偷偷地强暴女儿,而那时珍妮只有四岁。


为了不让妻子知道,理查德在强奸时还威胁:“你如果敢告诉你妈,我就杀掉她,我会让她马上死掉。”


听到这样的话,一个四岁的小女生根本分辨不出是不是唬人的,何况她才被强暴过,所以她一直相信要保密,否则母亲会死。



而理查德的欲望非常强烈,从70年代到80年代,他几乎三天两头就要强暴珍妮,到了后来,他还发展到鸡奸女儿。


正是长年累月的伤害,珍妮的肛门、肠子、尾骨都受了伤,为此她还被迫做了好几次外科手术。


这期间,理查德的妻子帕特(Pat)依然被蒙在鼓里,到了1984年,她觉得日子过不下去了,干脆离婚走人。


这时,珍妮仍不敢说出来,当母亲一走,她的日子就更加不好过了。


不过,人体很神奇,在遇到伤害时,它经常会触发保护机制,比如流血VS凝血。


2.png

珍妮与父亲理查德

且说,珍妮年纪还小,不知道如何应对,她的脑海里就渐渐多出了一些声音。


四岁时,珍妮分裂出了第一个成形的人格——“交响曲”(Symphony),只要再被父亲强暴,“交响曲”就会出现,代替珍妮遭罪。


因此,珍妮后来就幻想,自己没有被父亲伤害,受害人是另一个小女生。


3.png

长大后的珍妮

可是,理查德并不会因为对方是女儿就心慈手软,随着女儿的长大,他强暴的方式也越来越多,除了侵犯肛门,还有不能描述的内容。


珍妮回忆说,后来父亲的伤害让“交响曲”也受不了了,那时她就只好继续分裂。


除了女生,珍妮也会分裂出男生,1977年1月13日,她产生了“小肌肉”(Muscles)的男性人格。


也许,珍妮认为自己是男生,父亲就不该与她发生关系了,但是她父亲仍然继续着他的兽行。



在这些人格当中,每个人的年龄都不一样,比如“小肌肉”是17岁,但他拒绝长到18岁,因为他很想一枪打死理查德,如果他满了18岁就可以接触到枪了。


幸好,到了珍妮11岁时,理查德也许是身体不行了,强暴的罪行才慢慢停下来。


可是,珍妮在那七年的时间已经分裂出了2500多个人格,只是有的人格仅仅短暂地出现,真正成形的人格并没有那么多。


这也不是珍妮瞎掰的,她的多重人格障碍也叫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精神病学博士乔治·布莱尔-韦斯特(George Blair-West)已经为她做了多年的治疗。




专家还表示,珍妮展现出不同人格时,脑电波也会随着改变,这对她来说不算精神病,而是她当时已经没有任何出路了,如果不这么做,她一定早就自杀了。


好在珍妮很坚强,挺过了那七年的强暴后,她最主要的人生目标就是要将禽兽父亲关到监狱里。


因为事发多年,所以珍妮要揭发父亲不容易,为了实现目标,她花了18年的时间奋发图强,并陆续取得了心理学和法律学的学位。


之后,珍妮写出了被强暴的所有细节,将那些资料都交给了警方。



由于案情实在震撼,警方也花了很多时间来梳理,以至于正式开庭审理时已经过去了九年。


本来,珍妮拥有匿名权,但她说如果保留匿名权,父亲的身份也会保密,她要站在阳光下,曝光父亲的黑暗过往。


在这段期间,为了将案情全部还原出来,珍妮还带着警方回到被强奸的现场,然后将细节一一讲述。



也许,有人会质疑,这种案子不是有诉讼时效吗?


是的,有些强奸案是有诉讼时效,但如果你能证明强奸的伤害一直存在,有时也可以打破规则。


最初,先人规定了诉讼时效是为了让法官审理案件有效率,不能拖延,而且时间过长的话,证人的记忆会模糊,证词可能会不可靠,以前保存证据的技术也不行。


总之,珍妮不仅成功地让警方立了案,法庭还允许她用几种人格出来作证。



像这样的案子,大家都以为很难打,万一嫌疑人咬死不松口,官司就是拉锯战了。


谁知道,当珍妮让“交响曲”描述被强奸的细节时,心虚的理查德就赶紧承认了所有的罪行。


不过,这并不是理查德第一次被起诉,在女儿长大后,他回英国时强奸了一名儿童,为此还在英国坐了六年的牢。


按照澳洲当局公布的计划,法庭会于2019年5月31日对理查德做出判决,也许74岁的他能坐牢的日子不多了,但这起码让珍妮了却了一桩心事。




可惜,珍妮表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结婚了,因为童年时期的经历太可怕,她永远不想与任何人在一起。


如果硬要找出一个不太压抑的点, 那就是珍妮没有被魔鬼打败,面对镜头时,她坦然地说:“我无法抹掉过去,但现在是我人生里最好的时光。”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