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探暗网变态汉的日常:性变态犯是如何炼成?

这篇文章风格和以前大不一样 ,而且部份含有情色内容。

过去3年,每逄夏天,我都会化身成全职强姦犯,趁著黑夜包裹整个城市时,在夜深人静的公园狩猎女性。


对上一次袭击,我撕开了一个女人的裙子,用手指插进了她的*道。报纸新闻也曾经两度报导我的事迹。


曾经被我调戏的女人多不胜数,表姐、邻居、姐姐。我在人海中偷捏女性的肉体。我在女室友的房间装下了偷拍器。我在网上骗取了不少少女的祼照再勒索她们。我现在正计划杀死一个妓女。


现在,我要你们知道我所做的事情,


我要更多人聆听我的故事,更多人去欣赏我。


我要你们的帮助。


我要你们做我的观众。


性犯罪,这种混杂了暴力,兽性的犯罪行为。他们难以理解的行凶动机和难以掌握的犯罪时间,一向让人闻风丧誊,带给社会无与伦比的恐惧感。有很多人问他们是如何形成?有什麽因素驱使他们犯下如此残暴不仁的恶行?


其实几乎由科学在19世纪初飞跃发展开始,每一个领域的专业人士,心理学家、脑科学家、社会学家、大众媒体,都就性犯罪这宗可怕的罪行提出不同的见解。心理学家先后提出面相学、人格障碍、幼儿经验等说法。脑科学集中在基因、脑部异常等问题。社会学家由社会文化影响、社会化过程出错等角度分析。至于媒体…他们把责任怪在一张游戏王卡和GTA5上。


事实上,如果你只站在单一角度,只用单一工具对性罪犯分析,是绝对不可靠,宛如瞎子摸象般,对性罪犯真实的一面只能抓到凤毛麟角,甚至方向完全错误。如果要抓住真相,我们必要用上到来自不同领域不同工具,仿如直接扑上巨象的身躯大摸一番。


而Deep Web突然变得像非洲大草原般,周围也是巨大的灰象。


现在,让笔者来为大家抓来一只大灰象仔细看看。


2014年12月29日,当地球上大部份人也正在期待新一年来临的时侯,在Scream Bitch就有一名连环强姦犯走上来,和一众变态分享他这一年来的狩猎经验。这名自称是连环强姦犯的网民叫cleartape,他在NLF讨论子版开了一个叫「i’ve been attacking women at night in my city and I want to share(想和大家分享我在自己的城市攻击女性的故事)」的帖子,讲述自已的故事。


在帖子首段简短的自述后,便已经吸引了场内所有变态汉的目光,纷纷前来给予正面鼓励和讚许,例如一名叫qalindra(他的大头贴是一个小女孩被逼K交中)的网民留言说「做得好! 我们一定会追踪你的帖子,勇敢些! 但小心不要被警察抓到 :)」。他们轻挑的口敏仿佛是在讨论区的追女孩帖子,而不是几名无辜的女子被人残忍地强奸和性侵。


纵使内容是如此病态,但在细阅帖子后,发现cleartape的故事及得上任何一本的犯罪学教科书,所以决定用他来做例子,和大家展述一下变态犯的形成过程。


现在让我们来边看看他的故事,边描述一个性变态的炼成过程。


「1. 性变态的成长」


我也不确定是什麽时开始,大约在我的老二长毛那一刻开始,每当我幻想有女人被袭击或杀死时,我的下面便涨得一柱擎大,情不自禁地上下套弄起来,直到浓浓的精液射出。如果天气和暖,我更会立即衝出家门,在街上随机选择女性来袭击。


我最初的性经验在我12岁那一年。我的邻居,samantha,当年只有6岁,常常穿著一件迷你比基尼坐在我的大腿上,听我说故事。每一次她圆滑弹手的屁股压在我的胯下时,下体也会像立即充血,变得像灼热的钢柱般那麽硬。有时候我会忍不住把数隻手指伸入她的底裤内乱插一番,有时候则爱抚她的大腿内侧,每一次她也没有反抗。


至于我少年时另一个性体验来源应该是我的Y乱姐姐,虽然她只有13岁,但R房却仿如D Cup那麽大。我常常捏住她的R头,直到硬起来为止,而她每次也会嘻嘻笑出来。但随著年纪增大,她开始拒绝我的玩弄了,转移在浴室内自己ZW起来。我们浴室牆壁有个小孔,她每次洗澡时,我都会由那裡窥探她洗澡和ZW。当然,我也是一边ZW一边偷看。


忘记了说,还有每当在繁忙时间或节日庆典,我都会固然挤身在人潮中,大肆乱抓乱摸。


我第一次真正的X骚扰发生在三年前的夏天,地点是我家附近一个偏僻公园。每天晚上,我也会在那裡骑单车绕圈子,碰巧每次也会遇到一个娇小但身材饱满的西班牙女子。每次经过她时,我的脑海也会浮现无数Y乱至极的X幻想。


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把单车驶近她旁边,停下来问她︰「想不想凌晨两时在公园打野战?」


我还记得她那一刻的表情,深刻的拉丁五官纠结成一团,样子既愤怒又害怕。她粗暴地留下数句粗言,便马上转身走人。那一刻,被拒绝的我真的感到很不甘心,愤怒像烈火般由胸腔涌上脑袋。我大叫一声,由后扑上,大力地捏住她的双R,十指都深深陷进她的肉裡,直到痛得尖叫出来为止。敏感部位被弄痛的尖叫声划破宁静的夜晚。她的尖叫声使我按捺不住,兴奋地笑了出来,但理智很快便告诉我应该逃走。我把她猛然推倒在地上,再跳上自己的脚踏车,疾驰而去。


没有警察,她没有报警。


那一次的经历是如此美妙…


我想要更多更多。


没有一个犯罪是天生,或是突然变出来,一个人成为罪犯前一定经过很多的探索和尝试,性犯罪者也不会例外。


纵使佛洛伊德很多理论已经被人推翻或修改(主要凶手是当代脑科学),但有一点仍旧很正确,就是性在人类心理中佔据了一个很重要的席位,早年X经验和X幻想更加可以断定一个人成年日后的心理发展。其实由我们由娘胎滑出来那一刻,无论你有否意识到,X刺激一直环绕在我们身边,有些像烟霞般很快便消散,有些却像灼热的钢铁般刻印在我们脑海中,而后者远比前者来得重要。


不少杀人犯童年时的X幻想已经凸显出他们病态的一面。有名X杀人犯在四岁时便已经喜欢玩一个叫「毒气室」的游戏,他每次会叫妹她用绳把他绑起来,再打开一个想像的开关掣,引入「毒气」,之后再扣住自己的喉咙,假装被毒气毒死。到了十四岁时,父母看到他不时用绳子套住自己的脖子后。长大后,这名男子的确用绳子掐死四名无辜的妇女。再同样的调查,发现超过7成性杀人犯在犯罪前有杀人或强J的幻想。


但其实这不代表什麽,因为在另一个2008年美国德州大学调查,发现有5成至9成的成年人曾经有杀人幻想,所以杀人幻想和X杀人犯罪不一定画上等号。相反,心理学家认为关键地方在「增强理论(reinforcement theory)」。


长话短说,增强理论就是「棍子与红萝卜驱驴子」的科学版,详细可以在网上查找。在性罪犯的例子中,最初畸型的X幻想只不过是平平无奇的「幻想」,但随著每次ZW时均以那些变态幻想作X幻想主题时,ZW时的生理刺激会成为一种「稳固剂」,渐渐稳固他们的变态幻想。这种情况持续若干年,最后,这些幻想已经成为他们的价值观,他们的癖好,他们的梦想,不得不把它们一一实现出来。


回到cleartape的故事,我们可以看到cleartape自年幼时开始,在不同成长阶段,均有其独特的「不正常X体验」,再加上后期打手枪的持续增强,这些因素都为他长大后犯下的X罪行打下了根深柢固的基础。


现在让我们看看他如何犯下第一次正式的性罪行。


「2. 新手作案」


我发现自己如果没有在打手枪,就很难专心写作。


在夏天,我很少在晚间睡眠。多数的夜晚我都会溜到那个公园,骑著脚踏车进行我的「狩猎」。


我的狩猎场,亦即是我城市的公园,并不是你们想像的那麽幽静和美丽。事实上,它是一个堆满了流浪汉和瘾君子的肮葬地方。我很憎恨那些流浪汉,他们才不是什麽社会的受害者,而是社会上的垃圾渣滓,将来有机会,我一定会杀掉他们。


在两年前的夏天,当时我如常地在公园小路上骑脚踏车,瞥见一对吸毒情侣躺在路边的草丛上,相拥而睡。我停下来,怔怔地望著他们。


当然,吸引我的目光是睡在左边的女人。


长年放荡的生活在她的身上划下不少令人痛心的疤痕,针筒的伤口、畸形的刺青、肿大的冰疮佈满全身。纵使如此,那女人仍然散发出令人心醉神迷的气质,年轻时妖娇的气质仍然风韵犹存,足以让我的小弟弟硬了起来。顺带一提,她的胸部仍然丰满得很,弧形的轮廓在紧身衣上表露无遗。


我的X欲像火山爆发般一发不可收拾。我走上前,坐在那个男人的脚踝上,他连闷吭一声也没有,像猪一样睡得酣甜。我十隻的手指在女人的手臂、脸蛋、胸部上像弹琴般温柔地游走,不愿意放过任一吋外露的嫩滑皮肤。不管他们吃的是冰、海洛英或是什麽鬼毒品,都足以使他们像尸体般昏迷不醒。


我脱下她的衬衣,双手按在她的双R,轻柔地揉。


我很想伤害她,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仿佛有头恶魔已经佔领了我的躯壳,下一刻就想割掉她的颈子。


我站起身,把我的脚踏车停泊在我的旁边。之后,我弯下腰,用我的食指和拇指轻按著她的R头….然后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猛然向上用力一扯。


那个女人由睡梦中尖叫过来。


我立即跳上脚踏车,消失在黑暗中,脸上挂著一个满足的笑容。


一会儿后,我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然后放肆地脱衣ZW起来。


但我仍然未满足,毅然决定再一次回去,寻求更大更刺激的快感。


当我再次回到那对情侣时,他们仍然猪一般地熟睡,甚至连动一下也没有,仿佛我从来不曾骚扰他们。我上前戳了女人的脸蛋一下,仍然昏迷不醒,我不禁感叹毒品的祸害起来。


我脱下女人的紧身裤,她的下面立即坦荡在空气中,我的手很快便伸了进去,我望著她身边的男人,想起这个混蛋绝对不会想到,有另一个男人在他的旁边,一边ZW,一边指插他女友的下面,这个念头使我有立即呯呯S出来的衝动。


我尝试指插女人的PY,但可怕太乾、太硬、太肮葬。


我由裤袋拿出一把弹簧刀,像做手术的医生般掀开她的阴C,之后再慢慢把刀锋伸出去。


最后只有刀柄留在外面,我慢慢地上下移动。我压抑住猛力抽插,让她流血不止的欲望,因为这裡太光亮,做这些事情实在太过危险。我只有轻柔地抽插,想像自己在伤害她时的画面。


在灯光下,女子的胸膛侷促地上下起伏,呼吸非常沉重。虽然她没有贬开眼睛,但我隐约感受到她在啜泣。绿色的鼻涕由鼻孔流出,唾液也在嘴角缓缓滴下。


我觉得够了,于是准备骑车走人。和上一次一样,临走前,我大力地捏住她的R头,之后哈哈疾驰而去。


就让那个婆娘赤裸半身地躺在行人路上。


我在天光前回到家,翻查了警察报告,没有人告发我,完美逃脱。


我之后再ZW了数次。


我想要更多更多。


「3.成长期:不断的失败」


这一年,我会在这个月暖和的月份开始我的狩猎,


我相信,今年会尝到第一次强J的滋味。


犯罪和毒品一样,会令人上瘾的。大部份杀人犯/普通罪犯在被人抓到前,绝对不会自动停下来,他们只会经历一连串的空虚和肤浅的后悔,最后又回到罪恶上。而且随犯罪的次数增加,他们的技巧只会愈来愈熟练,空白期也会愈来愈短暂。


时间已经是今年的2月头,cleartape把他的网名转为 cantstopmyself,努力把自己由非礼犯升级为强J犯。根据统计,有7成的X杀人犯在杀人前,均有至少一项色情犯罪记录,例如非礼,伤人,强J或虐畜。换句话说,杀人犯并不是突然出现,而是慢慢学习回来。


现在,让我们回到cantstopmyself的故事。


再一次,我发现每当说起自己的故事时,都直不自禁打起手枪来。


每当我回想起那些被我袭击的女性脸上那愚蠢和惊愕的表情时,我的老二便会硬得像支巴黎铁塔。我必须一手打字,一手套弄,前列腺液一滴一滴滴在地板上。但我会忍住,直到我按下发帖时,才让他们倾泻而出。


今天我想说一下我的强J(但失败)的经验。


我的地盘(公园)位于城市的中央,在大学区和商业区之间,是女大学生、OL、夜蒲人士深夜回家时必经的路段。纵使如此,该死的政府仍然不愿意花钱修理它们。所以每当夜幕低垂时,公园的街灯便会全数熄灭,黑暗吞噬公园,纵横交错的单车径和小道成为罪恶的藏匿处。有很多毒贩在那裡交易,也有很多大学生在那裡鬼混。当然,还有像我们这些人,等待一个又一个猎物送到我们永不自足的口裡。


其他像我一样的英勇战士曾经在这个公园干下大事,上了新闻头条。我也上了报纸新闻两次,但可惜两次他们的描述也错了。因为公园的闭路电视糟透了,弄得传媒和警方误以为我是某个银髮老人,但这也使我仍然没有在警方的监察名单上,方便我继续玩下去。


自从上一年的经验后,我便下定决心,要在今年内强J一名女子。于是一到夏天,我便立即窜到公园,蠢蠢欲动。我第一个目标很年轻,最多只有19岁,是典型的青春阳光女大学生型。


事发时她正和另一个女性朋友在公园散步,我载上面具后便骑单车从后追上。当和她们平排时,在单车上的我迅速地一手抓向她的R房。B cup,真可惜。


「你他妈的在干什麽?你看看,这个混蛋在抓我的胸部。」那名女子不以为然地说,好像我不小心踏错她的脚,而不是企图X侵犯她。


没有逃跑,没有尖叫,她们俩仍然很悠閒地在散步,即使我在边绕圈子,也没有正眼望我一下。最后,她们明显变得不耐烦,坐在一张长椅上,用轻蔑和厌烦的目光紧盯著我。


最后,我太害怕了,所以便逃走。


一星期后,我才有勇气再次回到公园,在同一个地点等待猎物。这一次,我躲在一颗大树后,瞥见一个亚洲女子正走向我躲藏的位置。当她走到我的位置时,我由黑暗中猛然窜出,一手抓住她的颈子,再一手抓向她的胸部。她不断向我求绕,尖叫道︰「不要啊!不要啊!」,最后更用手机砸在我的脸部。我太害怕了,所以便鬆手让她跑走了。


我不甘心,决定等待下一个猎物。在同一晚稍后,我遇上另一个黑人女人,肥胖但R房却像西瓜那麽大。我再一次骑单车从后赶上。今次我选择一手伸入她的衣服内,抓到她的R房,另一隻手则扣住她的颈子。


我开始玩弄她的R头。


一阵淫秽的轻笑声由她肥厚的嘴唇传出,她语带挑逗地说︰「你想干什麽啊?」


在月亮的照射下,我看清眼前这个「物体」的样子。她肥胖不是问题,问题是她不单止超过30岁,更糟糕的是她的胸部并不坚挺,而是像枕头般下垂。


不值得因为她而坐牢。我对自己说。


我没有说话,立即跳上单车,头也不回便走了。


黑人女人太可怕了。


纵使我失败了很多次,只有抓到了数对不太理想的R房,但我仍然没有萌生放弃的想法,我直觉对我说我离成功强J的日子愈来愈近…


最后我毅然放弃了我的舒适圈,走到公园较近城市的小道上寻找猎物。我躲在一个杂草堆内,脱下裤子,一边ZW一边等待猎物。很快,一个金髮美女便由远处走来,她载著耳机,说电话中。


究竟这个城市的女人能否学会夜深时不要在偏僻地方单独行走?


她经过我藏身的草丛,丰满圆润的屁股在上下摇曳,强烈的X衝动像熊熊大火般在我的身体内燃烧,我的老*也也硬直起来,不安份地上下摇摆。


我戴上我的面罩,悄悄跟上去。


我以为远处的车辆声可以掩盖单车车胎的滑动声,但我错了。


当我想从后抓住她的胸部时,她突然反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


「什麽?什麽?为什麽?」那女子像失控的机器人般重覆地说。


我使力挥开她的手,扣住她的颈子,再揉搓她充满弹性的胸部。


「你想干什麽?你是什麽人?」她开始低声啜泣起来。


「你认为呢?」我眼神示意她望向我那凸出的裤裆,老*流出前列线液已经弄湿我的短裤。


「我会叫警察…我发誓…我一定会叫警察来抓起你这王八蛋。」


我开始撕下她的衣裙,这一下使她醒过来,知道我不只想非礼她那麽简易,我想要更多更多。她开始发出悲惨的硬咽声,她的叫声是多麽美妙,使我的老*猛烈地弹跳了一下。那一刻,我以为自己真的成功了,可以就地强J她。


但可惜就在我准备脱下裤子那一刻,我由脚踏车跌了下来。


我的身体被自己的单车重重压在地上,动弹不能。当我回神过来时,那名女人已经跑在马路旁,她怔怔地站在那裡,眼神充满怨恨。


「救命啊!!!」她朝驶过的车辆挥手大叫。


的确有不少车辆停了下来。


下车的人们开始朝我走过来。我拿起我的脚踏车,车把弯曲了、手肘鲜血直流、手指也扭断了。我跌跌碰碰地逃离现场,心砰砰直跳。


幸好这个垃圾公园很大,小径很多,很容易便逃离追捕。不一会儿,我便回到自己的「老巢」,我脱下沾染汗水和泪水的面具,检查流血不止的伤口,还有…


天啊,我的水壶留在现场。


但没有法子,因为我绝不能回去那裡。我的内心既愤怒,又有点莫名其妙的快感。我在黑暗中,脱下裤子,开始打手枪起来…


我足足打了四次手枪才收拾行装回家。


第二天早上,我看到自己上了报纸,每一份报纸也在讲述我的事迹。警方已经派人搜索我,甚至为我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上天保佑,幸好凡当时载上了面具,所以那女人只记得我的单车,而我已经把单车收藏在下水道裡。除此之外,可能因为当时她过于慌乱,不单止把面具的样貌记错,甚至连我的种族也记错,以为我是个黑人。


我现在真的很颓丧,大家可以给一些意见我吗?谢谢!


天啊,我要S了。


其实我们由以上的故事已经可到,cantstopmyself 可能是个出色的单车手,但绝对不是一个犯罪的料子,他几乎每一次的X侵均以失败告吹。在正常情况下,我们可以断定 应该在多一两次犯案后,便会被人抓到,之后送到监狱或更新中心。他可以年长后仍然偶尔会犯下非礼或强J案,但绝对不会严重,只不过是个好色的糟老豆,但是…


你们不会忘记Deep Web的本质是个犯罪教学天堂吧?


在下面一节,我们会看到在Scream Bitch变态汉的帮助下,cantstopmyself如何一步一步克服各种难题,跌入性杀人犯的成魔之路。


犯罪是一门技能,而技能需要学习,这是不容置疑的真理。


在犯罪学裡,有一条很出名的理论,「差别接触理论(Differential Association Theory)」。「差别接触理论」指出所有犯罪行为都是学习得来的,而学习过程大多发生在与最常接触人物的交流中,例如家人、朋友和媒体。这条理论本身分为八多个支论点,当中有一点和我们今日探讨的话题最密切,就是:「犯罪行为的完整学习包括犯罪技巧、犯罪动机和合理化的犯罪价值观」,三个缺一不可。


换句话说,如果你要成为一个罪犯,一定要习得以上三种事情,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


纵使这个理论经常被外界批评不能解释「出淤泥而不染」的现象,但如果我们看看大部份连环强奸犯或连环杀人犯的,便发现他们的成长路程,除了那些家庭暴力、坏朋友等老掉牙的被动学习外,均有主动学习犯罪的倾向,例如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徵︰大部份罪犯都很爱看犯罪小说。(注︰但爱看犯罪小说不一定是罪犯)


罪犯不是白痴,他们很清楚犯罪本身是多麽困难的事,还明白他们的对家(警察)也绝不是省油灯。我们不会叫那些拿支假枪蓦然衝入手机店的人做罪犯,那些叫白痴。真正的犯罪是很複杂,要讲究胆识、有效率的行动和周详的计划,某些犯罪更加要求专业技能,例如骇客和手工。


所以在旧年代,在缺乏互联网和方便通讯的情况下,犯罪的形式多数是组织性和地区性,较少个人创业性和国际化。如果你的志愿是成为一名大罪犯,要学习犯罪技巧,如贩毒或走私,你很难独自创业成一个罪犯。没技巧、亦都没门路。


你要麽加入地区性的组织,要麽碰巧你的职业对你犯罪有帮助,例如屠夫、医生、船夫。至于一些强奸犯和变态杀人犯来说,他们最好的学习途径还是媒体,例如小说和电视。


但Deep Web的蓦然掘起就打破了这个局部。


宛如病理学家会惊叹新型变种病毒的基因列,身为一个研读犯罪的学生,笔者有时不得不用欣赏的目光评价Deep Web。笔者在学校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讲述「丝绸之路(SilkRoad,也就是黑市版淘宝)」如何打破传统毒贩垄断毒品市场的局面。


SilkRoad或其他黑市平台的出现,逼使每一个毒贩头子和全世界的同行竞争,价格透明、买家评语、全球运输种种衍生出来的功能推倒了旧时地区犯罪组织利用资讯不对称,垄断毒品或其他黑市货品价格的局面,最终使价格下跌。另一方面,在Deep Web随处可见的製毒书和订购製毒工具,可以在平台直接和顾客接触,也增加了个人企业的竞争力。


相同的情况也发生在骇客服务、暗杀、恐怖分子、人口贩卖…简单来说,Deep Web完全推翻了传统的犯罪生态。


那麽变态汉呢?


Scream Bitch、Violent Desire、HT2C等著名Deep Web论坛均有个共通点,就是聚集了不少变态汉、X侵犯、杀人犯…他们在那裡交换受害人的照片和影片。他们不再需要看犯罪小说,因为那裡有数之不尽的教授杀人和强J方法的帖子。


更加令人担忧的地方是,当每个变态汉在那裡讲述自己的事迹时,都受到不少其他变态网民的追捧。他们在鼓励,他们在讚好…这些正面的评价加强了事主的变态价值观,深信自己是「对的」,从而犯下更恐怖的罪行…


现在让我们回到cantstopmyself(旧名cleartape)的故事。


承接上一集,cantstopmyself那个既变态又带点黑色幽默的故事得到了不少Scream Bitch网民的掌声,现在我们看看他们对故事的评价︰


「你那个咳药婊子的故事令我X致勃勃。她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你为什麽不拉倒她在一旁,之后狠干她一回?还是其实你对性交没有兴趣,只喜欢虐待和控制?」


「你的写作技巧超劲!因为你的文章,每次我看你的文章也会打手枪。」


「你企图强奸那个女孩的故事害我打了几次手枪,真是棒透了﹗」


唉,可能是某些常态来,但那裡的人普遍喜欢用打手枪的次数来表达对那人的讚美。


纵使这些讚美看起来有点可笑和荒谬,但其实这些讚美正正修补了cantstopmyself面对强奸失败时受损的自尊心,甚至使他洋洋得意起来。由这种恶性的追棒建立起来的自尊心,驱使了cantstopmyself一次又一次袭击无辜的女性,陷入无尽的轮迴裡…


「4. 恶化期」


大家好,我回来了。


这是我的新名字cantstopmyself,老*仍然那麽硬,仍然那麽不安份。


上次袭击失败所带来的恐慌,吓得我回到家后,慌忙把所有Deep Web帐号、儿童S情影片、洋葱浏览器通通删去,不留一点痕迹。


之后的一星期,我每天也活得提心吊胆,担心那些警察随时出现在我家门前,手持一张缉捕令,把我押送到监牢。如果他们还在我的电脑找出这些东西时,恐怕我被判的不只是数年牢狱之灾了。


但无论如何,我终于回来了。


而且还带了一次新的袭击的经历。


而且是我有史以来最接近强奸的一次。


在我的家乡,寒冬已经离去,夏天悄悄归来,为宁静的夜晚带来阵阵凉风。


在上一次失败的两星期后,无穷无尽的性欲驱使我返回黑暗中,再一次骑上单车,像草原上的猎豹般狩猎公园裡的蠢女人。


我第一眼看见她时,她刚步出地下鐡站。


她有一把长长的金色秀髮,C cup的巨乳由紧身衣上凸显出来,一对圆润的P股左摇右摆,慢慢走向建筑工地区。。她步伐不稳的脚步对我说她喝醉了,还要是非常醉那一种,那些流连夜店的臭婊子。她一边走路,一边传短讯,不时发出甜美的轻笑声,对周遭的危险事物懵然不知。


当中包括已经跟踪了她半小时的我。


我没有蓦然衝前,永远和她保持两栋房子的距离,像老鹰般远远地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很快,我便发现猎人不止我一个。


在前方不远处,有一个猥亵的流浪汉也尾随住那名醉酒女子。明显地,他和我也是不怀好意。


他会是一个阻碍,不单止阻碍我接近那名女子,更有可能成为日后的目击证人。


这时候,我展现出我惊人的耐性,在牆壁后静观其变。大约在十分钟后,那名老人终于走开,消失在另一条小路。


此时,那名女子也转入了另一条小巷,一条街灯照不到的小巷。小巷的左边是一道高实的大理石牆,右边是密不透风的树林,宛如一条被影子吞噬的长长队道。


嘻嘻,这根本是为我而设的强奸圣地。


我立即戴上面具,跳上单车,疾驶而上,转入漆黑的巷道。


不出数秒,女子的P股已经在我咫尺之间。


身后传来的轮胎声吓得她毅然转身过来,但一切已经太迟了。我用力一推,把她压向坚实的围牆,再用重实的单车扣住她的下半身,她只能发出像小猫般的尖叫声。


「天啊!什麽事?」她尖声叫道。


我没有浪费半刻时间,双手已经抓在她的R房上,胡乱揉搓。唉,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好。


我肿胀的下T穿过单车的隔缝,猥亵地摩擦她。一股莫名其妙的憎恨感像烈火般由胸腔涌上来。我憎恨她有一张漂亮的脸孔,憎恨她和别的男人传短讯,憎恨她在深夜独自走路来引诱我。我憎恨每一个不爱我的女人,每一个抛弃我的女人。我要伤害她们,强奸她们,调教她们,毁掉她们。


我很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女人。


「你想要什麽?你想要我的钱包吗?我可以给你!」她原本清脆的声音变成沙哑颤抖,瞳孔增大,眼睛充满住恐惧。


那一刻,我几乎答应她的请求,拿走钱包就算,但我没有。


我冷冷地瞪住她。


「安静。」我边说边在她的裙底下打手枪。


「天啊,不要,拿走我的钱包吧。你不想要我的钱包吗?你可以要我的钱包,我的钱包你想要什麽?」她断续地说,绝望已经逼得这名女子语无伦次。


「转过身来。」我命令说。


「为什麽?」


「你转身就是,我不会伤害你。」


于是她在半推半就下转身,圆润的屁股立即对准我的下T,我二话不说把碍事的短裙撕下来。


「天啊,不要这样做」她鸣咽著,泪水沿脸颊滑下来。


「你收声,我就不会伤害你。」我在她耳边柔声地说。


我的老*已经在她的**上下滑移。那一刻,我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成功。


我会S入她的P眼之后要甩她耳光,直到她漂亮的脸蛋都是肿伤和抓痕。我会拍下她的裸照之后用来要胁她,逼她每天跟我做A,直到她精神崩溃为止。我要她永远只属于我一人…


「放开那名女子!」


一名粗野的男人呼喝声由巷子尽头传出。


天啊,是刚刚那名流浪汉。


男人粗暴的叫声把我拉回事实,我回头一望,男人的身影出现巷子的尽头,一幅正准备衝过来的姿态。


天杀的,那个死老头子,社会的垃圾,坏我美事。


「救命啊!救命啊!找人来救我!」女子见状高呼求救,我立即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命令她闭嘴。


我狠狠地抓住她的双R,指甲都陷入肉裡,之后笨拙地用手指插进她的**。我不甘心这样就完事,发誓非要在她身上留下一些烙印不可。


那个男人开始走来,我唯有狠狠地把女子推向牆壁,x梁发出清脆的骨裂声,爽﹗我立即跳上单车,无命似的骑车走人,留下两个黑影在暗巷中。


回程途中,我发现女子的一隻高跟鞋卡在单车的钢骨裡,仿佛是灰姑娘的情节。


强奸不成,幸好还有纪念品,我心想。


那天回到家,颓丧的我把毅然把所有曾经用来犯案的面具都丢进垃圾箱。纵使今次算是成功的一次,但我觉得自己内心某一部份已经死掉,我根本不会成事,是一个连强奸犯也做不成的失败者。那一刻,我对自己说还是做回普通人罢了。


但一则新闻却改变了一切。


清晨时分,区内所有电视台在报导我的新闻,一个骑著单车的神秘男人四周X侵女性,但奇怪的是裡头所有的描述都是错的,除了我是骑单车犯案外,样貌、身高、衣物均无一正确。


垃圾媒体,我在电视前低声咒骂。


当我仔细一听新闻内容时,发现事情并非想像中那麽简单。原来在昨晚的相同时份,有一名同样骑著单车的强奸犯在城市的另一端犯案…


多麽美丽的巧合,那一定是上天给我的启示,祂并没有放弃我,想我犯下更多的强奸案。


所以我现在回来了。


沉寂了数星期后,我决定再次投身在黑暗中,搜寻我下一个目标。。


「5.Deep Web变态汉的帮忙」


还记得第一次接触犯罪学时(在大学之前),那时教导我的教授第一堂便已经对我说︰「没有一个罪犯能真的改过自身,犯罪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打开了就没有回头路,你可以逃避、你可以压抑、你可以昇华,但这隻魔鬼永远都会在你身旁,不论你喜欢与否。」


「很多人说林过云(雨夜屠夫)已经悔改,但我从不相信。他可能会为自己的现状恼怒,但杀死女孩的快感?这永远戒不掉。」


唉,这位教授的看法比笔者还黑暗,但他的言论不无道理。


一般强奸犯都难以抽身犯罪的泥沼中,以美国为例,有67.8%的罪犯在释放后三年内都会重返监牢,会更何况我们的主角是Scream Bitch的新宠儿cantstopmyself?


cantstopmyself的故事为他在Scream Bitch争取了不少的「信徒」。他们不单止献上讚美的说话,还愿意出钱出力,甚至蹈汤赴火,例如在上次袭击后不久,cantstopmyself便发帖子要求大家帮忙筹钱︰


「很多谢大家的支持和意见,特别是那些把自己的打手枪射J的照片寄给我的网友,你们的射J照是我最大的鼓励,仿佛是我们一起X侵那些女孩!请继续寄更多的打手枪照片给我!


我今天有好消息和坏消息要告诉大家。


好消息是多谢大家提供的建议,我终于买了个微型摄影机,可以挂在胸前那一种,那麽下次袭击时可以把那些蠢婊子的样子拍下来,之后再和大家分享。


坏消息是我的单车撞坏了,变成一堆废铁。


我现在没有钱买一辆新单车,没有单车我不能外出狩猎,写更多更精彩的故事和拍下影片给大家。如果你们不想等我慢慢存钱的话。麻烦大家捐助少许比特币给小弟,我答应会把偷拍自己妹妹ZW的照片给大家。


多谢大家!」


其实Scream Bitch有明文禁止任何形式的金钱交易,因为Scream Bitch的创立人的愿望是建立一个「友爱一家亲」的变态汉社区,所以论坛内只能免费分享资源。所以有不多资深的网友立即出来制止,纵使如此,仍然阻止不了其他网友捐钱给cantstopmyself买一辆新单车。不出三天,cantstopmyself便宣佈网友已送他足够的钱买一台新单车。


「很多谢大家拥护,不断私讯我,说愿意捐钱给我。现在我已经有台新单车了,可以继续狩猎了。我觉得人生前所未有地美好 」


除了金钱外,当然少不了Scream Bitch变态汉的专业意见提供︰


「如果你要发放影片上来,记得把影片的标示日期删去,这可以减低它作为呈堂证物的可信性。你在谷哥找exif tag remover,就可以找到相关软件了。」


「不要杀丑八怪,连X侵也不要,那是最最浪费时间的行为,杀些漂亮的。」


「小心你的衣著,你既然在夜晚行动,那麽你的衣物愈黑愈好,而且不能有花纹,那样警察就很难识别你。我也曾经强J数个女人,加油!」


「千万不要在重覆的地点犯案,每次行动都要不同风格,不要让警察察觉到你的行动模式。」


当然,也有少部份人质疑cantstopmyself故事的真实性︰


「其实我不明白为什麽大家那麽拥护cantstopmyself?他的文章根本应该扔到S情文学区,而不是这裡NLT区,这裡只供真实案件讨论。那个兔崽子一直什麽照片也没有提供?」


在种种因素,无论是质疑还是压迫,cantstopmyself就进行了他最轰烈的一次X侵。


「6.尾声」


在今年6月28日,亦即是几天前,cantstopmyself就上载了一段影片,影片拍下了一名亚洲女子被袭击的过程,考虑到影片根本没有拍下受害人清晰的样子(如果有看过女子另一张照片,和影片中根本两个样子),以及没有色情镜头。

1.jpg

以下是cantstopmyself对影片的描述︰


最后我在一个停车场旁边的公园裡找到一个独自返归的韩国女子,她不旦长得可爱,而且身份火辣,还有典型亚洲人的S字身型。她绝对是那种你会在班上目不转晴地偷看的邻家女孩型。她貌似25岁以下,绝不会超过20岁,应该是一名女大学生。我的老*已经像钢条那麽Y直。


她戴著耳机,完全没有察觉我在后方逐步逼近。当她发现的时候,我双手已经抓在她的双R上。


愿主赐福,为什麽有这麽丑的钮?


我重申一次她平时真的颇漂亮,但当她恐慌时,五官立即扭成一团,原来漂亮的脸蛋顿时变成像中年矿工般粗豪。


但既然已经开始,就没有停手的理由了。


我用自身的重量压在女子的身上,柔弱的身体立即失去平衡,两个搂成一团跌在地上。我用脷落的手势撕开她的上衣和胸围,雪白的双R立即弹出来(注,影片中女子根本没有被脱下任何衣物,所以cantstopmyself有夸大的嫌疑)。


“上帝啊!上帝啊!上帝啊!”她不断尖叫著。


那名韩国女子不断踢向我的腹部,但力度太低,而我太强壮。这时候,她全身的衣服已经被我脱得七七八八。


她踢掉我的微型摄像机,他妈的。


体型娇小,软弱无力,有色人种,根本是为我而设的强J素材。


当我满心欢喜脱下裤子时,却发现….


我不能勃起…


我无法解释这是什麽一回事,总之不能勃起就是。我已经完全压在她的身上,双手抓住她的双R,明明只迟一步,但却无法勃起…


我不知道原因,也不想知道,只知道我已经失败了。


就在此时,我瞥见一对慢跑的情侣由远处缓缓跑过来。这不过是个考验,我对自己说。之后我颓然地放开胸下的女子,拾起地上的摄影机,骑车走人。


臭婊子,但幸好我都拍下了你的丑态。


现在,我把这段影片分享给你们。


享受啦,用它来打手枪,或许我们将来可以组队狩猎。


你们现在还有人敢质疑我吗?


「结语:强J犯的迷思」


强J犯底性侵犯的种类繁多,可依凶徒的动机、情绪、特性和受害人偏好来分类,例如有希望籍强J重拾自尊的「权力型(The Power Rapist」、出于对女性的憎恨的「愤怒型(The Anger Rapist」和纯粹以施虐为乐的「虐待型(The Sadistic Rapist)」。本文出自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每晚推送灵异恐怖,暗网猎奇,都市传说凶杀案等内容,敬请关注。


虽然cantstopmyself偶尔会表现出虐待型倾向,但实际上他是一个颇明显的愤怒型强J犯。由第4章其他蛛丝马迹可得知,cantstopmyself对女性有种莫名其妙的憎恨。这类型的人通常长大至一个缺乏母爱的环境长大,母亲通常从事不良职业。


这类人通常在人际和求爱过程中屡受挫折,绝不是社交圈中的活跃分子。对女性有无限的渴求,却从未得到正常的满足。他从事职业则不能确定,但由他流利的文笔推断,cantstopmyself会是个中等收入入士。


除此之外,因为cantstopmyself只能勉强制服和威吓女性,却难以强J她们,所以我们可以推断cantstopmyself个子高大,但绝不健壮,是高瘦身形。另一方面,再加上他自尊心脆弱,轻易受别人影响。基本上警方在媒体下少许功夫,例如把他描写得过于失实恐怖,故意抓错人等动作,都可以逼使他有鲁莽的行动,从而他露出马脚。


简单来说,其实要抓他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罢了。


但如果你问cantstopmyself日后会不会真的杀人?


笔者会答你「一定会」。


虽然他现在不断否认自己会杀人,说自己没有能力。但实则上,超过5成的X侵杀人犯第一次杀人出于衝动,而非事先计划。多数原因是受害者过度反抗或得知强J犯的真正身份,令到强J犯毅然下杀机。所以绝大部份的连环强J犯都是潜在的杀人犯,如果cantstopmyself继续犯案而不被人抓到,那麽以他脆弱的自尊心来说,杀死第一个受害人只不过是迟早的事。


更何况,今年(2015)夏天才刚刚开始。


----------------------------------------------------------------------


虽然上面原著讲述的都是国外变态汉的事情,但在中国,这种人也不是没有,各种新闻也是层出不穷。

从外表上看是无法推测是一个人的内心是否邪恶变态,比如之前的推送的 性奴案 ,罪犯平时非常老实本分,同事任谁都想象不到共事那么久的人是一个变态的罪犯。

女性本身就是属于弱势群体(没有半点鄙视不好的意思),所以日常生活中要小心提防,尽量减少给那些变态的人伤害自己的机会,小心使得万年船。

比如太晚了就不要一个人出门,比如不要选择人少偏僻的小路,比如不要和陌生人说太多话...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