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皖结合部系列杀人案,抢劫、强奸杀害41人!

豫、皖结合部系列杀人案


鬼怕恶人,古有此说。比恶人更恶的则是恶魔,恶魔凶狠至极,残忍至极,杀人眼都不眨。


在2001年和2002年两年间,河南、安徽两省相邻地区频发抢劫、强奸、杀人、放火大案,被杀害者多达41人,被称为“1·17”系列命案,犯罪分子制造的恐慌一时笼罩在这一地区无法驱散。


被群众称为“杀人狂魔”的犯罪嫌疑人付新远、卞况等3名主犯,后分别在安徽临泉、河南汝州落网。

1.jpg

透视主犯卞况的犯罪心理和作案过程,我们看到一个狂魔扭曲的人生的同时,从中也能感悟出许多值得沉思的东西。 


法庭上,他对指控的第一个异议是:“我杀了39人,不是34人,你们少说了5人……” 


卞况1968年5月出生于安徽省临泉县白庙镇卞庄行政村。他早年父母双亡,哥哥卞怀超因抢劫等犯罪被判处死刑,已执行枪决。


恶魔再世


淮北平原冬天的寒风,吹得屋外的旗幡猎猎作响,还有几天就过年了,安徽省临泉县公安局副局长高杰及民警刘鑫、王青春,仍在和坐在椅子上的嫌疑人对峙着,已经耗了两天两夜了。 


嫌疑人卞况,今年34岁,临泉县白庙镇农民,虽然只读过两年书,却异常狡诈奸猾、凶暴残忍,是个地地道道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自2001年起,他先后纠结同伙,在皖豫接合部十几个市、县横行乡里,连续入室杀人、抢劫、强奸,作案21起,杀害无辜百姓41人,重伤6人,劫掠财物两万余元。其手段之残忍、性质之恶劣、行为之卑鄙,简直匪夷所思,闻所未闻。 


鲜血,流过豫皖边 豫东,和血肉相联的皖西北一样,是淮北平原上一片肥沃的土地,自2001年起,在夜色的阴影里,有三两个鬼影开始窜行其中,采取挖墙入室等方法.


向熟睡中的人们,发动突然袭击,杀人劫财,强奸妇女,无恶不作,先后犯下累累血案,整个豫东平原沉入恐惧之中。


2001年5月10日凌晨,新蔡孙召集北边,一家废品收购站孤零零地立在路边。两条黑影摸了上去,从正屋和东屋之间的墙头,用铁钎撬下一块块砖头,大约三分钟左右.


一人可进出的洞便已挖出,两条黑影相继钻进屋内,又掏出随身携带的剥羊尖刀,拨开正房门栓,里面一个熟睡的男人,被两条黑影照着头部几棍,又朝其胸部猛扎几刀,杀死在床上。


两条黑影搜出一千多元钱后,再挖洞进到卧室,一个妇女带两个小孩睡在这里,妇女刚醒过来,就见两个头戴挖了两个窟窿的黑色塑料袋的黑影,手持剥羊刀,逼着要钱。


妇女说没钱,两条黑影竟然残忍地轮奸了她。两条黑影逃离现场后,扔掉塑料袋、剥羊刀及手套等作案工具,把反穿的上衣顺过来穿上,若无其事地消失在夜色中。  


在河南警方为不断发生的凶杀案件忙得焦头烂额之际,这几个鬼影的黑手,又越过省界,伸向一箭之遥的临泉县。


2001年11月24日,是远近闻名的“皮都”——临泉县庙岔镇一年一度的古庙会,刚刚忙完秋种的庄户人难得闲下来,没事的想去凑个热闹,更多的人瞅准这个机会,去做个小买卖,挣点辛苦钱。


家住邻近的姜寨镇一对老夫妻,提前半个月来到庙岔,开张营业卖点小吃。11月23日晚,忙碌了一天的王运民老汉和老伴早早上床休息,预备第二天起个大早,大干一场。


没曾想,次日凌晨一时许,一条黑影窜入铁棚,将睡梦中的两位老人杀死后,掠尽钱财,扬长而去。


仅隔一天,与庙岔毗邻的河南省平舆县杨埠镇再发血案。11月26日凌晨,学校附近一幢孤立的房屋,墙上有小卖部及公用电话字样,四处游荡的黑影见有机可乘,停下了脚步,转到后墙挖洞进屋,从床下爬出来,先拿掉门上的挂锁留个后路.


然后拧亮手电筒,只见屋内一张床上睡一男人,另一张床上睡一妇女和两个女孩、一个小男孩。黑影先打男人头部一铁钎,然后用刀割开脖颈。


这时,妇女惊醒过来,黑影威胁她:“不要动。”妇女哀求:“你别杀我。”

黑影说:“不杀你,钱在哪?”

妇女说:“钱在抽屉里。”


黑影只翻出30块钱,显然贪心不足,一阵奸笑后信口胡扯:“你男人跟人家女人睡觉,人家花钱让我来杀你全家,你要给钱,我就不杀你。”


妇女还说没钱,黑影说:“不拿钱我就强奸你闺女。”


接着,黑影先强奸了妇女,又强奸了她只有12岁的大女儿,再逼妇女拿钱。


妇女称,在旁边的新房子楼梯底下有2000块钱。于是,黑影将妇女和她的小女儿,一起出门往新房子去找钱。


刚出门没有二十米远,妇女故意大声说话,希望能引起附近的人注意。黑影见势不妙,狠下毒手把母女俩扎死。


当黑影返回准备再杀留下的大女儿和小男孩时,屋中已经空无一人。原来,机警的女孩,见黑影一出房门,立即拉上弟弟,从黑影挖的墙洞逃出去,躲到一个麦垛后面,直至黑影走远,才敢出来报案。


2001年12月17日,界首市一废品收购站李某一家三口再遭毒手。


迅速行动


2002年2月11日,大年三十,卞况归案已5天5夜,民警们似乎并不着急,耐心地做着他的思想工作。下午5时,一直憋着劲,要与审讯人员比耐力的卞况,开始沉不住气了,他声音颤抖地哀求:“给我一支烟吧?”


刘鑫递上了一支烟,卞况狠命地深吸几口,一声长叹:“唉,我败了!从一进来,我就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不挨打就交待,真是太窝囊了,我做梦都没有想到。”


2001年12月27日,临泉县公安局院内院外停满了白蓝双色的公安警车,皖豫结合部十余个市、县公安局刑侦精英齐聚临泉,共商侦破这起系列杀人案件的对策,大家一致认为,这起系列案件的犯罪分子人数比较固定,


1.在二三人之间;

2.作案时间重复,基本上都在下半夜;

3.选择的目标,大多是106国道和107国道两侧县乡公路沿线的废品收购站、个体诊所及小卖部等零星住房;


犯罪分子作案时,无条件入室就挖洞,入室后先用钝器将男人击昏后杀害,再威逼女性拿钱,并对女性进行猥亵和强奸后杀死,不留活口。


经过并案研讨,与会者勾勒出犯罪分子的嘴脸,公安部据此要求各发案地公安机关,立足本地,重点排查那些对社会不满,受过打击处理或有前科劣迹的人员,尤其是那些自觉与社会不相容、有报复社会的思想情绪,并且长期有家不归或昼伏夜出的负案在逃人员和劳改释放分子。


此时,犯罪分子似乎与公安民警们较上了劲,安徽这一面无隙可钻,他们在河南境内却加快了作案频率,而且手段越来越残忍,充满了对公安机关的公然挑衅。


2002年1月17日,河南省上蔡县,杀人恶魔在这里上演了这起系列案件最骇人听闻的一幕:一家老少7口,转瞬之间,全部丧命歹徒手中,满门灭绝!


当日凌晨三时许,上蔡县洙湖镇洙湖村四组张友家经营的废品收购站附近,两个以塑料袋蒙面的黑影再次出现。黑影进屋后,摸清情况和地形,又退出房间,在门外耳语几句,重新进屋,而张家7口人还在梦乡。


一条黑影直奔张友两口子,不到两分钟,就采用先使撬棍打头,再割脖子的同样手法,将两人杀死在床上。


另一条黑影朝东间而去,张家双胞胎女儿奋起反抗,和黑影厮打起来,将黑影的脸抓破,其中一个女儿夺路向外逃命,被刚刚杀完她父母的黑影一棍子撂倒在地,然后被割开脖颈。


在满屋子浓烈的血腥恐怖下,里屋的女孩也失去了反抗能力,被黑影轻而易举地杀害。张友岳母和儿子一直没敢吭声,但也未能幸免,被黑影用同样的方法杀死。


最不幸的是张友小女儿,虽然蒙着头,缩在被窝里不敢动弹,仍被拖出来,就在她父母姐弟鲜血汩汩流淌的尸身之侧,遭到两个狂暴的杀人魔王轮奸后也被杀死。


临走之前,两条黑影从张家东翻西找,搜出不到700元钱,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竟然说了这样一句让人毛骨悚然的“笑语”:“一人还摊不到100元呢!”  


最先进入警方视线的,却是这个犯罪团伙的二号人物符新远。此人原系曹殿龙杀人强奸、抢劫、犯罪团伙的二号人物,这个团伙已有9名罪犯被执行死刑,其中就有符新远的二哥符新海和卞况的二哥卞怀超。符新远侥幸漏网后,逃往新疆,临泉警方多次组织抓捕未果。


2月6日,临泉县公安局李洲局长得到信息:符新远出现在白庙镇卞庄村。立即指令白庙派出所实施抓捕,悄悄潜入卞庄村的便衣刑警很快摸清符藏身于已被处决的卞怀超家中。


抓获符新远后,火速驰援的专案民警在检查符新远的鞋子时,眼睛一亮!多次看过系列杀人案件现场的民警们,对案发现场留下的各种痕迹熟记在心,符所穿鞋子39码,与系列案件现场遗留鞋印一致。


在不断取得的证据支持下,符新远很快败下阵来,当天就供认其参与这起系列杀人案件的犯罪事实,并且咬出卞况,近乎哀求地对民警说:“你们快到卞家去,赶紧抓住卞况这个‘快刀手’,要不然,让他逃了,他肯定会杀我全家!” 


下午四时许,临泉县公安局六十多位民警,把个小小的卞庄团团包围。有群众反映,卞况往村西方向而去。


参战民警迅速跟踪追击,越过大晏庄,身体素质好的民警张复村、韩伟等4人冲到前沿,路遇一位老农,热心的老汉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有个白衣男人刚刚向西跑去。


4个小伙子立刻意识到:“卞况!”没有丝毫犹豫,尾随而追,直至公路旁边,眼尖的张复村看到前面一个白衣男人正在抢一个妇女的三轮车,见有民警追来,那人不打自招,弃车向路边麦地里逃窜。


说时迟,那时快,4位民警呈口袋状包抄过去,只片刻工夫,此人就被民警们摁倒在地,捆了个结结实实。将此人押回,验明正身,果是卞况无疑。 


罪恶,天地难容


大年三十晚上,卞况的心理防线崩溃了,他一五一十地供认,其先后伙同骆连顺、陈万杰、王雪勤以及符新远或单独作案所犯下的累累罪行。 


相貌平平的卞况,脸上有股凶霸之气,一看就是心狠手辣之徒,他有一段鲜为人知的罪恶史。


19岁那年,就因盗窃耕牛,被判有期徒刑5年,服刑期间,由于企图脱逃,又被加刑半年。


1993年刚释放不久,同年因犯抢劫罪,被河南省孟津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后减刑10个月,1999年底释放。


骆连顺和符新远一样,是曹殿龙团伙批捕在逃的犯罪嫌疑人,与卞况二哥有过狼狈为奸的过去。陈万杰虽是河南人,但与卞况同在三门峡服刑,互相之间臭味相投,结为死党。


2000年春天,卞况到河南省汝州市温泉镇陈万杰家玩时,认识了陈同庄的王雪勤。陈万杰骑摩托带卞况四处闲逛时,不慎摔坏了卞况的腰。卞在温泉镇治疗时,自有丈夫、孩子,又比卞况大10岁的王雪勤,天天侍候在卞的病床前,主动掏钱给他买药。


卞况腰治好了,这对狗男女也鬼混到一块了,从此,王雪勤抛夫别子,跟着卞况东跑西颠。卞况每到一地先把王雪勤安排住到旅社,再窜出去踩点作案,完事后再带上王雪勤,寻找下一个目标,她成了卞况一伙作案最好的掩护。 


最令卞况后悔的,就是当初不该同意符新远入伙。在骆连顺、陈万杰相继被抓获归案后,卞况单独干过一阵子,这时,符新远从新疆归来,找到卞家,要求卞况看在两人的二哥同时被枪毙的“情分”上,带他一起干。


开始,卞况极不情愿符入伙,老谋深算的卞况清楚,符新远身上负有曹殿龙团伙成员的案底,批捕在逃,公安绝不会放过他的,一旦符落入法网,一定会咬出他卞况的。但是,符新远软磨硬泡、赌咒发誓,卞况这才勉强将他收入帐下。


果不其然,卞况说,他毁就毁在这小子手里。总爱梗着脖颈、相貌猥琐的符新远,对“为什么如此疯狂地杀戮”这个问题,有个怪异而可怖的解释:也不是为了钱,就是闲着没事干,杀人好玩!提到“杀人”,他更加习惯用“宰”这个字眼。


卞况由于处心积虑地报复社会,不仅在凶狠上比他的这帮死党们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能在犯罪过程中积累经验,反侦查能力更强,相形之下,也更难对付。他声称自己第二次入狱是“冤枉”的。因此在狱中,他便暗暗发誓,出去后,要在3年之内,杀死100个人,抢几万元赃钱做个生意。


反抗,结局不同 


这起恶性系列杀人案件,在马年春节之前成功侦破,为民除了一大害,消除了一大社会隐患。春节前,临泉县公安局副政委韩世成等人押着符新远,到界首市陶庙乡案发现场取证时,该案死者年近古稀的父亲在自家门前扎了一个草人,正用自制的长矛用力地刺着草人,嘴里还不停地喊着:“杀人恶魔,我戳死你!”此情此景,令硬铮铮的刑警们禁不住双目含泪。 


在面对卞况这样凶残而狡诈的暴徒时,选择奋起反抗,还是逆来顺受,所得到的截然不同的结局,也确实令人唏嘘不已。


据骆连顺交代,他跟着卞况到新蔡县城西南方向二三十公里处一个收破烂的店主家,准备杀人越货。惊动了这家人,夫妻俩冲出来,男的和卞况打起来,女的拿一棍夯骆连顺,骆躲开了。女的照卞况头上夯一棍,打得他头破血流,落荒而逃。


这一棍,让卞况在家躺了一两个月,这对勇敢的夫妻,也捍卫了自己的家园、自己的生命。由此可见,表面上狰狞可怖的卞况,骨子里也是非常虚弱、经不起打击的。而大多数死者则在与卞况一人的对峙中,相信了他“只要给钱就不杀人”的谎言,拱手缴械,结果落得人财两空,死于非命。 


真实的案例,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面对暴徒,只有倾力反击,才有望获得安全。而委曲求全,却只会助长恶人气焰,陷入虎口。


2003年7月24日,河南省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案发地上蔡县公开宣判,以抢劫、故意杀人强奸、盗窃、寻衅滋事罪判处被告人卞况、符心远、骆连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陈万杰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罚金3000元。至此,这起震惊豫、皖的重大系列案件划上了句号。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