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治民连环杀人案3年连杀48人,和尸体同住、穿死者衣服

大家都知道美国很喜欢拍惊悚片,其中有个类型就是专门拍连环杀手的,像《沉默的羔羊》就属于这种。但老鬼感觉这些惊悚片拍的还挺委婉的,毕竟在现实世界里发生的事儿,可比这些虚构的电影吓人多了。给你们说个真实的故事,在1983-1985年的陕西商洛,就发生了很多特别邪乎的事情。

在这三年时间里,一些从外地打工回来的农民,还没等回到家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还有一些本地的村民,只是出去买个东西的功夫,也不见了。到了1985年5月,警方接到的失踪案人口就达到了37人,这些不明原因失踪的案子闹得人心惶惶,失踪者的亲戚到处在找人。在5月16号,又有一个人失踪了。

这个人是叶庙村40多岁的杜长英,因为已经跟哥哥杜长年约好去赶集,所以他那天特意起得很早,两人直奔集市,然后分头买东西。可当杜长年回到家后,却发现弟弟再也没回来,于是一家人四处找他,但还是没看到杜长英的踪影。就这样过了十几天,也没听到杜长英的消息。

5月27号,杜长年又去城里找弟弟,仍然没啥结果。

心情烦躁的杜长年在路过县造纸厂的时候,顺道去看了在纸厂工作的出纳表弟侯义亭,还跟他说了杜长英失踪的事情。侯义亭一听这话就愣住了,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再一想,他突然“哎呀”了一声,说了两天前遇到的事儿。当时有个男的拿着一张1.85元的借条来领钱,但侯义亭核实后,发现条子上写的是杜长英,跟那个人的名字对不上。

他再问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那个男的说杜长英跟他借过钱,但一直赖账不还,被他堵在路上没办法了,才拿这张借条来抵债。两人反应过来,杜长英的失踪,肯定跟拿借条的男人有关。

第二天,侯义亭认出这个人就是44岁的龙治民,两人叫上了自家亲戚,一伙人直接把龙治民摁住了,打算把他送到公安局。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从围观人群中走出个黑脸小伙,他说他们也在找龙治民。黑脸小伙一群人,正在找某村的副村支书姜三合,在五个月之前他们几个刚从西安打工回来,就在出车站的时候到了龙治民。龙治民问他们,他家要挖个猪圈,一天五块钱,有没有人想去干活。只有姜三合一个人答应了,而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连着失踪两个人,都跟这个姓龙的有关,这事儿肯定不小,两伙人把龙治民送到了公安局。

在受审的时候,龙治民翻来覆去的狡辩,“杜长英的麦草条是我拿的,他欠我20块钱,以后他去哪儿我咋知道?”“姓姜的是我叫的,干完活就走了。干了多长时间?起个猪圈嘛,能用多长时间?一个下午就干完了。他在我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走了,以后他去了哪里我咋知道?”

1.png

当地警方看龙治民又矮又小,跟普通农民差不多,本来也没在意,只是例行公事的把龙治民收押,准备第二天去他家里看看。这一看,就看出个吓死人的惊天大案。第二天一早,两名民警去了杨峪河乡王涧村,龙家光从外表看就很诡异,都已经是快到夏天了,窗子竟然还是用土坯堵着。走进屋里,土质地面坑坑洼洼,就像是有人经常拿着铁锹挖一样,还有阁楼上的木梯,上面有着乌紫色像血迹一样的斑点。

龙治民的妻子闫淑霞下肢瘫痪,精神也有点不正常:“屋里没啥。”“有一次家里来了几个人,晚上我睡在炕上,听见外间有动静,第二天这些人就不见了。”“我洗衣服,水红红的。”虽然她说的话有些颠三倒四,但民警还是感到了不对劲,请求增派人手。

人到齐后开始了地毯式搜查,龙家西厢都是各种杂物,一进去都站不住脚,得拨几下才能看到地面是什么颜色。东厢更严重,一开门就能呛一脸蜘蛛网和灰絮。而且整个龙家太臭了,闻着都犯恶心,村民都不愿意去他们家,但警方却从这股臭味中察觉到了不一样的东西,似乎,这股味道里夹杂着腐尸味儿。搜查好几遍之后,警方在东厢的一堆麦草里,发现了两具抱在一起的男性裸尸,其中的一个是杜长英,另一个却是个十六七岁的小伙。

之后在东边门后的化肥袋子里,又发现了一具50多岁的女尸。

龙治民身上背着的不是失踪案,而是连环杀人案!这时案情升级,在监狱里龙治民被戴上了手铐脚镣,在监狱外的龙涧村,村民听到消息后,一窝蜂地跑到龙家看热闹。据村民们说,龙家以前有个萝卜窖,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给填上了。

警方找到这个已经种上白菜的萝卜窖开挖,第一层只是薄薄的土层,第二层是一堆苞谷叶,再继续挖,又是一层苞谷秆。揭开苞谷秆,警方发现底下是一层尸体,用头和脚相互错开的方式整整齐齐的码着,而且下面至少还有一层这样的遗体! 所有人都惊呆了,在这个长3米、宽2米的坑里放了这么多尸体,这还是人做出来的事情吗?

案件持续升级,军方、武警也都介入了,随后又在这个小院发现了两处藏尸地。为了便于管理,挖掘人员给它们编了号,之前挖过的萝卜窖是“3号坑”,里面清理出33具尸体。“2号坑”在东侧猪圈里,挖出8具尸体,这些人的遇害时间要早一些,而“1号坑”在龙家厕所东墙下50厘米处,里面埋了4具尸体。

这些尸体全部用同样的手法摆放,就好像,龙治民在处理的时候,是在面对几段木头、几捆柴禾,丝毫没把他们当人看。整个王涧村都被包围了,警方、军方、专案小组开始调查,龙治民的帮凶到底都有谁,可经过长时间排查后才发现,龙治民的帮凶没别人,只有他的妻子闫淑霞。

1.png

他是这么作案的,龙治民先去汽车站、广场这些人多热闹的地方,用介绍对象、雇人做工等借口把人骗回家。接着让受害者给他干活,等到夜深人静所有人睡着的时候,悄悄来到受害者床前,让妻子照着灯,用镢头猛击脑袋、用锥刀刺脖子和胸。就这样,龙治民杀了打工回来的农民和大脑痴傻者48个人(男性31,女性17)。而且,他还会扒掉死者衣服、搜寻值钱的东西、减掉长发。

审讯的时候,办案人员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这样说的:扒衣服是为了洗干净自己穿,剪头发是为了卖钱,反正他也遇不到有钱人,那就能抢点钱就抢点儿呗。

当专家问他,怕不怕跟这些死者住一起的时候,龙治民说也怕过,还说了这样的一个经历:

有一次我在楼上杀了一个……睡到后半夜听到屋里有响声,扑通扑通响。我心想:这是咋了。莫非有鬼?可不是都说世上没神鬼嘛。我爬起来把灯点上,端煤油灯的手直抖。你想我咋办?我就背诵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等我爬到楼上一看,你猜咋?原来脚地有一块烂塑料布,那死鬼的血从楼缝里滴下来,砸塑料布砸出的响声!我就找了个盆一接:淌去,又睡下了。

后来,专家确定了龙治民的作案动机,一为钱,二为劳力,三是满足自己的性要求,而后来,就直接是杀人成瘾了,他从杀戮中就能获得快感。直到判死刑的前一秒,龙治民都没有悔改。龙治民说:“我想不通。”法官:“为什么想不通,你杀了那么多人。”龙治民:“人家黄巢杀人八百万,都没判死刑,为何给我判死刑呢?”

龙治民在1985年就已经被处决了,当时,只要周围市县一发生抢劫案、拐骗案,大家都到处传,说是龙治民的团伙做的,可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的王涧村也换了个样子。龙治民原来的住宅没有人住,全都长满了杂草。

1.png


当年围观龙治民连环杀人案的村民,都变成了爷爷奶奶一辈的了。只是当每个村民想起,杨峪河畔的48名死者们,才会感到脊背一凉,去世的这些人再也不会回来了。老鬼看到龙治民的案子时,只觉得人性实在不可预测,一个人能毫不犹豫的杀人抢劫,还轻描淡写地说出自己的作案步骤和动机,确实“冷静、果断、有勇气”可这都用错了地方,实在是可悲、可恨。只希望,这世上善良的人能多一些,无辜的人不会再惨死。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