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案件:台湾花莲五口命案,胆小慎入!

2006年9月7日,花莲县吉安乡吉昌一街二五八巷二十五号民宅附近,开始传出阵阵恶臭味。一开始并不明显,但一天一天过去,恶臭味显得益发浓重。由于屋主刘志勤一家,从星期天到昨天没有出过门,大门口的小朋友脚踏车及机车都没有骑过,邻居心生怀疑,遂于9月9日下午五时许报警, 当警察打开大门后,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在浴室内,警方发现五具尸体几乎是迭在一块,头部都被大型的垃圾袋套着。

因尸体已肿胀难以辨认,一开始,警方还认为五具尸体包含父亲刘志勤及母亲林真米都在内。直到检警勘验后,证实5具尸体皆为小孩,长子刘昱辰(18岁)、次子刘昕辰(17岁)、长女刘其臻(12岁)、次女刘其恩(9岁)及么子刘北辰(8岁),5人手脚遭铁丝捆绑,头部遭胶带缠绕紧贴脸部,再用垃圾袋套头缠绕铁丝,死状凄惨。遗体因死亡多日呈现僵硬,靠4名大汉才能搬动。并发现有毒物反应。

警方在一楼找到两张求救纸条,约有半张A4纸大小,写着“遇绑架,孩子被控中,情况危急,赶快报警”、背后写着“二五八巷(刘家巷道)、SOS”被卷着放在大门门缝下方;另外一张千元纸钞上写着“25号(即刘家门牌)遇绑,控制、小孩危急、请速报警”在客厅内用烟灰缸压着。警方还在现场搜到15200元台币,让办案人员背后发凉,据称这些钱正好够5个孩子的丧葬后事。

如此残忍的杀害到底会是谁所为?


刘志勤夫妇疑点重重

父亲刘志勤有过两段婚姻,林真米是他第二任妻子。五名孩子,前三个是与前妻所生,后两个是林真米所生。刘志勤以摄影为业,并和朋友合伙开设印刷公司。刘志勤原住台东,于十几年前搬来花莲后,就和台东的家人没有来往,父亲过世更没回家奔丧,简直断了音讯。而林真米原本和家人感情很好,但她在刘志勤还有婚姻状况下和刘交往,已经不被家人谅解,刘志勤离婚后她还执意要嫁给刘,她的家人遂与她断绝关系。

五个孩子虽然分属不同母亲,但刘家相处融洽。刘志勤事业表面上没有什么大问题,但事后经过检警清查,刘志勤夫妻拥有17张信用卡,从6月份起缴款即不正常,8月份全无缴款纪录,刘志勤所欠债务高达一千六百万元(约340万人民币)。

案发后鉴识人员仅从绑在死者脸上的胶带上采获纤维,疑凶手戴手套行凶,但警方在浴室门外用剩的米色胶带中采获一枚指纹,比对后证实和刘志勤的指纹相符。

警方也在命案现场找到3个非刘家人所有的烟蒂,比对DNA后,发现是刘志勤的萧姓友人所有,萧某说他曾于9月1日到刘宅,但仅在一楼客厅抽烟,烟蒂也放在烟灰缸内,不解为何会出现在二楼及三楼地板上。

命案发展至今,除了萧姓男子抽的烟蒂外,鉴识人员尚未在屋内找到第三人的迹证,其中警方找到的一只棉质手套,发现刘志勤与林真米2人的DNA。

至于毒死五名小孩的毒物,警方始终查不到安眠药成分,小孩子为何昏迷,让警方百思不解。最后,项目小组在现场找到一种叫做台湾鱼藤的有毒植物,这种植物毒性很强,不容易被检测,因此怀疑5名小孩是被这种又叫做毒鱼藤的植物迷昏致死。且根据一名林姓男子的供词,在案发前一个礼拜,刘志勤曾经透过,他取得一种叫做台湾鱼藤的有毒植物;警方也在刘家的花圃里,找到这种植物。

另外命案现场,所有的门窗全都反锁,项目小组表示,当时刘姓夫妻犯案后,利用铁丝辅助,从门锁旁边的小洞,将门给反锁,制造密室杀人的假象。刘志勤还写下遭绑的求救纸条,并把萧姓友人的烟蒂乱丢,就是为了扰乱搜查方向。

那么,看到这相信很多人会问,刘氏夫妻到底去了哪里?抓住他不就完了么。

1.png

嫌疑人人间蒸发

花莲检警为追捕刘志勤夫妇,甚至调阅全县五百多具监视器录像带过滤,同时全面清查山区、空屋、海岸等可能偷渡及藏匿地点,甚至还请金门警方协查,均无所获。

虽然在几年后花莲某水库发现一具男性白骨,及海边发现女浮尸,但最后都证实都不是刘氏夫妇。

侦办此案的检察官分析说,刘志勤既然大费周章地故布疑阵,企图嫁祸他人,就没有理由自杀,且如此异常人格的人,一定不能以常人思考模式来判断。美国有件案例,一名男子杀害全家后,迁到别处以另个面目出现,成为乐于助人的会计师,后来仍遭查获。 因此,刘志勤可能化为其他身份生活在这个世上。


怪象频发

张庭祯本是律师,因缘际会修成济公活佛的本尊佛,在花莲灭门案发生后,他立刻和担任济公乩身十多年的常娥师姊决定前往花莲走一趟。到花莲已是晚上十一点半,他们一行六人入住香火鼎盛的胜安宫的香客大楼。

睡梦中,一整天没喝多少水的常娥师姊,突然很想上厕所,而且,还听到有奇怪的声音传来。由于没有其他住客,她也想搞清楚声音究竟是从而来,她揉一揉眼睛,竟然看到刘家五兄妹的小弟刘北辰,就这么从锁住的大门"走"了进来,把她吓了一大跳。

走进来的刘北辰,脸圆圆的脸,皮肤看起来就是小孩子那般的光滑,没有丝毫伤痕。刘北辰穿着运动上衣以及一般小学生穿的蓝色短裤,他一走进来就说:“阿姨!阿姨!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用药给我们吃?”说完之后,刘北辰又走了出去。

虽然有点害怕,但因为厕所是在外面,只好也跟着开门走出去。没有想到,门一推开,刘北辰就站在走廊上,拿着一颗白色有黑色条纹的小皮球,不住地运球,来回走动。常娥师姊没有多理会,上完厕所之后,赶紧回房睡觉。同样的情节整晚共发生四次。

张庭祯次日马上到花莲市立殡仪馆刘家五兄妹停尸的思行厅,为他们进行抚慰、送煞、度化的法事。

虽说此案警方基本确定是刘志勤夫妇所为,但整个案件依然破朔迷离,而更为恐怖的是花莲这起命案和五年前发生在台湾彰化的灭门案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