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公路杀人狂案,开卡车撞死9名妇女,心理变态

公路边发现女尸


1998年2月9日下午4点,福建省仙游县枫亭镇霞桥村村民老李骑车送货路过一个新基建的工地。老李在工地前的土路上骑车转弯,突然车轮打滑,重重的摔了一跤。老李手臂都摔裂口了,好在只是皮肉伤,骨头没事。爬起来以后,老李破口大骂,推测是工地乱排污水到土路上。谁知道,老李仔细一看,却吓了一跳。

 

让他车轮打滑的,是一条深红色的液体,从福厦路边一直滴到工地边。老李是农村人,对宰羊杀猪不陌生,他顿时闻到一股血腥味,立即判断这就是血迹。老李觉得这条血迹的血量很多,血旺旺的一片。看起来似乎不像宰杀牛羊之后,拖着走的痕迹。


他顺着血迹追踪过去,发现工地围墙根下一个隐蔽处,堆着一堆新土。新土是从附近土堆处移来的。谁吃饱了撑的,会去移土堆呢,会不会有人在那儿埋了什么东西?甚至是埋了尸体?一个不详的念头在脑里闪过。 

1.jpg

图片来自网络 

 

老李越想越害怕,赶忙骑车跑到枫亭公安分局,向值班人员报案。值班民警在老李带领下,来到位于国道324线137公里+705米东侧、工地围墙旁。民警小心翼翼地挖开土堆,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土堆里有一具仰卧状的全裸女尸!

 

尸体像是从高空坠落一样,全身血肉模糊,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尸体一丝不挂,她的一条牛仔裤、紫红色西装外套、胸罩、三角裤,都覆盖在她的身上,另外还有一个水泥袋。 

 

仙游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报案,迅速赶到现场进行勘查。经法医尸检认为,死者并不是之前估计的,从楼下或者山上坠落跌死,而是被机动车辆从背后碰撞而死。

 

碰撞的力量很大,导致尸体全身高达20多处骨折,其中几处为开放性骨折,流血很多。在现场,发现有车轮痕迹和血迹,此处应该就是第一现场。

 

但现场是公路,来往车辆不算少,车轮痕迹杂乱,无法通过车轮确定肇事车辆。根据现场情况来看,法医倾向是交通意外。似乎是一个开车的司机从背后撞死了一个女人,然后畏罪将尸体拖入路边埋了起来,自己再逃走。

 

县公安局局长却不这么判断!

局长认为这起案件似乎不是交通肇事逃逸。

 

一般交通逃逸,司机都非常惊慌。多是下车查看受害者情况后,不管不顾,立即开车逃走。根据现场分析,这个司机似乎并不紧张,他撞死受害者后,不但从容的将血流满地的尸体拖到几十米外的工地围墙下,还竟然将掩埋起来。

 

即便是个简易的土堆,至少也需要20分钟以上的挖掘时间。司机如果想要让别人暂时发现不到尸体,应该将尸体抬上车,找到一个僻静地方扔下去即可,这样最不容易暴露。但司机为什么不慌不忙,冒着被别人发现的危险,去挖土堆呢?这不符合逻辑。

 

另外,为什么将死者衣服脱光?

如果说是将受害者随身物品毁坏,不让别人发现尸体是谁。

 

那就应该将脱下的衣物直接带走,扔到某个警方找不到的地方。

为什么就堆在尸体身上?这说不通。

 

另外,根据现场来看,死者是背对着汽车被撞死的,根据受害者留下的痕迹来看,他并没有走在公路中间,而是老老实实的走在公路两边。正常来说,如果司机没有酒驾和严重疲劳驾驶,根本就不可能撞着这样一个人。

 

种种的疑点,让局长判断这很有可能是一起报复杀人的刑事案件。既然是报复杀人,那么首先就要搞清楚受害者是谁。

 

警方立即展开调查,寻找尸源。就在“发现无名女尸”的消息在仙游县不胫而走的时候,2月12日上午,仙游泰立鞋厂女工付某回到赖店镇象岭村,对邻居蔡某某说,厂方托她催他妻子陈秀梅去上班或者请病假,否则要扣工资。

 

蔡某某楞住了奇怪,妻子几天没回家,怎么没去上班?

 

带着不详的预感,他匆匆赶到厂里。车间主任告诉他,陈秀梅于2月8日晚8时30分下班,与同厂一位女工一起回去后,就再也没来上班。 

 

车间主任也很奇怪,因为陈秀梅为人老实肯干,来工厂2年从没迟早缺勤。他以为陈秀梅是生病了,让同村女工付某去传话。

 

听了车间主任这番话,陈秀梅丈夫知道事情不对,顿时心慌意乱。他在车间主任带领下,找到和妻子一同下班的女工,询问情况。

 

那位女工说,当晚她们各骑一辆自行车,一路同行到海田岭三岔路口就分手了,以后再也没见面。根据女工回忆,陈秀梅在分别前和她有说有笑,心情很好,没觉得有任何异常。

 

陈秀梅丈夫推测妻子出事了。

他心急火燎地道亲朋好友家找了一遍,都没找着。

 

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他突然听说广播播的一则认尸。广告里面描述的身高和衣着,很像他的妻子。他慌忙冲到枫亭公安分局,要求辨认尸体。

 

见他情绪太激动,警察没有敢让他直接进停尸房,而是让他辨认受害者衣服。蔡某某刚看到衣服,就坐到在地,抱头痛哭。这就是他妻子的衣服。等他情绪稍微好了一些,又让他辨认了尸体照片。蔡某某不用第二眼就确认,这个无名女尸就是他的妻子陈秀梅。

 

而在寻找受害者真实身份期间,突然出现了意外的情况。9日发现尸体后,开始绝大部分民警认为这只是普通肇事逃逸,只有县公安局局长觉得可能是报复杀人。

 

只是,根据受害者丈夫介绍,死者陈秀梅是个老实巴交的农妇,胆小怕事,从不敢得罪人。加上陈秀梅常年在家务农,2年前才去几乎全部是女工的工厂打工,接触的人很少,压根就没有仇人,谈不上被人报复后杀害。

 

有人怀疑是强奸杀人,所以受害者才被脱光衣服。根据分析,受害者并没有被强奸。

 

正在警方纠结是交通意外还是谋杀的时候,有发生了连续的类似案件,震惊了仙游这个小地方。 

 

连续杀人案

 

2月9日,也就是陈秀梅遇害后第二天,在福厦公路郊尾边路段网莆田方向,路过司机发现公路边草丛中有一具全裸女尸。这次辨认尸体到时非常迅速,出警民警就认识这个妇女。他是仙游县赖店镇榜头村36岁的妇女陈某某!

 

找到他的家里,他的丈夫反应,陈某某于当天早上5点去工厂上班,穿着一件红色外套,随身携带的黑色小挎包。现场发现陈某某被脱下的外逃,但挎包不翼而飞。

 

由此,民警判断有可能是抢劫杀人,但陈某某丈夫说包里一般只有几十元钱现金,谁也不会为了这点钱去杀一个人吧!同之前遇害的陈秀梅一样,陈某某也是老实忠厚的农妇,从没什么仇人,也没有什么经济纠纷,不会是报复杀人。

 

因为案发在凌晨5点,又是公路人烟稀少段,根本没有目击者。警方目前不能断定这究竟是交通肇事,还是蓄意谋杀。

 

就在警方不知所措的时候,仅仅在24小时后,2月10日凌晨5时许。在仙游县郊尾卫生院前的福厦路,又发现一具全裸女尸。

 

这个女尸也是被汽车从背后猛烈撞击,双腿都被撞断,死狀很惨。根据受害者家属反应,死者背包不见了,但里面没有几个钱。

 

就在警方焦头烂额,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的时候,又有新案件发生。4天后,2月14日凌晨5时许,仙游县枫亭镇沙溪村妇女朱秀清在枫亭市场卖完菜,挑着箩筐往回走,路经福厦线枫亭梅岭头路段时,被一辆汽车撞到在路旁边沟里。

 

这次现场有两个目击者。两位过路老人,远远发现一辆卡车将一个女人撞到,司机还跳下来。后看到有人靠近,司机慌忙跳上卡车逃走。两个老人发现朱秀清受重伤,全身都是血。老人把她扶起来,她只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但说不出声音,后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据她丈夫说,她身上50多元卖菜款和手上戴的双狮牌手表不翼而飞。仙游警方分析认为系列作案的可能性极大。经与各地警方联系,发现324国道福厦线沿途泉州市、惠安县、晋江市等地均有类似案件发生。

 

2月14日,一个由刑警和交警组成的联合专案组成立了。

 

警方在福厦线仙游路段撒开了天罗地网,并且和周边并案侦查。此时,此案系故意杀人呢应该确凿无疑,关键在于凶手目的是什么,很难说。

 

根据反复调查,这些死者之前毫无联系,也就是说凶手应该和死者并不认识,是随机作案。

 

关键在于,既然无冤无仇,那么不是劫财就是劫色。

 

说劫财,这说不通,因为受害者基本都是普通农妇。稍微上点道的人都知道,上班的农村妇女能带多少钱?了不起40,50,甚至几元钱。为了这点点钱,能连续杀这么多人,这没有道理。

 

要说劫色吧?虽所有死者都被脱了衣服,但并没有被强奸的痕迹,也说不通。鉴于案情重大,凶手似乎还会继续作战,此时上报到福建省公安厅。由公安厅牵头,周边各市都将精干人员加入专案组。

 

这一并案,更不得了。

原来在仙游县案件之前,就有类似案件。 

 

公路杀人狂 

 

1998年2月4日上午9时许,惠安县“110”接到报警:有人在惠安火车站前路南侧草地上发现了一具女尸。

 

警方赶到现场,经法医鉴定死者系被机动车辆撞后,造成胸肋骨、颅骨粉碎性骨折,脑组织严重破坏大出血而惨死,后被抛尸。当天下午,死者丈夫连某前来认尸,确认死者系其妻、惠安辋川镇中心幼儿园教师庄秀玉。

 

其妻昨晚骑得一辆自行身上的一只英纳格手表及一个钱包不见了。

 

2月6日上午,宁德市又有类似案件。万幸的是,这次受害者没死。飞鸾镇某村的蔡某,向惠安县公安局螺阳派出所报案。

 

这个妇女叙述了2月4日凌晨遭抢劫的经过:那天,我从福州作客车到惠安县涂寨找朋友,不料夜间车子坐过头,凌晨2时许,我在惠安县螺阳镇东风村路段下车,沿福厦路往北走,约在距铁路桥下300米左右,一辆车从背部把我撞倒。

 

我顿时失去知觉,待我醒来,天下着细雨,我脸朝天躺在路边的田里,双手、脖子均被绳子捆着。一个男子用手剥我的内衣纽扣,把我乳房露出来,用嘴巴咬我左乳头,还用手把我的大腿内侧捏的生疼。

 

我还感觉那人摸我的下身,因为我下身穿太多的裤子,他脱不了,就把我的金脚链扯掉抢走。

 

之后,那人站起来,爬上公路开车走了。父亲去世的早,我是家里的大姐,从小做惯了重活,很有力气。我用力睁开绳子,但双腿动弹不得,腹部巨疼。旺盛的求生欲,让我拼死用双手爬上公路,向路过的司机呼救。接连经过两辆大货车,都没有停车。第三辆车子停下,两个中年男人跳下车,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不出话来,只是指着自己伤处。他们以为我是出了交通事故,赶快将我送到医院抢救。

 

到医院以后,发现我肋骨断了几根,腿部粉碎性骨折,肾脏挫伤,好在都不致命。我的金手链、金项链、金脚链、钻石戒指、一块眼形女式石英手表以及内有5000元现金的一件苹果绿女式皮革行李包和一个黑色女式挎包都被抢走。

 

根据蔡某描述,这个凶手年纪不大,似乎30多岁,最多不超过40岁。奇怪的是,蔡某虽只敢偷偷看了他几眼,却认为这个凶手相貌清秀,有股书生气质,似乎不是穷凶极恶的歹徒。蔡某还肯定的说,她从没见过这个歹徒,也谈不上结仇。

 

歹徒还在疯狂作案!莆田县灵川镇东沙村26岁的蔡桑霞和仙游县枫亭镇海安村28岁的朱丽玉,从广东打工回来,没想到在国道边侯车时会招来横祸。

 

1998年2月21日凌晨2时45份,她们乘坐的一辆由深圳开往仙游的卧铺大客车,在枫亭镇白蛇过路枫莇路口停下来。她们各带着一个小孩,随身带了好多行李,下车后,便在路边等车。不一会儿,朱丽玉看到两束光直射而来,她感到不妙,就赶紧抱起儿子避让,可还是被紧逼而来的车撞到在地。

 

不料,这辆撞到她们四人的大货车开出几十米后又返回。车在她们行李外侧停下,驾驶室下来一个人,将她们贵重的行李都提到驾驶室内。

 

然后凶手又向她们走来,似乎要下毒手。此时,正好有一辆农用三轮摩托路过,开车是一个老汉,后面还坐着几个小伙子。老汉看到那个凶手不但不救人,似乎还要做坏事,大喊喝道:那个人?你干什么呢?

 

凶手看到三轮车上满满一车人,吓得跳上车就跑。老汉的摩托车追不上卡车,只能先将4个伤者送往当地医院抢救。万幸的是,经法医鉴定,4人都不是致命伤。

 

蔡桑霞的损伤属重伤,朱丽玉德损伤属轻伤。

 

这次,警方终于有了一群直接的目击者:作案的车辆为一部长斗、长头、普通挡板的东风牌大货车!!而且目击者回忆了其中的3个车号数字。 

 

重大突破突破!

  

3月15日,专案组的巡逻干警,在仙游县郊尾镇沙溪加油站后面的厕所旁发现一部长头长斗东风牌大货车。

 

经访问得知,该车晚上出车,白天车主在车上睡觉,行踪可疑。根据传来的可疑车辆车号,也和这辆卡车符合。干警立即对这辆车进行布控,并且调查司机是什么人?

 

司机是一个绰号叫“阿狗”的莆田县华亭镇的人。据说一个认识他的司机回忆,“阿狗”还是停薪留职的教师,近几年都在运输沙石。

 

据停车场门卫回忆,2月21日下午,他到加油站后面的厕所小便,看到这辆无牌东风车就停在旁边,驾驶室一块玻璃坏了,怕东西被盗,他踏上踏板,发现“阿狗”用一本书盖着脸在睡觉。两人攀谈了几句,随后“阿狗”拿一袋梨给他吃。

 

他说,梨吃后,水果袋还扔在加油站旁的垃圾堆中。专案组对该车进行认真勘查,在车辆油箱底部提取点点油渍。对油渍化验得知,该油渍为猪油,与“2.21”案受害者之一从广东带回的猪油相同,且对水果袋进行辨认,确认该水果袋系受害者从广东装水果所用。

 

种种迹象表明,该司机有重大嫌疑。夜晚,游荡在福厦路频频作案的东风大货车,终于被掀开神秘的面纱。

 

3月7日,该车司机“阿狗”在莆田市涵江区某村其情人林某家被警方抓获。在审问之前,警方对大卡车反复检查,发现了车体多处的撞击损失,还有血迹等众多证据。经过对比分析,可以确认司机就是系列案件的凶手。

 

在罪证确凿下,甚至都没打,“阿狗”就主动对在仙游、泉州、晋江、惠安等地所发生的系列驾车杀人、抢劫案件供认不讳。警方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大吃一惊。因为阿狗介绍的案件中,还有一些是他们没掌握的。

 

阿狗供认,自1997年11月至1998年2月间,盗窃两辆东风牌货车和一辆拖斗。而后,用盗来的东风汽车故意驾车撞人14起,共撞死妇女9人,撞伤8人,还抢走被害人金银首饰、现金等大量财物。“阿狗”侵害的均为夜间行走的女性,且多为穿红衣服的年轻女性。

 

对此,审讯的干警极为不理解。

 

干警:你一共撞死9个人,你知道吗?

 

阿狗差不多吧,我撞了14个,基本都是重伤,大部分活不成。

 

干警:你杀了9个人,一共抢到多少钱?

 

阿狗不到1万!

 

干警:什么?那就是说,杀一个人才1000元?

 

阿狗我不为钱。

 

干警:你不为钱为什么?

 

阿狗报复啊!寻求刺激!

 

干警:报复?你不是不认识她们吗?有什么仇恨?

 

阿狗:我对她们是没什么仇恨,我是恨女人。对老婆非常好,老婆却跟别的男人好,后来还跑了。我讨厌她,也讨厌女人。我这一辈子本来风调雨顺,就毁在女人身上。我报复杀人也是犯罪的根源。

 

阿狗交代,他第一次作案是1998年1月26日晚9时许。他开车路经惠安县洛阳某石材厂时,因对该厂老板庄某欠他几万元石材款多次催讨未还而怀恨在心,见其妻李某(33岁)从一家店铺出来,一时怒气中烧,就开车将她撞死。

 

撞死后还不满意,阿狗跳下车,剥光她的衣裤,将石子杂物塞入尸体嘴里和阴道,然后扔到路边水沟里。第二天,他开车路过这里,看到庄家人跪在路边大声哭叫,他心里高兴极了。

 

由此,他一发而不可收拾,随后连杀了8个人。

 

变态杀人狂吴元松

  

经过调查,“阿狗”的真名叫吴元松,40岁,原籍莆田县华亭镇,确实不是歹徒。他是个停薪留职的教师,本来是教书育人的好职业。

 

他1978年开始代课,1980年补员,在仙游枫亭镇某小学任教。吴元松外表斯文,道貌岸然。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这个人是个严重的性心理变态者,不过他隐藏的不错。

 

1982年,也就是他当老师4年之后,才被别人发现是个变态。学校一笔现金被盗窃,吴元松有重大作案嫌疑。校长报案以后,警方搜查了吴元松的家里。不但发现了失窃的现金,还有其他惊人发现。

 

警察发现吴元松家里有大量女人的胸罩、内衣、内裤等。而这几年内,学校内和附近女性都反应内衣裤被偷,怀疑是变态者干的。当时警方调查了很多混混和流浪汉,没有结论,却没想到原来是外表温文尔雅的吴元松干的。

 

由此,吴元松名声扫地,被灌上小偷和色狼的外号。好在,吴玉松的干爹是县教育局一个副局长,一直照顾他,才让他保住职业。

 

当年,他在原单位混不下去,在干爹帮忙下调到榜头镇某中心小学任教。新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因为吴云松干爹的关系,开始对他很宽容。一些比较厚道的老师还认为,吴云松以前那些事,只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时糊涂。

 

只要教育教育,吴云松就能改变。没想到,很快女教师们发现,吴元松犯了老毛病。一次一个年轻女教师,在晚上去学校公厕上厕所。小解期间,突然看见男厕所的坑里面有反光。这个女教师顿时判断是有色狼在用镜子反光偷窥,立即喊上另一个上厕所的女教师,将那个色狼堵在男厕所里。果然,这又是吴云松。

 

面对愤怒的女教师,吴云松开始百般抵赖。后来女教师几个男体育老师,强行对吴云松搜身,果然搜出一个镜子,还有手电筒等物。但吴云松一口咬定没有偷窥,这事最终不了了之。

 

随后,有多名女教师甚至女小学生发现,吴松云改为透过隔板缝隙偷看女教师或女学生如厕。

 

这些抱怨都汇集到校长处,校长感到很难处理。鉴于吴元松心理变态,学校最终还是多次对他进行处分,但都没有开出。没想到,他屡教不改,还变本加厉骚扰调戏女教师和女学生。1986年,吴元松多次调戏女学生,甚至强行抚摸女学生乳房和阴部,被家长联名告上仙游县教育局、人事局。

 

到了这种地步,吴云松的干爹还用尽方法罩着干儿子。最终教育局给予吴云松处留用察看一年的处分,并没有开除。

 

吴元松由此老实了2年!期间在他干爹干涉下,家里人赶快给他结了婚。干爹认为吴云松的变态可能是因为性饥渴,结婚有了正常性生活就会好了。谁知道,压根就不是这么回事。婚后,吴云松的老婆多次向娘家抱怨,吴云松那方面不行,对正常性生活吗也不感兴趣。他老婆当时就想离婚,被娘家好不容易才劝住。

 

更让人吃惊的是,婚后不久,又有女教师和女学生反应,吴元松继续变态。他不但偷窥女厕所,甚至还偷窥女浴室,而且经常对他们进行言语和行为的骚扰。妻子本来就不想和他过了,知道吴元松的这些行为后,果断和他离婚。

 

1991年,声名狼藉的吴元松又被调到盖尾镇某小学任体育教师。

 

1992年,吴元松实在无法在教育界立足,加上他的干爹病故,没人罩着了。吴被迫停薪留职,下海做沙石生意,搞起了个体运输。

 

期间,吴元松还有暗中袭击女性耍流氓,摸奶摸阴的行为,曾经被一个丈夫暴打过。

1.jpg


吴元松归案以后,一些刑侦专家认为吴元松可能有精神问题。不然,他一不为钱,二不为色,仅为所谓刺激和报复,就杀死这么多无辜女性,实在是不可思议。

 

案发后,公安机关对吴元松进行精神司法鉴定,结论为:无精神病。鉴定认为,吴元松有严重性变态心理,但这不属于疾病。

 

1999年6月3日,吴元松被判处死刑,并执行枪决。系列撞车杀人案画上了一个不完整的句号,吴元松虽然伏法,但他给被害人及其家人造成的痛苦和伤害远没有结束。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