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门事件 920田明建枪击案

前言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对于田明建枪击案官方信息几乎没有,这些内容都是从国外报道,高官回忆录,民间传说,网友评论中拼凑而来,对于细节的准确程度无法考量。

简述

建国门事件又称“9·20事件”“田明建事件”,是1994年9月20日上午发生于北京市建国门外的一场枪击命案。驻守通县(今北京市通州区)的北京卫戍区警卫3师12团中尉副连长田明建,携八一式冲锋枪、两百余发子弹,乘军用吉普车从通县直奔天安门(有说,他的目标是某医院,非天安门),在建国门地区被军警围捕,发生枪战,造成8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干部战士、17名平民及人数不详的武警特警或公安民警死亡(对于伤亡人数,并无让人信服的数字,根据其他报道的旁证,死伤75人),其中包括伊朗驻华大使馆政务秘书优素福•穆罕默德•皮什科纳里与其9岁的儿子。最后,田明健被狙击手击毙(有说是饮弹自杀))。该事件直接导致北京军区副司令兼北京卫戍区司令何道泉、政委张宝康以下数百人被降职、解职、勒令退役,警卫3师12团被取消建制。

田明建简历

田明建,男,生于1964年9月20日,河南省淮滨县张庄人。据说,其17岁参军。

1988年6月,田明建毕业于西安陆军学院,军事技术颇有造诣,特别是轻武器射击技术,是学员中的尖子。同年7月,被调往驻守在通县(现为通州区)的北京卫戍区第三师,1994年9.20事件发生时担任中尉副连长。

1.jpg

事发

1994年9月21日,加拿大各大电视台突然播出紧急新闻:中国首都北京建国门外使馆区附近发生枪战,伊朗外交官和他九岁的儿子当场死亡。人们在电视萤幕上看到,一辆黄色面的的挡风玻璃已经粉碎;一辆两节相连的公共汽车布满弹洞;受了伤的伊朗外交官的孩子在车里大哭大叫;武警和警察在持着枪奔跑;人们抬着伤者急匆匆地撤离。与此同时,砰砰叭叭的枪声不断地爆响着。

中国政府在事件发生后,立即关闭了电视卫星传播,禁止各国记者进行现场采访。加拿大记者是因为枪战就发生在他们的外交公寓下面,而且他们估计到了中国政府可能采取措施,在中国政府尚未醒过来的瞬间,抢在禁令之前转播了现场实况。这才使人们看到了几个珍贵的镜头。

国内的新闻媒介全部奉命对此保持沉默。只是当天的北京晚报被授权刊登了新华社的一条一百余字的新闻,大致说持枪暴徒滋事被击毙云云。以致于该报价格暴涨,最高的被炒到了原价的五十倍。

凶犯系驻守在通县的北京卫戍区警卫3师12团的中尉副连长,刚满30岁,来自河南农村的田明建。田明建军事素质较高,事发前,全团干部进行比武,还得过全团第二,出事后,他的照片还在光荣榜上张贴着。参加全军大比武时还给江泽民做过汇报演出,站姿、立姿射击战术动作相当不错,30发的弹夹,只打29发就能换弹夹(不用拉枪机)。

该人聪明机智,勤恳好学,曾被保送石家庄陆军学校深造,军事技术颇有造诣,特别是枪法,是学员中的尖子。在团司令部任参谋时,深受上司赏识,上下左右的关系也十分圆滑,许多官兵在涉及切身利益的关头,常常托他代为疏通,既然一言兴邦,自然也就少不了一字千金。一次,某战士重礼贡进,但求事无成,一气之下将他受贿的隐秘曝光,田明建遂被下放连队任职。

副连长这个职务,按部队惯例是负责行政管理的。此前不久,一士兵请假探亲,田未批准。该战士平素与田关系不好,知道他借职权之便作梗刁难,与之争吵不休,田盛怒之下,对其拳脚相加。不打人不骂人是部队的纪律,殴打战士更是绝对禁止的。这就成为了轰动军营的事件。田明建因此被停职反省,但拒不承认错误,并与营团两级主官言语对抗,上级心生不满遂决定予以处分,而且公开警告说:将令其还乡务农。

此时又发生的另一件事促成了田的挺而走险。田在农村的妻子曾与其生下一女,像大多数农村子弟一样,他一直盼望妻子能为其生个儿子。受处分之前他妻子即已怀孕,由于农村严格的计生政策,他一直对部队隐瞒自己老婆怀第二胎的事。受处分后团里检查田的家信,得知其妻怀孕后即通知地方计生办,派人带其妻去乡里做强制人流,结果由于怀孕已近7个月,出了医疗事故,不但孩子(后证实为男婴)没了,连大人也因失血过多而死亡。田明建见似锦前程化作泡影,老婆儿子也没了,顿感心灰意冷人生绝望,他不甘于默默地沉沦,决心采取极端方式呼唤社会的注意。部队的惯例是:被停职反省而非隔离反省者,在正式处分下达前,只是不工作、不出操,而无须办理交接。这给田明建向社会寻求报复提供了可能。(对于田明建的作案动机有多种说法,对于其妻子因计划生育而身亡,有人予以否定。还有说,因内部斗争即工作矛盾,田明建心理上想不开,承受不住走上极端。)

9月19日晚,他请枪库保管员吃饭,并从他手中借了钥匙。他从连队的武器库中取出一支部队刚刚装备不久的八一式步枪和满满六匣子弹。出发之前他把枪藏在检阅台旁边的椅子下面,又和平时相熟的老乡战友打了招呼,说第二天出操他叫卧倒就趴下(事后这几人因发现征兆却未举报受了处分)。9月20日晨,连队出操之际,田像所有因身体不适、度假、调离等而无需参加训练的军人一样,站在旁边观望,谁也没觉得什么异常。谁知,当团政委来到操场上作例行视察时,田明建突然喊卧倒然后出枪射击,团政委等4人当场死亡,10多人受伤。军营一时大乱,田明建趁机窜上公路,劫持了一辆过路的吉普车,直奔天安门广场而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混乱期,军营中才稳定下来,部队领导立即命令追击田明建。但当时部队的枪械和官兵是分开的,等到找到枪械保管员打开枪库,才发现部分枪械还用黄油封着。军人们将枪擦拭处理完毕,冲出军营时,田明建已经杀到建国门,并且同当地的警察和武警开始枪战了。

2.jpg

田明建威逼司机将车子开往天安门,但司机也知道事关重大,准备找机会逃走。车过建国门立交桥附近突遇红灯,司机趁机将车撞到路旁的树上后弃车便逃,岂料遇上田明建这样的枪手,只一枪就把他撂在那儿再也起不来了。

田明建因为不会驾驶汽车,只得再劫持别的汽车。田转身朝迎面驶来的黄色面的冲去,司机见凶犯朝自己来了,急忙开车门想逃,但未容他离车,无情的弹雨就盖了过来。紧接着,田明建的枪口转向了路上的行人、车辆和建筑物,一时间血肉飞溅。随后大批武警持枪赶到,企图用强大的火力将凶犯消灭。田以街心交通护栏为掩体,时而卧倒时而半蹲,准确射击,数十名武警竟一时无法向前。恰在此时,一辆44路公共汽车驶来,如果司机冷静机智,以最大油门全速直冲,本可有惊无险。但司机哪经历过这种场面,被横飞的枪弹吓懵了的司机,竟然把车停在了路中间,子弹成串地飞到车里,乘客纷纷倒在血泊之中。还有不少早晨上班的人是被从自行车上扫下来的。正在这硝烟弥漫、枪声震耳之际,伊朗大使馆政务秘书尤素福·穆汗默德·皮什科纳里架车送孩子上学由此路过,一串子弹飞来,尤素福当场身亡,4个孩子中一死两伤。

建国门枪战的全部资料所显示出来的田明建的战术动作,在低姿快速前进,利用地形地物,以及沈著冷静对敌方面相当有素养,但是,田明建毕竟只是针对社会发泄不满闹事寻死,没有更慎密的思考和谋略,所以,枪战了一阵之后,便且战且退被军警围困在雅宝路的一块空地上,所带的近两百发子弹将近打光,他便用短点射压制警方火力,趁机向使馆区逃窜,被射伤后转向雅宝路市场,被逼入死胡同后遭火力压制。之后,自己所属部队的狙击手进入尚未竣工的使馆区高楼,从背后向他射击,田明建才中枪毙命。(毙命地点是建国门国际邮局和亚太大厦之间的一片稍有凸起的灌木丛中)

2.jpg

补充

建国门围捕田明建枪战中,敌我双方都趴在路边草坪里,侦察兵、区公安局防暴队和市公安局刑侦、特警挤在一起各喊各的人明语联络,当即招来田犯的短点射。

一些警察从没有受过枪战训练,此战吃了大亏。东 城分局民警曹付昆哪里会想到田明建枪法的精准,还像抓捕流氓一样伸头察看田明建。就在伸头的一瞬间,田明建证明了他神射手的称号,一个点 射后曹付昆戴的钢盔被7.62mm步枪子弹击穿,脑颅受重创,当即死亡。

1.jpg

队员郑勇今年25岁,从警前为射击运动员,曾参加多种现场处置,可称“老枪”了。谈到“9.20”枪战,他心有余悸地说:“当时现场很混乱,各部都用嘴 喊,田犯原是部队军事尖子,他的八一式半自动步枪打的都是短连发精度射。咱们有的民警大大咧咧地站、蹲在灌木、车门后隐蔽;有的扣住扳机不撒手,带的子弹 一下就打光了。

除了和军警交火以外,田还胡乱扫射其他目标,想在死前把事情闹大。

网友对细节的质疑

1、这哥们闹事,为得就是提干家属随军。跟计生个屁关系,还妻儿被计生搞死,哪个没脑的不想想,他老婆要敢闹超生,他也就别在部队里当干部了,还传得跟真得一样,全是猪头

2、94年,建国门往天安门方向有“红绿灯”吗?田明建筒子就是在建国门立交桥上碰上了鬼,也碰不上红绿灯

3、八一式是全自动步枪,并非半自动,五六式有全自动和半自动步枪,并非冲锋枪,冲锋枪和全自动步枪是两个概念。

4、田明建不是一连副连长,他是一连连长,全团唯一红军连的连长,如果是副连长就不能让文书打开枪库,为他压子弹了。田明建军人素质较高,事发前,全团干部进行比武,还得过全团第二,出事后,他的照片还在光荣榜上张贴着。

5、据说当时似乎是部队想自己追击解决(先头追击人员的弹药是临时从哨兵手里收集的)而未及时通知有关部门致使事态失控,凶犯被追击到雅宝路后才有短枪警察到来,而当时使馆区的值勤武警配备的手枪也只有一发子弹,根本无法与八一式步枪(此枪可挂发枪榴弹)做正面抗衡,防暴狙击手是稍后才到的。

6、用的是87式步枪,而非81式。

7、田明建所在部队没有任何变化,所谓解散、退役之说都是猜测,或者扯淡。

8、他老婆并没有死,部队称“建国门”事件为“9.20事件”,那天是中秋节,9月19日他还在给他老婆打电话。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