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鬼故事:一个关于亲人附身的故事

我们老家山西大同那个地方产煤,带动地方上很多村里都养大车拉煤,运煤、或者贩煤来赚钱。


当时老家的村里有个叫金生的人,脑子比较活,那些年不是有一项国家支持的无息贷款和低息贷款的政策么,当时老百姓还是胆小的,只有脑子活、胆子大的部分人敢去贷款,而这些人,现在大部分都是富二代的爹咯。


闲话不说,这金生贷款后,就买了一辆煤车,彻底脱离了农民的范畴,日子也富裕起来,当时的大姑娘们可是很愿意坐在他的车里跟他唠嗑儿的!


就这么跑了三年,他结婚了,娶了本村的一个叫秀兰的姑娘,生了个儿子,取名儿叫金顺,两口子小日子过的特好,着实是羡慕坏了村里一大帮子靠天吃饭的农民。


终于有一天,秀兰在家里左等男人不回来,右等还不回来,眼见着天就黑了。她缝着活计,心不在焉地,一下扎了手,心想不好。 


秀兰找了村里的几个青壮年沿途去找,终于在路边的树林旁找到了金生,他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有人闻到酒气,以为他睡着了,拍了他的肩膀刚要骂,发现方向盘已经杵进了金生的肚子里,肠子肚子流了出来,秀兰一声尖叫,晕了过去。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金生弄到县医院,医院的大夫脑袋摇得跟布楞鼓似的,不行了,时间太长,感染了,你们往市里医院转吧,金生死在了去市医院的路上。 


金生因为喝多了撞到了路边的树上,方向盘顶进了肚子。当时天气热,好多人看见他都以为他把车停在阴凉里,趴方向盘上睡觉呢,人就这么给耽搁了。秀兰一直在旁边,但是他们一句话都没说上,就这么走了。 


消息不胫而走,大娘大婶们都过来看望秀兰,想着最可怜的是她娘俩。一部分人安慰着秀兰,一部分人分头给两家老人报信,等老人来了又是一顿哭闹,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丧事还是要办的。 


出殡那天,秀兰披麻戴孝的,整个人憔悴的不行,眼窝深陷,,是金顺,似乎还不懂得什么是死亡、什么是永远的分离,偎在母亲怀里,不知所措地望着满院子的人。 


这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秀兰说话了,但那分明是金生的语声。只见秀兰望着人群:“给我口酒喝。”她俩眼呆滞,人群一下子炸开了,大家都没见过这阵势。


还是村里的老人见识多,有个大娘一把把孩子从秀兰身边拉到自己怀里,孩子哇地就哭了,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这是金生上了秀兰的身。 


李大爷站了出来,他是村里的老人了,识文断字的,很有些威望,村里的红白喜事都是他主持大局。李大爷上前一步:“金生啊,我知道你走得太急,不放心,你就放心吧,以后村里人会照顾秀兰和金顺娘俩的。


可秀兰并不听这些,她开始自顾自嘟囔起来,嘴里念念有词。大家支着耳朵听,终于听明白,她说的是谁谁谁欠了咱家多少钱,咱家又欠了别人多少钱。在场的几个大娘都抹眼泪了,这是金生走得太突然,没来得及交待两句,看孩子一眼,不放心啊。


最后还是金生娘上前:“孩儿啊,娘记住了,你放心,俺一定把孙子照顾好,让他有出息。”此话一出,只见秀兰一翻白眼儿,昏过去了。秀兰娘和几个妇女冲上去又是掐人中,又是揉心口,终于秀兰缓过气来,金顺扑到娘怀里,秀兰悲从心中来,几个人哭作一团,哭够了,大家一起葬了金生,临了在他坟上洒了满满一坛他爱喝的酒。 


总听说村里发生附身的事儿,但是当真事发生在眼前还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那语调,难道真是秀兰思念丈夫过渡造成的么?我们不得而知。后来老人们都说,金顺这孩子这么有出息,那是金生用命换来的,这就是命。


金生家里的钱一直是金生做主的,一般也很少跟媳妇儿交代,附身的秀兰却能完全的说出谁欠她家钱,她丈夫又借谁钱了。

来源:一杆三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