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魂夜的芝麻糖水!四位听众分享的亲身经历…

捉迷藏


投稿:广西桂平 行者无疆


这件事我是听伯父说的,发生在六十年代。

那时候伯父还小,农村小孩也没什么玩,一群小孩就经常在一起玩捉迷藏,


有一晚饭后,伯父和其他小孩一起玩耍,玩耍的地方有高大的竹林和榕树,还有一些荒废的泥房子。


他们七八个小孩捉迷藏,玩了一个小时左右,天色已经很黑了,小孩们就各自散了跑回家。


八点多的时候隔壁村就有一对父母到处串门找小孩。

这个失踪的小孩外号叫驼背六,事情传开了,附近的村民都纷纷出动帮忙找小孩,问到伯父,伯父就说驼背六确实跟他们一起捉迷藏,但最后走的时候好像没看到他……


于是大人又到捉迷藏附近的榕树找,找了半个小时都没找到!正当大家想离开的时候,驼背六竟然从榕树走出来!


他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的状态就是痴痴呆呆的,到了第二天伯父问他:“你躲到哪去了?大家都找不到你?”


驼背六说:“昨晚不知道为什么你们都看不见我啊!我就在你们身边,拼命叫你们,你们都不应我,我用手也抓不到你们!真的吓死我了!”


自从那次后,大人都特意提醒家里小孩别去那附近玩。


沙滩中邪


投稿:阿婶


几年前发生的事了,至今还历历在目,还留下了伤疤。


那是夏天的一个晚上,我们五个人晚上大概八九点左右去海边的小沙滩散步,当时沙滩人很多,我们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左右就回家了。


到了晚上11点左右,我打算出去买点宵夜吃,当时是朋友开女装摩托车载我去,半路突然就撞到路边的花基上,当场我就昏过去了,由于那段路比较安静,没有什么人和车经过,我也不清楚自己晕过去多久了……


到我醒来的时候我只知道自己头很痛,左边眉毛裂开了一个口,不停流血,我朋友也还在昏迷,后来在经过的货车司机帮忙下把我们送到医院……


重点来了,自从那晚之后,我回到家后每晚睡着了都会梦见床边有一个飘着的男人,一直跟着我,叫我不要睡觉,起床陪他聊天陪他玩……


开始一两晚我都觉得只是噩梦,不用多想,后面发现越来越不对劲,每次晚上去厕所经过神台的时候我都会觉得非常非常害怕,不敢正视神台,晚上一见到神台就会怕到发抖。


后来妈妈知道了,她就带我去隔离村问神婆,一问,原来是那晚去沙滩的时候被一只男的灵体看中缠上我了,说很喜欢我,特意害我车祸想我下去做他老婆。


神婆还说,幸好我们家神法力大,保佑了我,不然车祸的时候就把我带走了。后面连续三天都去神婆那里她一边烧纸一边围着我转圈念咒,后面才解决了。现在想起来自己都怕,那次意外在我身上也留下了不少伤疤。


回魂夜的芝麻糖水


投稿: 中山 慧


三叔公是去年7月份去世的,           

到他回魂那天下午,我也过去帮忙。


有个懂门道的婆婆已提前通知我们买好回魂需要的东西。我们几个人开始小心摆放,我负责摆芝麻糖水,用胶杯装半杯糖水,每只杯的芝麻不能浮到杯边,要全部在糖水里,婆婆说这个细节非常重要。


搞得我也好紧张,来回检查杯里芝麻。


客厅是一张桌子放8个碗,8对筷子,桌子是正方形的,所以每一边边两个碗两对筷子。然后从门口铺一条金银路铺过来。


婆婆还说厅里不能摆放酒杯和烧酒瓶,因为怕先人带回来的朋友不肯走。


时辰差不多了,婆婆把三叔公走时穿的衣服用高竹挂到差不多两层楼高,说是让他认路回家,然后把蜡烛香插到祖先位、门口土地,又在厅里烧了元宝,把天街的门也关好。


婆婆叫我们在厅外等,别乱走进来,于是我们一班人坐在天街聊天,聊着聊着突然一阵大风卷入天街(条长竹旁),天街的门被风吹到“嘭、嘭”声!忽然客厅传来一阵浓烈的烧酒味……


当时大厅的窗是关着的,也不知烧酒味是怎么飘出来的。


一系列异动吓得我们在外面的家属都不敢说话,就静静留意厅里的动静,祖先位上的蜡烛一时烧得好旺,一时又快熄灭。


婆婆一直就盯着蜡烛看,10来分钟后,她说要进去加一双蜡烛,接着朗盛道:“各位八方客人,我来帮你们加菜!”


加完蜡烛婆婆出来就说:“他真的回来了。”


整个过程大概两个小时,婆婆说要进去厅里送客了,她安排我老公行拿着木尺剪刀黄皮叶:“你一进门口就把这些东西用力撒到地上,其他家属就叫先人别走,留在家里做家神。”


我当时进去厅里最大感觉就是屋里特别湿,好不自在,婆婆进去马上把金银路收好去烧掉。


之后我们各人就开始检查自己摆放的东西有没被动过。

我发现我拜的那些芝麻糖水,


送完客,啊婆叫我地检查D食品台登有无被人郁过的,安排好工作,我负责检查我自己放的芝麻糖水。


我发现每杯芝麻糖水的芝麻都有不少黏在杯壁上!就是那种被人喝过的感觉!

我那时相信,回魂夜三叔公真的是带着朋友回来了……


戏服先人


投稿:顺德 阿瓜


有一件发生在我上幼儿园时的事情,特别印象深刻。那时候我还是跟爸爸,妈妈睡的。小孩子睡觉嘛,喜欢翻来翻去,睡到半夜我就调转头睡了,迷糊中看到爸妈还是正睡,我就睡到床尾去了。


那时是92年左右,电灯是那种黄光的,因为我特别怕黑,所以就算跟爸妈睡也是开着灯的。


这时我就见到蚊帐外面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是穿唱大戏的衣服,大花面,男的全身上下都是黑衣服,脸上却粉白,背面插着几支黑色的旗子。右手摸着自己的胡须对住我不停点头。


女的站得稍微远少少,在衣车那边,穿的是白色+绿色的戏服,不过我这个角度看不到她的真面,只是看到她的背影在用手不停擦眼泪,但没有发出声音。


奇怪的是,这两人衣服居然能反光出黄色灯光,轮廓间是有影子的。感觉上是两个实体,不是一般所讲的灵体那种透明状态。


不过那时我也不怕,还没看过什么鬼片,不懂这些,接着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醒来,爸爸妈妈帮我穿衣服时,我就问他们:“昨晚那哥哥姐姐去哪里了?”


几年后这间旧屋要拆,找来了神婆净地,那时我大了些,就问神婆这件事,神婆说那时很久之前的先人了,姓潘的,虚空过往,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