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孩子时,亡父竟来到医院为女儿鼓劲!三位听众的诡异经历…

医院鬼压床


投稿:佛山 阿娴


这是我比较难忘的一次灵异经历,关于鬼压床的。


从小到大只要时运低,我就会被鬼压,我试过中午晒着太阳睡午觉都会鬼压床,可以说压到我从最初的害怕到现在的应付自如。


我没有阴阳眼,也从来沒见过鬼,但我去到一个地方不干净我就会感应到。


事情发生在大约五年前,因为有家族遗传的皮肤病怎么治都不见好转,于是去了平洲一家比较闻名的皮肤医院住院治疗。


先说一下这家医院吧,医院前半部分是新建的门诊大楼及住院部,后半部分是旧的住院部,旧的住院部是大约六七十年代时期所建,当时新的住院部没有床位我只有去旧的住院部住,去到旧区住院部我还未上去就感觉那里很不干净!


当时还开玩笑跟我老公说"怎么这里人都不多一个,又旧又阴森拍鬼片最好了!"


老公陪我上了三楼安置好我就因为有事去了外地出差,这个旧住院大楼有四层,每个楼层都是混合科室的,同一层里住的病人有外科的、内科的、儿科的、血液科的都有,就连男女病人都同一个房间住。


我被安排去大病房住,大房里有五张床,我隔壁床是一个老太太。对面三张床都是男病人,头两天因为有隔壁床的老太太作伴我没回家睡,第三天老太太出院后又进来一个男的,整个病房只有我一个女的,我就跟医生反映我晚上回家睡,白天照常在医院治疗。


医生起初是不愿意的,后来在我再三坚持下同意了,接下来几天我都是早上八点前回到医院,傍晚五六点左右就回家,期间没有发生过任何事!


到了我出院那天早上,医生要求帮我做活检,活检就是要在患处切一小块肉下来化验,我做活检缝了三针过程中,血有点止不住所以医生要求我下午才出院。


下午因为老公坐在傍边我就安心睡午觉,睡着正香的时候手被人拍了一下,我睁开眼看了看,看到我老公坐在我床对面的櫈上玩手机打游戏,玩得正入迷看都没看我一眼,我当时心想应该是不小心碰到我的手里,因为太困于是我又睡过去了。


我当时是仰睡的,宊然间有一双手很用力拍在我心口上,我马上清醒了,但是全身动不了!


有一股力量要我继续睡下去,别醒过来。

同时那双手拍完我心口后,又从胸部慢慢地向我脖子上扫去,那双手冻冰冰的不是大人的手,是一个五六岁小孩的手来的。


我意识到撞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它要叉我脖子,我心里念佛经跟讲粗口都没用,手脚又不能动,我看到我老公在玩手机我想喊他,但出不了声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那双手来到我子上的时候,我终于挣扎成功醒了过来!

我马上坐起来大口喘气,我老公见我醒了同,跟我讲"你刚刚发开口梦,咿咿呀呀不知道说什么!"


我整个人好像虚脱一样,没好气地告诉他,我刚刚俾鬼整,麻烦你下次看见我这样子,打都要打醒我!


我老公听完用一种看怪兽的眼神看着我,然后马上办手续出院,回到家吩咐我家婆点好火盆让我跨过去,后来也没发生过任何事了,这是我经历鬼压床以来最恐怖的一次!


保佑


投稿:福建 琴子


我是去年四月底生的我儿子,要生之前的前一天晚上还梦见我去海边游玩(父亲当时是海上失事没了的)海边就我和另外一个人,但是没看到他的脸。


就看到后背,一身黑衣平头的样子。

刚想走过去问,就听到有人说这两天你要生了,要注意点,不要乱走,要生那天记得让奶奶给我点香。我会护你母子平安!


我还没回答就梦醒了,当时不信这个,也没给家里人说。

第二天早上就觉得肚子下坠的厉害,有点疼,但是想想距离预产期还有五天,应该没那么快,照样出去玩。


那天凌晨半夜肚子就开始疼了,老是有种破水的样子,去了厕所才发现见红了,不是破水。


我就把我婆婆他们叫起来,提前把孩子衣服东西准备好。

因为是头胎,当时以为宫口还没那么快。(谁知道,那时候其实开两指了)


我婆婆就去煮稀饭,七七八八的准备到等车来。

到医院再检查了一下还是两指。


医生就给我打了催产针,就这样痛感到了极点,一直到下午两点检查依然是两指,痛的非常难受……突然我奶问我要生之前有没有梦到什么,我说就梦到好像是我父亲让他要生那天给他点香让他知道,我奶说怎么没给他们说,我就说又不是真的,干嘛说……


随后我妈回家去点香,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医生来检查说是八指了,可以进了,进了产房就我和护士,但是她背对着我。


当时疼到真的在大喊大叫,随即就看到产房飘来一个黑影,停在我旁边,耳边突然听到不怕不怕,是是爸爸,这个娃有点调皮,爸爸会保护你们的,当时那种感觉就是又怕又惊悚肚子又疼的情景……


吓得我眼睛一闭,再睁开黑影就不见了,这时就感觉下身特别疼,叫了护士看一下,她说头出来了,生完之后真的那种头皮发麻了。


但是出了院。回到家晚上我们准备睡觉,床头灯我们一般不关的,就突然一闪一闪的闪了四五下,然后就感觉到耳朵一阵电流声,整个身体开始失去知觉,眼睛睁不开,突然一阵感觉像有人挤进来一样,喊也喊不出,我儿子当时一阵大哭,我才起得来!


眼角瞄到电视机镜子显示我床头柜旁边站了个人,当时想动不敢动,很怕……

之后坐月子期间,偶尔半夜都觉得床边做个人,睡觉都是盖住头睡觉,慢慢也没那么怕了……


我儿子现在有时候都对着墙壁笑,要么自言自语。

有时候把我儿子丢在爬行垫,拿东西给他吃,他都先放一颗在地上,然后自己拿一个吃!


分身


投稿:中山 野花子


事情是我读高中发生的,我当时在中山的XX高中读书。

我们宿舍是八人间的,女宿一栋,男宿一栋,两栋建筑相隔也就100来米。


我们宿舍刚好对着男宿那一排的也是我们班男宿。

每晚10点,我们称宿管叫教官,她们就要求我们关灯睡觉。


有一晚,近12点时候,我有朋友(男的)叫我走去阳台那里(对面是男宿),然后我跟我朋友说了,太黑了,你看不见我的,但是他执意要我到阳台那里,我就下床出阳台那里了。


刚好余光看到厕所有人在玩手机的那种微弱灯光,以及我们的校服。我以为是我宿友在厕里边偷排气的插口边充电边玩手机。


没多久我朋友就叫我开厕所灯,因为晚上12点,而且我们住宿那里的教官很严,要是无故开灯发现会被骂惨还会罚。


开灯那瞬间,我是清楚看到有人在里面玩手机,因为我看见校服坐在凳子那里。看到蘑菇头的发型挡住了整个脸。身形跟我舍友一致。然后她没有说任何一句话,相隔十几秒后我再去关灯时候她依旧没有反应。


当时我也疑惑,为什么她不问一句的。但想到她那段时间情绪低落,她更需要静下就没打扰她了。等我把阳台门打开准备回我的床铺时。我看到就说厕所里那个舍友在她自己床铺那里正拿着手机照着我……


当时我就头皮发麻,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了。

我立马关上阳台门用手机照我们宿舍的每一张床,发现个个人都在床上睡觉了,意思当时只有我一个人走去了阳台那里。


然后我很恐慌地跟我朋友说,我刚刚在厕所看见你,你怎么在这里。她跟我说,她一直在床上没下过床。然后我把事情告诉她之后她也害怕。相隔几分钟之后我从窗户看厕所那里是没有灯光出现的。之后我也没多想。


后来我也转校了。等高中毕业见过一次就再也没见过她。

到了毕业一年后就有同学说她车祸去世了,她的器官捐了出来给需要的人。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