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米村”探秘!先人如果投胎了,还可以请上来吗?

问觋俗作问米,在几千年前的古中国已经存在,是传统民间信仰衍生而来的一种通灵行业,灵媒多数为年老的妇人,俗称问觋婆(问米婆),受聘于客人把指定的阴魂从阴间请上人界,并附身于通灵者身上与客人对话。因做此仪式时都会放一碗白米在旁,故称之为问米。

马来西亚华人社会亦保存了这种民间信仰,时至今日,许多华人区里依然有问米这一服务,有的据闻特别灵验,慕名而来的人跨州越省寻上门;有的则打着问米的旗号,鱼目混珠,似自导自演多一点,而有追看过香港灵异节目的朋友,相信都知道大马还有个所谓的问米村

问米村这一名称其实是为了节目效果而被冠上的,这条村的真名叫喜州新村,位于霹雳州布先镇,村里客家人居多,从村口到村尾就有好几户人家从事问米与问事行业,其中有几家颇有名气,除了初一十五休息之外,每日凌晨时分就会有人在排队等拿号码,而由于有限定人数及时间,一般早上五、六点开始派,不消一会儿就派完了。

据说,喜州新村的问米从建村初时就开始存在,约六十多年左右,并且这里的小镇有个习俗,就是人去世一百天后家人都要去问米。

(有关这点,有问米婆这样解释——第一次问米,叫做开锁,去世一百天后就可以去开锁,一般刚去世亡魂都会被关在牢里,直到被开锁后才被解放出来,才能开口说话,亲人烧给他们的这时才可以收到,不然的话就被搁着,直到亡魂被开锁后才转交。她还说,问米要问上三次才算好,原因不详,好像可以对亡者的投胎有所帮助。)

喜州新村除了有问米的还有问事的坛,提供一般家居事宜或是身体不适的询问,如神婆查明事主的病痛是惹上了阴魂,她会提供诸如拜祭及喝仙水等化解的方法;如若事主并没阴魂缠身,她则会提供些方法来医治,比如买哪些中药来吃和去哪一间诊疗所/专科看病,犹如仙人指路,让事主有一个指定的方向去医病。

笔者曾跟随想要问米的朋友到过喜州新村,去的是哪间已不太记得,那一间人潮不少,屋外等候的多是妇女及家人,而问米就在客厅神台前开放式进行,一旁摆满的椅子可供其他人一起旁听。

问米婆是一个中年妇女,首先她会问你亡者的姓名、去世的日期和葬在什么地方,接着一边和亡者沟通,一边会再问家属亡者的长相、有几个兄弟姐妹、去世时身体状况等等,待确定身份后,魂才会被牵上来,然后家属与亡者就可以开始沟通了。

整个过程朋友与亡者(他爸爸)都像家人聊天般在聊着彼此的近况,内容不外是最近过得好不好、有些什么放不下的或者需要些什么等等,一点也不让人感到害怕,更多的是好奇,你会好奇他究竟是不是真的亡者,他所说的话是不是问米婆在唱独角戏而自圆其说。不过既然选择了来问米,一切的试探与怀疑已比不上能与亡者再次聊天、心灵得以慰籍来得重要,或许这本就是问米诞生时的初衷也说不定。

事后朋友意犹未尽,想在第二家再与亡者沟通,可惜被告知同一天内是不能让亡者上来阳间两次,原因不得而知。

1.jpg

关于问米这一带有浓厚神秘色彩的特殊行业,笔者曾在一个问米婆的专访中看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秘闻,特此节选与大家分享。(注:非喜州新村)

石女士是三姑娘娘庙的乩童,今年67岁,对外称是30岁从事这一行至今,但其实三姑娘娘早在她约27岁时就找上了她,只是当时她并不愿意。她回忆起那时候她还是个割胶工人,割胶刀常会无故断掉,出入代步的摩托车亦会一直坏,更严重的是她常常昏倒,有一次更是不省人事了3个小时,后来,她的母亲就带她去找当时村子里一个80岁的阿婆,她是个乩童,阿婆说是三姑娘娘在找她。结果,石女士当场便起乩,她说看到了红布和把满室都照得光亮的蜡烛。

石女士说,她的母亲倒是没有反对她成为神的传话人,反之是她自己不愿意,后来阿婆过世了,当地没有了能为神办事的人,而她所面对的各种状况始终没有得到解决,于是唯有接下了这份旨意。她的丈夫在她23岁那年就已去世,育有两个儿子的她此后没有再嫁,孩子们对于她成为乩童一事并无异议。

2.jpg

借出自己的身躯给三姑娘娘办事,同时让来问米者的先人附身,石女士称自己只是个媒介,一个容器,身体借出后,自己对接下来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外界对问米尤其好奇,其他的灵魂附身时,问米婆的灵魂会往何处去?有一说法是会在身边观看接下来发生的事,但她否认了这个说法,她澄清道她是不可能知道事发经过的,因为鬼魂上来时,她就在下面(阴间)等,而问米过程中她口操什么语言,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是旁人过后告诉她的。她的三姑娘娘庙里有个帮了她30多年的助手——胡先生。

问米时,石女士的灵魂不在人间,因此胡先生责任重大,他在旁照看,以防万一,也正是这样,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感触颇多。他说,有祖先才有我们,这是无可否认的事,但毕竟已阴阳相隔,如果不是重大的事,无谓去找。他回忆起曾有兄弟之间为财产的事而来,其中一方请了父亲上来,还现场录音作为佐证,带回去和没来的一方理论,但对方不相信,就过来闹了。他感叹道,容许信众录音主要是协助他们缓解思念,而把过程录起来作为证据这样的事则不被鼓励,财产的分配,既然父亲在生时没有交代清楚,那么现下父亲已过世,兄弟间应以智慧自行处理。


他不讳言,问米风俗虽由来已久,且三姑娘娘多次让他惊叹,可民间装神弄鬼者确实也不少,比如有者因事心急四处乱问,结果被骗了两万多。他说看了那么多年,他已懂得分辨问米状况的真假,比如声音没法改变,但人的语气是学不来的,把亡者叫上来之后,说话的方式一定会很像,有者感觉到自己的亲人后,眼泪会流个不停,而如果他认不出亲人、说话模稜两可、一直在猜测,那肯定是假的。他劝告问米者要有分寸,懂得思考,不要别人说什么全都相信。

胡先生和石女士透露,只要能提供名字、死忌和葬在哪里,肯定能找得到,不管土葬还是火葬,只要有一个地方安放,就能找得到亡者。只是来问米的人除了华人,也有印度人,印度人会难一点,因为他们会把骨灰撒去大海,但是最终还是成功找到他们的先人,并且石女士开口就说起印度话,事后让下阴时对人间事全然不知的她吓了一跳。胡先生说,石女士被附身时,除了印度话还曾说过英语和各种语言,至于石女士借出身体时,她的脸色会变得很难看,全身冰冷,还有一次作呕,因为新魂尸骨未寒,上来时会有异味。

那亡者已去投胎了又怎么办呢?胡先生指,到了年纪去世的,并且时间不会隔得太久远,一定都在灵界。

香港演员罗兰所饰演的问米婆深入民心,只要提到问米灵媒,她阴深嚇人的身影随即浮现脑海。说起电影中曾出现的游地府画面,石女士指确有此事,她说够胆量或是不相信者确实可以跟着下阴,但上来时不会记得很清楚,只有模糊印象。那她下阴会否折寿或是福薄?石女士并不相信这一套说法,她认为她是在帮神做事,行得正,就没事,可一般工作可以请辞,这份替神办事的差事却不能说不做就不做,吃了这碗饭就要吃一辈子。

最后,胡先生始终认为,不管什么事,都该趁人在生时的有限时光里好好把握,不论是爱或恨,都该妥善解决,若已阴阳两相隔,人鬼已殊途,就该放手不执着。

问米的真伪?

不少人质疑,问米只是通灵者唱独脚戏的一门骗局,亦有千门江相派利用这个行业进行诈骗,就算真的成功通灵,也可能上来的不是亡者,而是其它灵界大势力,而英国心控大师达伦.布朗(Derren Brown)有次表演,令三位女士相信他能跟自己死去的爱人沟通,但事后他解释他只不过是用了冷读法,并非真正通灵。

江相派是一个以面相算命为寻找对象的老千集团。指江湖,指宰相;加起来就是江湖上的宰相,一般打着相面、占卦的旗号,从而为信服的人分析命运,进而诈骗。根据已经传出的资料计算,该门派流行于民国初年省港地区。)

冷读法是一种由心灵主义者和占卜师、通灵者和灵媒证明关于其他人的一些细节的技术,用来说服其他人他们知道的东西比其他人知道的多。冷读不限于对认识的人进行套话,即使事前完全不熟悉一个人也不曾谈话过,一个有经验的冷读者仍然可以从那个人的肢体语言、衣着或时装、 发型、性别、性取向、宗教信仰、肤色或种族、教育程度、语法方式、从哪里来,甚至可以主动利用心理测验、测八卦斗数或算生日星座、玩情境塔罗牌等等经过细心的分析可以获取大量信息。冷读者从社会百态吸收大量的经验与观察后,经常能够准确对一个人用高可能性的猜测,快速的从那个人的反应分析他们的猜测是否正确,如果猜错的话会加强任何使那个人有可能承认的事并快速跳过猜错的地方。)(资料来自百度与维基)

其实笔者相信问米通灵确是存在,只是时至今日因各种原因渐渐失传,有能者甚少,别有居心的人甚多,就如网络上充塞了许多真真假假的灵异视频,最终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更何况现是一锅老鼠屎,坏了半碗粥。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