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女巫!修巫术杀拿督轰动全马,审判时笑称“我不会死”!

1993年至1995年期间,一宗杀人分尸案轰动了整个马来西亚,新闻报导长期占据了各大报章的显着版位。这宗分尸案充满了诡秘、邪恶而残酷的黑巫术色彩,案情匪夷所思震惊全民,更因判刑后凶手的一句话而陷入不安之中,以至于凶手死后仍搞到人心惶惶,久久不能平复。

这宗轰动一时的分尸案,就是女巫莫娜杀人分尸事件

1.jpg

图为莫娜,一代大马人的恐怖阴影

 

整件案件的过程大致如下:(以下所有日期以维基百科为标准)

1993年7月18日和7月19日,警方分别接获了针对同一人失踪了两星期的两项报案,失踪的是当时一个州的州议员——49岁的拿督马兹兰·伊德里斯(「拿督」是受封人士的尊称,常见于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汶莱)。拿督这样有重要地位的社会人物失踪,引发了全国人民的关注,甚至开始有风声指出马兹兰的失踪内有重大内情。

这宗案子自然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除了加大搜索力度更在各大报章刊登失踪启示,随即警方便接到了一名男子的投报,指他疑似购买到了一辆与马兹兰一起失踪的可疑车辆。这成为了警方破案的重要线索,经过一番明察暗访后,警方最终锁定了售卖失车的朱莱尼、他的师父阿芬迪以及妻子莫娜,并认为这三人与马兹兰的失踪有关。

循着这条线索,警方来到了莫娜夫妇的家,并在后院的储藏室里发现了新铺设的可疑水泥,警方把水泥凿开6尺深后,赫然发现马兹兰的尸体就埋在了这坑里。尸体被分割成了18份,部分已被剥皮,但睾丸却怎么也找不着,警方同时还找到了一把斧头和两把巴冷刀(长砍刀),还有黑巫术用的祭品——木偶、长针、酸甘、栳叶和代表3个宗教的神像,以及马兹兰的点38左轮手枪及4枚子弹。

7月22日,警方宣告破案,莫娜夫妇及徒弟朱莱尼三人被捕,接着,一连串的无头公案也在3名犯人的引领下被揭发了出来。

7月30日,警方在其他两个村分别挖掘出3具尸体,包括一名婴儿,过后证实是当年26岁的陈金安、25岁妻子廖宝宝和年仅5个月大的儿子陈保榴。

8月6日,警方在另外一个埋尸现场找到3块人体组织、神像和神油等,警方怀疑死者与1991年一个渔村里发现的无头尸是同一人。而警方当时也在寻找另外6名失踪女子,这些人曾跟莫娜夫妇有过接触,可是,这些命案全破不了。

马兹兰遇害的前因后果:

马兹兰是当时候马来西亚执政党某区部的署理主席兼州议员,一位雄心勃勃的政治家,但他在官场上逐渐失势,一心想要东山再起升官发财,却没想到在美国接受过教育的他想到的解决方法竟然是利用巫术。

1992年11月,马兹兰认识了巫师夫妇阿芬迪和莫娜,遂向他俩透露自己的政治野心,并屡次请求他们为自己对付政敌,阿芬迪和莫娜见如此大好机会于是打蛇随棍上,自称拥有前印尼总统苏卡诺的3件「宝物」:拐杖、一张护身符和宋谷(取自马来文songkok,是一种东南亚男性穆斯林在正式场合佩戴的帽子),有了这些宝物就能刀枪不入、无往不利,权利和金钱也都能手到擒来,不过作为代价,巫师夫妇要求马币250万的回报。急于重掌权势的马兹兰一口答应,先支付了50万令吉作为押金,再给予他们10个土地所有权作为剩余200万令吉的担保,1993年7月18日晚,一场净身法事随即在莫娜夫妇家中秘密进行。

「拿督马兹兰,躺下来吧,你会听到很神奇的声音,接着就会有很多钱掉下来,你从此以后都会过着富裕的生活。」莫娜夫妇在家中挖了一个大坑,指示马兹兰脱掉外衣然后包裹毛巾躺进坑里面帮他冲花浴净身,马兹兰迫不及待的躺进坑裡,等待着金钱从天上掉下来,殊不知,等到的却是大斧砍来。莫娜夫妇的徒弟兼义子朱莱尼突然从暗处冲出,挥斧连砍3下砍掉了马兹兰的头,随即三人再用巴冷刀肢解身体并剥了部分的皮,然后埋尸于后院的储藏室地下。现场一切都清理好后,他们就驾着马兹兰的车和他奉上的钱与地契直赴吉隆坡,继续疯狂购物,从7月3日至20日这段期间,他们共花费约19万购买一辆奔驰轿车、一台手机、珠宝、家具、电器及用在莫娜的整容,并将马兹兰送上的地契交给律师申请转名,最后因徒弟朱莱尼售卖死者的失车而成了警方的目标。

判刑及扣留期间:

三人被捕后,被控以至少4宗分尸案及6起失踪案,并于1995年2月份被高庭宣判罪名成立并判处死刑,随后三人向联邦法院提出上诉,又于1999年被法院驳回,维持了死刑判决,他们试图再向彭亨州赦免委员会寻求赦免或宽恕,同样被拒绝,最后于2001年11月2日清晨5点59分被执行绞死之刑。一名监狱官员表示,三人在处决前都并无表示过悔意。

整个审判及上诉过程共长达8年,每每上庭时女巫莫娜都成为了焦点中的焦点,她喜欢浓妆艳抹,盛装打扮,整个人显得轻松开朗,不断微笑,还不忘调侃众人说道,看起来我有很多粉丝,成为了媒体疯狂追逐的腐肉。

1.jpg


而在扣留期间,夫妇俩已经被认定为邪恶的黑巫师,警方担心他们随时有可能逃脱,于是多派人手严加看守。据说,当年莫娜经常坐在角落,有传言指她在扣留室内念咒语,请外面的肮脏东西为她办事。一名负责看守的警员则在多年后回忆起,被关押在扣留所的莫娜,睡觉时的眼睛不会完全闭上,而是处于半开状态,他常以为莫娜没有完全睡着,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看守她,而且当她静静躺着时,总是感觉好像在看着她似的,不寒而栗。不过,整段扣留期间他也没有收到任何骚扰,莫娜在扣留所内会自娱唱歌,也不会对警员无礼。只是,她在执行死刑前留下的那一句话,不单止令到他毛骨悚然,无数国民亦为之一震。

她说,akutakkan mati(我是不会死的),令一些迷信的人相信两人已修成最高巫术,至今仍藏在某处。


关于莫娜:

莫娜原名为MaznahIsmail(马兹娜·依斯迈),而更为人熟知的MonaFandey (莫娜·范黛)则是她的艺名,她自称出身于马来贵族,曾是个小有名气的流行歌手,于1987年出过张专辑。

她曾3度离异,分别生下了5个儿女,第三次离异后她结识了第四任丈夫,身为巫师的阿芬迪,俩人一拍即合,莫娜随即开始沉迷修炼黑巫术,而在突然有一天,她坚信自己拥有了神秘的「超自然力量」,她相信自己被伏都神「渡化」了,于是她决定放弃原来的生活,成为一个伏都医师,或者俗称——巫师,之后说服了丈夫和他们后来的义子朱莱米,一起在吉隆坡开了一家巫师诊所。(注:伏都即是巫毒voodoo)

黑巫术界盛传,当巫师夺去9个人的性命后,就可以获得更高层的黑巫术,是为黑巫术界的最高境界,一般相信莫娜和丈夫阿芬迪就是为了修炼这种黑巫术,计划生剥9个人的性命,其中一个就是马兹兰。

 

莫娜死后:

-虽然莫娜3人已于2001年被正法,但接下来的10年,曾关押过莫娜的劳勿扣留所却时而传出发生灵异怪象,例如传闻有警员在深夜时常感到有人在他们的颈部吹气,亦曾听到扣留所传来奇怪的呻吟声和零零落落的呼吸声。

-这座扣留所已经被关闭,建筑物却依然保留在原处,马来西亚和国外一些灵异节目亦曾在这里拍摄过,有师父指出虽然莫娜已离世,但她的灵体还在周围徘徊,而且莫娜是个法力高强的女巫,她在被关押期间使用的法术,其实都还留在扣留室内。而拍摄期间,有志愿灵媒一进入扣留室即脸色大变,其中一人说看到地上有很多铁钉和血迹,另一人则说看到天花板上有很多头发,似乎下了血咒。

-彭亨州大马旅游局考虑把这座扣留所纳入日后推出的灵异之旅旅游景点之一,这间拘留所至今依然完好,并且拥有超过100年的历史,公众人士可望亲历其境,感受一番与灵异短兵相接的刺激。

-莫娜夫妇分尸埋尸的住家已毁坏,现场早已被野草给淹没及破坏,只有一些墙壁还屹立着,再也找不到房屋踪影。只有熟悉当年事迹的村民知道这里曾发生恐怖的血案,外人根本看不出这片草地有何特别。

-传言莫娜夫妇当年在杀人和埋尸的过程中下了恶毒的咒语,让受害者永世不得超生,也不能回来找他们报复。

-虽然多起分尸案显得莫娜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但当年的监狱长阿兹扎曾在2015年接受访问表示莫娜其实是个喜欢谈话的人,此外,他还表示有莫娜在的岁月,他过得豪不沉闷,并且还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以女巫莫娜杀人分尸案为蓝本改变的马来电影《Dukun》(巫医),虽然早在2006年12月拍竣,却因题材过于敏感而遭禁映,电影相隔12年后重见天日,并于2018年4月上映,电影海报更加上AkhirnyaKita Bertemu字眼(我们终于见面),带出双重意义。电影内容描述一对巫师夫妇以及助手如何以黑巫术进行祭祀,将马兹兰分尸18块。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