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讲述发生在身边的真实灵异事件

门外的脚步声

讲述人/鸟羽悠翼

 

这是我的一个亲身经历的真实灵异事件,还记得那是2005年冬天,我当时是个高三的艺术考生,为了提高画技从柳州来到南宁市的白沙村里跟一个老师学画画,当时这老师名气很高,很多当地艺术生都会来这个村里跟他学画画,他的画室就开在白沙村里,故事从这里说起……

我被爸妈带到这个村里,爸妈给我在村里的一个人家租了一间房,当时我租的房子是个单间,楼上和我这层都是来学画画的学生租的,每层3间房紧紧挨着就隔一堵墙,

楼下是房东住的,我推开我租的房间门就感觉到阴气很重,比较寒冷的感觉,南宁的冬天很热的,那个时候还在穿短袖,但呆在那房间我就每天只能穿着棉衣才会感觉不冷,

我收拾了下我租的房间,看到墙上有贴着一个挺大的八卦,我刚想把衣服放进衣柜,看到衣柜里四个角各放一个一角钱的硬币,我并没有把硬币拿走就这么放在衣柜里,

在铺着床时也看到床角也各放着一个硬币,我当时并不是很在意是啥意思,只觉得在这里呆一个月就离开了,

学画画和艺考比较重要,就这样暂时住在这房间里,收拾好房间也快晚上7点多了,我就去画室跟老师见面,并在那里画了会画,

直到11点回到住的地方,洗完澡就上床休息,舟车劳顿了一天我本来我想好好地睡一觉的,谁知1点开始,就听见一个清脆的脚步声来回的在我房间门口走来走去,

还不时的看到门口的感应灯亮了又关闭亮了又关闭,这人还是穿板鞋来走的,我异常的生气,就开灯想出门看是啥回事,一开门没见有啥情况每间房基本关着灯,也没见人在走动,

我上下楼看了看是不是有人,却没看到有人,估计这个时候大家都睡着了吧,我只好回到房间继续睡觉,

可一关上房间的灯就能听到有人来回的走动声,导致从那天起我就失眠了,起码到清晨4-5点脚步声停止我才缓缓的睡下去,

一直到下午3点我才睡起来然后继续去学画画,这样的生活持续了3天,我的精神状态很不好,非常萎靡,我就去问房东啥回事为啥我们这层会有脚步声,

谁晚上不睡觉走来走去,他却说没有呀,我们都睡着了没听到,我还去问楼上跟我关系比较好的学员,他们也说没听到,

我当时却很好奇这脚步声是啥回事,而且为啥这房间和室外温度相差这么多,在外面画画我穿短袖就可以了,在室内却要穿棉衣才感觉的不冷。

第四天晚上听到脚步声时我就去去门边探听,趴在门底看是否有人走过,可惜基本都没看到,我百思不得其解想往床下看时,手机响了,

可我接起电话看号码并不认识,问是谁的时候却听到一个妹子哈哈哈大笑的声音然后也不回答我的问题,当时是凌晨4点钟谁会打电话恶作剧呀,

就这样住了7天,在第七天的时候我受不了这房子的寒冷生病发烧了,我收拾好我的行李当晚返回了家,然后再也没去住这房子,

直到我读上大学遇到原来住在我楼上的一个朋友谈起这事,他说原来我租这间房有一个来学画画的女生,因为考了很多年艺术学院没得录取,最后上吊自杀在房里,

后来房东把这房间空了很久,直到我住进去,我当时听到他这么说那个心惊呀,还好我走得快,要不然真不知道会遇到啥事。



讲述人/蜜兔


这是个关于我爷爷的真实灵异事件,是我爷爷去世时我的叔叔讲给我听的。

我的老家在山东,在我爷爷还小的时候我的太爷爷就去世了,我太奶奶独自一人抚养我爷爷和二爷爷。

一天晚上,我爷爷半夜起夜去小解,就跑到了屋子外面去,就在爷爷刚刚解开裤腰带要尿的时候,隐隐约约看见远处有个人影朝这边走来。

由于爷爷睡的迷迷糊糊的,也没看清来人是谁,就以为是我二爷爷,就下意识喊了声我二爷爷的名字说:“你大半夜不睡觉在外边瞎溜啥,你别过来啊,过来我尿你一身。”

那个人影听到爷爷吼他,还真就不动了,就在那站了能有一会,才仿佛有些不甘的转头走了,而我爷爷完全没有发觉哪里不对,就这么迷迷糊糊的回房睡觉去了。

而就在刚刚爷爷还在外面小解的时候,我的太奶奶也醒了,迷迷糊糊间,就看见一个有小牛犊那么大的东西,直奔着我爷爷的床去,嗖的一下就钻进了爷爷的床底下,速度特别的开,当时太奶奶也没多想,就以为是看花了眼,就接着睡了。

而这时外面就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一个接一个的炸雷,感觉房子都被震的直颤,一直持续到了天亮。

第二天晚上,我太奶奶刚睡着,就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小牛犊大小的四不像生物,它跟我太奶奶说,它是来感谢的,它说它原本是仙,但是由于犯了戒,昨天被追捕到了这里,正好看见我爷爷,见我爷爷命硬可以帮它扛过这一劫,就躲到了我爷爷的床底下。

而昨天晚上我爷爷吼跑的那个人影就是来抓它的,由于我爷爷救了它一命,所以它决定保我爷爷到75岁,75岁之前遇到任何危险都可以保我爷爷活下来。

在之后一直都相安无事,等到爷爷长大娶妻之后,山东闹饥荒,爷爷带着奶奶闯关东来到了东北,在这边的矿厂,做了一名下井工人。

有一次爷爷和几个工友刚吃过午饭,正准备下井,已经走到了矿井口,爷爷感到一阵尿意,就跟工友们说:“你们先走,我尿个尿随后跟上。”

可谁曾想,就在我爷爷小解这一转身的功夫,矿井里爆炸了,刚刚先进去的那些工友,全都死在了里面,我爷爷当时都傻了,只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如果不是他刚刚想要上厕所,他这会只怕也会死在里面。

还有一次,爷爷正在井下作业,突然矿井塌方,爷爷被碎石压在了下面动弹不了,眼看着一块有巨石朝自己滚来,爷爷却无法躲开,就在巨石已经压倒了爷爷的双脚时,巨石突然就那么停住了。

爷爷浑身都被冷汗浸湿,后怕的抬头看了一眼脚下的巨石,却发现那么大的巨石,居然被一根指头粗细的木棍给支撑住了,使得巨石无法滚落。

爷爷因此而获救,后来脚虽然好了,但是也因此落下来病根,不过总比命没了强不是。

虽然下井危险,但是挣的多,那时候爷爷不光要养活爸爸叔叔们,还要往老家寄钱供二爷爷读书,给太奶奶寄生活费。

所以爷爷干了一辈子的下井工人,之后又发生了几次矿难,爷爷被活埋过,被炸过,但都是奇迹般地活了下来,顶多只是受了一下小伤。

后来爷爷成为了全国劳模,也快到了退休的年纪,却接到了太奶奶的死讯,爷爷和奶奶连夜回到了久别的山东老家,却发现,老家已经人走茶凉,等到爷爷再回来的时候,爷爷只说了一句,“东北这边才是真正的家”,之后就一病不起。

我不知道爷爷这次回老家经历了什么,但是在之后的几年里,爷爷的病越来越重,光病危通知书我们家都已经不知道拿到了多少次,但是爷爷却每次都可以化险为夷,每次都是在所有人都以为没有希望的时候,奇迹般的好转。

直到2013年,爷爷刚刚过完75岁的生日没多久,他就这样的安详的走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就在爷爷弥留之际他依然喊着奶奶的名字,告诉奶奶,他想回家。

我问叔叔,为什么它只保爷爷到75岁,叔叔说:“你要知道,在那个年代,75岁就是高寿了,你的太爷爷去世时,正是你现在这个年纪,24岁。”

一开始,我不是很相信叔叔说的话,我以为他是看我太难过,编出个故事来安慰我,也是安慰他自己,但是当我看见,我奶奶因为爷爷的死而悲痛欲绝时,叔叔问了奶奶一句:“妈,你还记得你跟我们讲过我爸小时候救过一个仙的故事吗?”

奶奶听到这句话时,慢慢的平静下来,我在她的脸上读到了释然。



消失的老爷爷

讲述人/上官冰姗


     这个真实灵异事件发生在1998年中国西部的一座城市,是我本人童年的亲身经历,现在分享给大家!

      那年我6岁,正在读小学一年级,寒假到来,妈妈带着年幼的我去姨妈家度假。

     90年代初的西部还不是如今这般繁华的模样,姨妈家住在城郊,是有一座很大院落的平房,房间很多,虽然靠近农村,但到了冬季尤其是雪后空气异常清新。

      初次到城郊,看到农村新奇的一切我都异常兴奋,没有几天就和姨妈家附近同龄的小朋友打成一片,玩的不亦乐乎!

      有一天清晨,天蒙蒙亮太阳还没有升起,我突然想解小便,也没有告诉妈妈,一个人起床穿好棉衣向大门口的洗手间走去~

       刚走出客厅的大门,我调皮的抬头仰望清晨的天空,想到过一会儿就可以和新结识的小伙伴们一起玩耍便连蹦带跳的向洗手间方向跑去~

   可是正当我准备越过院落中间的小花园时,突然感觉到一阵不知从哪里吹来的寒风,那阵风像是从天而降的旋风,不但寒冷而且跟电影里的龙卷风一样旋转着从我头顶刮到了姨妈家大门口的位置,没有任何征兆的就消失了再也感受不到了。

    也许因为当时我还年幼,完全没有被这股莫名的风吓到,只是觉得特别冷全身像是掉进冰窟似的寒冷,我把棉衣裹紧,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向大门走去,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竟然把大门打开走了出去,可当我打开大门站在门口时却没有感觉到一丝风,不远处被升起的五星红旗并没有任何随风飘扬的征兆,我一边想哪里来的风一边转身进门。

    可当我转过身的时候,突然听到有很轻的脚步声,我连忙转过头去看是谁,我看到一位穿着铅灰色呢大衣围着围巾带着棉帽的老爷爷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一脸慈祥的冲着我微笑。

        我并没有感到害怕而是觉得这个老爷爷在跟我玩游戏,一定是刚才藏在了一个我看不到的地方想吓唬我的,于是我很有礼貌的对着他说了声“爷爷好”,我看到他对着我点了点头,并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什么也没有说,在他抚摸我小脑袋的时候我眼神无意间看到了他的脚,他穿着那种老式棉鞋(棉布鞋)跟他的大衣毫不协调~

       过后他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就走了,我也回过头打开了大门,可我觉得他没有说话很奇怪,就又好奇的转过身想看看他的背影,可就当我再次转过身想再看一眼时,发现那位老爷爷凭空消失了,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姨妈家门口只有一条通往主街道的小路,而这条小路是笔直的而且每次妈妈都要带我走十多分钟的样子才能走到主街道,中间没有任何通往别处的入口。

       那时年幼,总觉得这个老爷爷一定是刚才趁我不注意躲起来了跟我闹着玩也没当回事就回去解手了!

        吃早饭的时候,妈妈看我在打喷嚏就问我是不是早晨出去解手把外套脱掉着凉了,我就把早晨觉得奇怪的几处跟妈妈说了,姨妈听到了问我那老爷爷穿着和体型,我大概说了,姨妈脸色当时就变了但看我好像并没有害怕的样子就什么都没说,喂我吃了早饭!

       后来听妈妈和姨妈聊天,那位老爷爷昨天早晨也是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去世了,脑溢血突发去世的!可我是今天看到他的,他还摸了摸我的头~那次过后我感冒加重,高烧了好多天才慢慢变好!

   这件事过去整整20年了,每每想起那老爷爷慈祥的脸庞,我都没有害怕的感觉,而是在想,他一定走的很安详、平静!



半夜鬼啸

讲述人/麻瓜


        我家住在湖南邵阳市市区的城郊,从城郊到市区有半小时的车程。外婆家离市区比较近,外婆住的房子座落在铁路旁边。离铁路几百米的狭长坡路的转弯处,有几座很高的红砖瓦房。那种房子很老,两层楼,通常一座房上下两层能住好几家老人。这样的三角顶的红砖瓦房子有两三座,外婆住在最后面靠山的那座房。外婆一个人住了好多年,小时候,妈妈只要一有空,经常带我去外婆家玩儿。

        六岁那年,妈妈带我去看望外婆,当天在外婆家过夜,听妈妈说住楼下的一个爷爷病重,快要咽气了,但是还一直拖着。

        晚上睡觉的时候,半夜外婆和妈妈突然醒了去上厕所,因为开着灯,我也惊醒了,就在快要上床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奇怪的声音。妈妈好奇,就走到门口趴在门上听。我也隐约听到外面有声音,那个声音很恐怖,是那种啸叫,不但很大声,而且嘶哑又尖厉。我心里纳闷,都半夜了,谁大晚上的在外面叫啊!我想问这是什么音,刚叫了声“妈妈”,妈妈就示意我别出声。她想开门出去看看,这个时候外婆从里屋走了出来:“别做声别做声,那是鬼叫。”妈妈听了马上小声说:“嘘~别做声……”鬼脸

       过了一会儿,外婆去床上睡觉了,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小了,妈妈打开门走到走廊站了一会儿又走了进来关门锁上,她说,她看到有个人在下面边走边叫,之后声音越来越远,最后声音在右拐弯处消失了。

       第二天上午,妈妈带我在楼下玩,和邻居说话,说起这事,妈妈还问邻居的奶奶有没有听到半夜有叫声,那个奶奶却说没有,没听到。妈妈说:“当时好大声。”我就插了句:“是的,我也听到了。”那个奶奶笑着摇摇头:“我真的没听到。”

       第三天,我和妈妈要回家了,邻居奶奶对妈妈说:“知道吗,就那家的老头子,今天凌晨咽气了。”“是那个病得很重的老头吗?”“对,就是他。”还没等我跟妈妈说话,另外一个奶奶走过来插话道:“前天你们听到的叫声,原来是他啊!”说了会儿,妈妈带着我离开了外婆家。

        也许是因为年纪小,听了这话,我并没觉得害怕,反而觉得很神奇。现在想想还是不觉得可怕,不过是魂魄离体嘛!

午夜身影

讲述人/rysj


     时间嘛,是我六七岁的时候具体记不清了,这个灵异事情发生在河南省信阳市的一个小乡村里。
     我的父亲是一个出租车司机 因为在过去出租车还没有系统化,所以是私人的,记得有天晚上父亲接到一个电话说是要晚上送一个朋友去乡下,(以前父亲晚上出去送人的时候我从没有想过跟他一起去,但不知道那天怎么回事,就是想跟他一起去)纠缠着父亲让我跟他一起去,父亲也没有多想就带着我一起出发了,出门的时候是九点多吧,去接完父亲的朋友然后送他去乡下的路上没有发生什么事,但是就在回家的路上,(已经接近晚上十二点多了,内个路就像是河埂,只有一条很窄的路,路两边一边是种的地,一边是水渠),风很大,雨也在下着,我当时已经瞌睡的不行了,就想着赶紧回家,父亲看我瞌睡了也有点着急,就开车开的比较快,就在我睡的朦朦胧胧的时候向着车窗外撇了一眼,看见水渠边有两个身影,一大一小,那个大的身影拉着小的身影正像这河里走去,当时我就没怎么注意就看那两个身影有点晕晕乎乎的,感觉像是陷进去了一样,就在这个时候,父亲突然大声叫了我一声名字,我惊醒,看见自己的手竟然在不自觉的扣着车门,我看着父亲看我的眼神,我就想把我看到的跟我父亲说,但是我却看到父亲对我摇了摇头,这时我也感到父亲开的车有明显的加速,没有多久我们就到家了。我也没想太多就躺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我上学回来之后,我想起这事就在吃午饭的时候问了父亲,父亲当时脸色又是一变,没说什么,但是在我追问下,父亲告诉我他也看到了那些东西,并且告诉我在前段时间那个地方淹死过一对兄妹。父亲说他也看到了那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说可能是那对兄妹了,但是父亲没有在意,但是扭头看到我没有神色的脸父亲就知道我可能也看到并且可能被那两个东西迷了,就想起老人说的大声呵斥就可以吓跑那些东西,于是父亲就有了大声叫我名字的那一段经历,父亲说当时摇头没有让我提是害怕把他们再召回来。我当时听完只觉得一些好笑,但是现在想想真的有点后怕了。



黄皮子

讲述人/Hey Guys

我要讲的是关于黄鼠狼上身的真实灵异事件,我虽然没亲眼见过,是我姥爷给我讲的,基本可以确信是真的,

我姥爷是一个老党员,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不信一切鬼神,但是他说黄鼠狼能上人身,因为是他亲眼所见而且是两次。

我姥爷年轻时候在通州通讯兵学院就学,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在福州参加过阻止国民党反攻的战争,后来参加朝鲜战争截获美军的机密文件,获得战功,战争结束后还获得贺龙的表扬,后在北京无线电俱乐部担任教官,后来因为当时的政治原因,成了右派。

后来算是被流放吧,送到了黑龙江大庆,参加当时的大庆油田开发,他刚去的时候,那里环境特别恶劣,但是我姥爷从来没有过怨言,能为国效力他就心满意足。

在后来我姥爷和姥姥住在大庆铁西,隔壁家住着一个老太太,算半个中医半个萨满,各种稀奇古怪的病在她手里都是药到病除,特别神奇,

那时候人身上起番(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是我姥姥给我讲的,就是一个大包)医院都治不了,老太太拿根绣花针就能给扎好,

这个老太太还给我母亲治过鼠疮,医院治不好,老太太用臭猪油就给治好了。老太太还会跳大神,虽然这个老太太帮我过我家很多忙,但我姥爷一直觉得他是个神棍,哈哈。

直到有一次,在他们那个村子里,发生了一件事情,一个人家的老儿子身体一直很弱,突然有一天发疯了,手舞足蹈又是倒立又是喊叫,谁都按不住,家里人都没办法,最后说只能去求姜大娘(就是老太太,她姓姜)

后来老太太来了,就看着那个人说你别闹,那个人就不动了坐在那里看着姜大娘,姜大娘拿出了一个长针,一把抓向那人的腋下,那里有一个大包像个大瘤子,

然后就说你有什么要求就说,这个孩子身体不好你别闹他,否则对谁都不好,后来那个人就说,大雪封山他没有吃的,还有一堆孩子等着吃饭,没办法所以来求姜大娘,之后再说什么就不知道了。

姜大娘就和这家人说,杀只鸡,然后老太太接了一碗鸡血,烧了一些纸钱然后把灰倒进碗里,把众人都只开,不到五分钟就看见一个大黄皮子过来把那碗血喝了,然后就走了,那人也好了,连身体都好了许多,他们都说是黄仙报答他家。

第二次遇见黄鼠狼上身是我姥爷后来参加开发辽河油田时候遇到的,我姥爷一家从大庆走的时候,姜大娘说过,我姥爷一身正气,邪祟不侵,但是要对这些鬼神保持敬畏之心,但是显然我姥爷并没有听。

我姥爷当时在井队做书记,有一天来了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说,秦书记你去看一下,大梅好像疯了(我不知道名字随便说的)我姥爷就去了,一看他们井队一个女的,在地上手舞足蹈,我姥爷一看就知道是黄鼠狼,

就学姜大娘问她,你别闹你告诉我你在哪里,那女的当时面部扭曲的说,我在仓库里呢,我要吃肉。

我姥爷转身就出去了,拿了一把大铁锹去了仓库,果然看到一个黄鼠狼躺在地上手舞足蹈,和那个女人的动作一摸一样,我姥爷上去一下把那个黄鼠狼给拍烂了,

听别人说那女的喊了一声就昏过去了,过了十几分钟醒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因为我姥爷打死黄鼠狼,我姥姥说了他很久,说黄皮子记仇会报仇的,我姥爷说我不怕,人还能怕畜生吗。

再后来一也什么事都没发生,也许真的像姜大娘说的那样,我姥爷真的有正气护体。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