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灵异事件二则

怨灵夺命

小肥是个在香港从事的殡仪行业的人,话说几年前,小肥有一次需要上深圳,为一位年约20岁的香港籍男性提供殡仪服务(因为是香港人命丧深圳,所以需要有香港的殡仪从业员到内地处理一些殡仪事宜)。

这位死者(以下简称Y先生)死亡的原因,是在深圳某宾馆内自己割断颈动脉自杀身亡。小肥从死者的哥哥口中得知,这位年轻人非单纯自杀那么简单,当中更是牵涉一些令人不寒而栗的灵异事件。

整件事起始于一年前的夏天。Y先生本身正在外国留学,一年前的暑假,他从外国回到香港度假,在某个晚上约了几个好友一起到港岛区某酒吧娱乐。

第二天早上,Y先生的家人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Y先生正在XX医院,但没有大碍,需要家属来接其出院。家属到达医院后,当然要问清楚Y先生发生了什么事。

据Y先生忆述,昨晚自己和朋友们都喝了不少酒,因为喝醉了的关系,大家都不想回家,于是Y先生和另外两个男性朋友在湾仔某时钟酒店开了一个房间,打算在里面休息一晚。半夜醒来,Y先生觉得自己的酒劲已经散得七七八八,遂离开酒店打算回家。

路上,在穿过湾仔某条巷子的时候,Y先生见到一间很老式的理发店还在营业,里面有一个女孩子正坐在理发椅上,看上去应该是理发店的员工。Y先生很好奇,于是问她:“这么晚了,还可不可以洗头?”女孩微笑了一下说“可以”。就这样,Y先生走进理发店,打算洗个头再回家。就在洗头过程中,Y先生就失去了意识,到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中间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只是后来从医生口中得知,有路人发现自己躺在路边并送入医院。

奇怪的是,除了脖子的一条红色抓痕,Y先生身上没有任何其他伤痕,也没有任何财物损失。家人听了之后当然觉得很无稽,哪有理发店会营业到那么晚的?于是当天就让Y先生带路,打算过去一看究竟。到达之后,那条巷子确实是有一间还在营业的理发店,但后来问了老板,老板却说晚上关门比较早,Y先生提到的那个时间根本不可能还在营业,还说Y先生应该是喝醉了有幻觉。尽管家人觉得可疑,但因为Y先生并没有受伤,精神上也没其他异样,所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大概两个星期后的一天,Y先生的妈妈正在收拾他的房间,突然发现,Y先生的枕头上有很多很多的头发,且连续几天都是这样。Y先生的哥哥知道之后,开始隐约觉得有古怪,于是偷偷在其卧室内装了摄像头,打算观察一下情况。

当看到拍摄内容的时候,大家都吓了一跳:原来Y先生每天晚上在睡着后都会突然坐起来,用剪刀剪自己的头发。因深知不妙,且觉得可能与当晚湾仔后巷发生的古怪事有关,Y先生的哥哥于是马上带着弟弟,来到位于深水埗界限街的一间关帝庙,打算找人帮忙。

庙内的一位庙祝说出了个中因由:原来Y先生当晚在时钟酒店里面,遇到一个女鬼,她喜欢上了Y先生。家属虽半信半疑,但也得做一些法事,希望可以请走这位女灵体。在与灵体沟通过程中,她说了自己的死因:她是在旺角的一间Disco里面,因服食过量的迷幻药而死(当时有新闻报道)。庆幸的是,那次的法事还算成功,女鬼被请走了,Y先生亦回到外国继续学业。就这样,平安无事地过了一年。

第二年的暑假,Y先生再次回到香港。有一晚,Y先生和几位朋友,当中有男有女,来到深圳某间Disco玩。期间,Y先生在吧台喝酒的时候,有一名女子过来搭讪,两人聊得甚是愉快。就在那位女孩子离开吧台的时候,与Y先生同上深圳的其中一名女性朋友(有灵异体质,暂称X小姐)却看到,这个跟Y先生聊天的女孩子,竟然只有半身......当晚为免大家害怕,X小姐没有说出自己所见。

因为玩得太晚,当晚包括Y先生在内所有人都没有直接回香港,而是留在深圳过夜。第二天早上,大家发现,Y先生离奇地死在了酒店房间的浴缸内,他用剪刀,割断了自己的颈动脉......而这把剪刀,据大家反映,根本没有人知道从何而来,因为问了酒店,房间内不会有这种用来理发的剪刀......后续据家属猜测,应该是Y先生一年前在湾仔时钟酒店遇到的那个女鬼,在一年后再次回来夺命......

当然是否真的如此,就没人可以证实了。

女鬼缠身

1986年,我在一间航空公司工作。那一年发生的事,可以说是多人集体见到灵体的事件,而且本人亦几乎因此丧命(心脏停了12秒)。

那时很多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都会参与“走水”,将外地的一些便宜的水货拿回香港或者拿到其他地方销售。在同事的怂恿下,有一次我也趁工作便利,跟另外两个同事一起来到台湾,打算倒卖一些大陆的冬菇、中草药之类的东西。

在过台湾海关的时候,我们三个排在同一条队伍,而且我们携带的都是相同的货物。另外两个同事在被海关检查时,由于行李内有货物,都会被抽出来检查或者要“存关”。当轮到我过关的时候,那个关员一打开我的行李袋,面色一沉,退后了一步,然后好像很害怕似的用国语说“快点带着你的东西走,快点”。

当时我觉得奇怪:为什么唯独我的货物没有被抽出来检查?为什么检查我的那个关员好像见到什么东西似的显得很害怕?但也没有深究,海关不检查就放行当然有多快走多快啦。出了机场,我们三个登上了一辆去台北市区的机场大巴。整辆车包括我们三个在内一共只有六个乘客,当时我们坐在车的前排(靠近司机座)。

在车行走过程中,我发觉司机时不时会通过倒后镜留意我们几个。当大巴行驶到中华路的时候(那时巴士已经接近终点站,乘客只剩四个),司机停了车,很慌张地冲下车,然后在车外对我们喊,说车坏了要我们快点下车。我和同事下了车之后发现离我们的目的地只剩下一条街的距离,于是也没有多想,决定自己走路过去。

那一天,我们跟货物的买家约好在台北市区某间宾馆三楼的尾房交货(其中跟我同行的某个同事是这间宾馆的熟客)。进入宾馆房间后,我发觉房间内有很多镜子,且在我经过右侧厕所的时候,眼角还瞄到里面有个黑影。因自己从小到大有过不少灵异经历,所以即使在酒店房间见到也不觉得奇怪。交完货出来之后,三楼的管房还跟我们打招呼。

不过半年后我才知道,其实当时跟我打招呼的这位宾馆职员已经见到某些东西,这个后面再说。当日吃完饭后,我们三个人去了某间卡拉OK玩。进K房之后,会有服务生进来放下杯子之类的东西。奇怪的是,当时我们只有三个人,但服务生却放了四个杯子。

后面当然也叫了一些陪酒小姐进来一起唱歌、喝酒。一轮干杯后,有位陪酒小姐突然对我说:“你那个朋友为什么那么害羞啊,既然来了玩就不要那么拘谨啦,酒不喝,歌也不唱,只是静坐在一边。”当时我以为她说的是我那两个同事其中一个,而且又喝了酒,所以也不在意。

玩完之后,我们离开K房到楼下打算搭的士离开。当时其中一个同事跟一位陪酒小姐很熟,他俩要一起坐车到别的地方继续玩。于是我就心里打算和另一个同事一起坐车回宾馆休息。我坐上其中一辆出租车后,那个和我一样没有“后续节目”的同事突然对我说:“我不当电灯泡啦,我自己坐一辆吧”,然后帮我关上了出租车门(请注意当时只有一位同事是带了小姐自己坐车走的,我和另外一位同事没有)。

我以为他也打算暗地里另觅节目,对他说的话也不放在心上,于是决定一个人乘车回酒店。的士在行驶过程中,出租车司机又像之前机场巴士司机那样,时不时会通过倒后镜向后看,这一点令我觉得不爽,于是大声对司机说“你究竟看什么啊!”司机回答:“你那个朋友上车之后就一直趴着,她是不是要吐了啊。”

听了司机的话,我下意识看了一下旁边,这时我才见到后座坐着的,除了自己还有一位女士。我再认真一看,却发现她竟然只有半边脸,接着我就听到“砰”的一声,出租车发生车祸,我就不省人事了。迷糊之中我听到其中一个同事不停对我说“不要睡不要睡”,然后隐约感觉到自己被送去了医院。到达医院后,我当时仍然是有意识的,只是不能说话不能动而已.

迷糊中,我感觉到救护床左边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我知道是我同事,另外一个只是静静站在那里没有动作也不说话,但我却不知道是谁。救护床的右边是医生和护士,其中一个护士一直对我说“不要睡,不要闭上眼睛”,但在进入手术室之后我就彻底昏迷了。

昏迷过程中,我脑海里出现了一些奇怪的景象:视野中,我见到其中一边很光亮,另一边却漆黑一片。除此之外,我还见到有四个人由黑的这一边走了出来,向着光亮的那一边走去,当中有两个人的声音我觉得很熟悉。过了一会,我终于看清楚声音熟悉的那两个人,原来他们是我两个已逝去的亲属。

其中一个对我说:“你干嘛来得这么早,你时间未到,快走啦。”接着另一个用潮州话对我说:“这是你自己的报应啊,那个泰国女人跟了你很久啦。”话刚说完,另外那两个人的容貌我也看见了,其中一个就是在出租车上见到的只有半边脸的女人,她正被一个很高大的男人抓住头用潮州粗口狂骂。然后我那个亲属又跟我说:“你记住啦,康复出院之后,马上带这个女人入庙,你自己一定要前门进去后门出来,千万不要带她回香港,不然的话你死定了。”她的话一说完,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醒来已经是两日后的事,我其中一个同事还在陪着我,当时我就问他,送我入医院的是几个人,他回答只有他一个。在我被推进病房的时候,除了他,就只有他对面的医生和护士(那我隐约见到的另一个是谁?)。后来自己再回想,总觉得在梦境中及出租车上见到的那个只有半边脸的女人很熟悉。

细想之下,才记起1984年的时候,自己在泰国某间酒店认识了一位女生。她当时是在泰国非法打工,我和她的关系亦发展成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后面她要求我带她到香港,我不肯。她可能一时看不开,觉得自己想抛弃她,于是在某个晚上喝醉酒后,从酒店七楼的房间跳楼自杀身亡。

康复出院后,我也不敢回酒店,马上按照梦中亲属跟我说的,去了台北的龙山寺。我按照叮嘱,从前门进入寺庙,但由于龙山寺没有后门,所以只好从侧门出来。离开寺庙后,我第一时间收拾好行李坐飞机回香港。

半年后,我再一次来到台北,听到了一些事情。当时我们住的那间宾馆的管房告诉我(她跟我同事很熟),我们当日是有四个人同时进入那个房间,三男一女(但实际上只有我和同事三个人)。后来我又来到当日去过的那间卡拉OK,据当时接待我们的“妈咪”(跟我们比较熟)忆述,我们去的时候是有四个人(三男一女),而且也是收的四个人的钱(有单据),她当时还奇怪为什么我们三个男人会带一个女人来这种K房。另外,我还找到了当时问“为什么你朋友那么害羞”的那位陪酒小姐,并拿出自己泰国前女友的照片给她看,她也肯定当日在K房静坐不说话的就是照片中人。陪酒小姐还说,那天晚上的三日之后,自己在去花莲的途中也出了车祸。

不仅如此,更巧合的是,后来我去机场打算回香港的时候,在机场餐厅听到一班机场大巴司机吃饭闲聊,某位司机讲起了载客时遇到灵异事件:他说有一日开某趟车的时候,车上载了一个只有半边脸的女人,而那个女人就坐在司机座后面(我们当日坐的位子离司机座也很近),我再走过去问他这件事发生在什么时候,他回答半年前,而且当时车上也只有几个乘客。我再问“你那辆车当时是去哪里的”,司机回答是去台北市,当时停在了中华路就让乘客下车了。听完我就知道,这位司机说见到的就是她。

其实后来我也一直疑惑,自己也算是有阴阳眼,为什么一直都没看到甚至感觉不到那位泰国女鬼跟着自己?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