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的志愿者,给大家讲讲地震时遇到的事情,以及众多网友经历的真实灵异事件。

世界上究竟有没有鬼魂的存在,这恐怕是困扰了中国人几千年的问题,不管别人信与不信,至少我是相信那些灵异事件的。这就像我们看不见空气,但它却是的的确确存在的。

 

何况天涯里有这么多朋友发经历帖,只要其中有一个人说的是真的,就能够证明世上有鬼魂的存在!闲话不多说,我先讲一个死前告别的灵异故事。 


08年汶川大地震给中国人带来的伤痛至今都还让人记忆犹新,尤其作为成都人的我来讲更是如此。地震发生12天后父亲单位上组织了五十几个人赶赴灾区,经不住我的死缠烂打,父亲也同意了我的加入。

 

我们救灾的地点主要在平武镇,虽然四处弥漫着死亡的气息,可当时的我一心想多帮助灾民也没顾得上害怕,只是晚上睡觉时闭上眼就是那些遇难者的身影,倒是让我有种彻夜难眠的感觉。 


我们驻扎的营地附近有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他就是这件事的主角。为死者讳,请原谅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他在地震当天幸运的躲过了,但他也失去了父母,哥哥以及侄儿,全家活下来的就他和嫂嫂。


每天我们忙完一天的事回到营地后他都会提着当地的一些水果,比如梅子还有西瓜之类的来看望我们,时间久了大家就有了一定的感情。他还对我说过等灾区重建好之后会来成都看望我们。 


就这样每天忙碌着过了二十多天,有一天早上天气比较凉爽,父亲他们决定去远一点的地方帮助灾民搭建临时帐篷和输送一些生活物资。我们一大早就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出发,他却突然提着一桶梅子酒来到我们营地。

 

要知道平时早上他是从来不来我们营地的,因为那时都是大家最忙的时候,那天他却来了。他拉着我父亲还有高叔叔的手说,感谢你们这段时间对我们的帮助,这辈子是报答不了了,来世再来报你们的大恩。

 

说完又拉着我说,妹妹,【虽然他比我大很多,但一直叫我妹妹】好人有好报,我们全家都会保佑你的。

 

当时大家虽然都很奇怪为什么他会突然对我们讲这些,但由于要急着赶去目的地,也就没多想,还说好晚上回营地后一起尝尝他家的梅子酒。就这样我们分别了,而且是永别。 


事后才知道就在我们走后不到两个小时,他去帮助他嫂嫂清理围墙,突遇余震,围墙倒下砸在他身上,离他十米远正好有四位铁军战士,见此情况立即拆下木板将他抬往野战医院,这中途只有四百米的距离,但他在中途就已经去了。

 

医生说是流血过多,等我们闻讯赶到医院时,他已经静静的躺在木板上,头部上还有血迹,眼睛半睁着。所有人都在静静的默哀,只有我嚎啕大哭,死活都劝不住,虽然我们在地震前素不相识,但现在,我们都是一家人。

 

现在写着这些都还有一种心痛的感觉。后来才知道早上他是来向我们告别的,也许这是一种无意识的告别,但命运其实已经注定他会离去。如今,此事已经过去五年,也许他们都转世了吧,也许他们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生活得很好,总之,我祝福他们! 


这个事件不是很恐怖,先讲出来做一个铺垫吧,文采不好,大家凑合着看吧!我会慢慢发一些其它故事上来的! 

 

邻居哥哥


再讲一个和汶川地震无关的灵异事件。我父亲有一个同事,住在我们家隔壁,两家关系一直都很好,肖叔叔有一个儿子,比我大五岁,一直把我当成亲妹妹一样照顾,我们从小玩到大,本以为可以看到他娶妻生子,但不幸却降临到了他的身上。 


06年,哥哥准备进入我父亲他们单位上班,就在上班的当天遭遇车祸去世,结束了他短暂的一生。但在他出事前一个月其实已经有很多的预兆。 


有一天他和朋友出去喝酒,老板将碗筷摆上桌后,哥哥拿在手里好好的筷子整整齐齐的从中间断掉,这本来是一个极其不好的预兆,但他没有在意,只是叫老板换了一双筷子,老板还奇怪的说这筷子断得也太整齐了吧!  


出事前半个月左右,他们全家去乡下给长辈扫墓,哥哥突然一下坐在地上,大家都以为他不小心摔了一跤,但见他半天都不起来,就问他干嘛。他说,这里好舒服,真想在这里不走了。(后来他也确实埋在这里的)于是大家就笑骂他,把他拉了起来。 出事前七天,他的父母每晚睡觉都能听到类似那种唱戏还有敲锣打鼓的声音,问别人,别人却听不见。

 

发展到后面白天也能听见。而哥哥每天一闭眼就能看见漫天的金星在眼前飞。他的父母终于觉得事情不对了,就去找人烧蛋算命。

 

没想到先生将烧过的蛋拿来一看就说,你在逗我玩哦?


这明明都是一个死人了。

 

哥哥的妈妈很生气的说,我儿子在家好好的怎么是死人了?


先生说,你看嘛,头都没了。

 

哥哥妈妈就生气的走掉了,事后她还在后悔说当时怎么鬼迷心窍了,就不应该走,应该请师傅帮帮忙看能不能化解。 


出事前三天,他们家还有我们家就开始不太平了,每天晚上都有桌椅被碰着,还有拿碗筷的声音。我听得真真切切,吓得我每晚开着灯蒙着被子睡觉。第二天问父母,他们也听到了,他们知道是有人的魂来收脚印,但不知道是谁,这种事也不好到处去问。 


出事的前一天,由于哥哥明天就要上班了,所以他提前去到分行(银行分行)请同事们喝酒。哥哥的酒量大概是四两左右,但那晚却怎么都喝不醉,还不停的劝同事和领导喝酒。因为他的同事很多都是我父亲的老下属了,所以对他也特别照顾。

 

还在劝他说以后天天在一起共事了,喝酒的机会多的是,今天就别喝多了。哥哥却说:以后怕是没机会了,今天要喝好。大家都很奇怪他说的话,但喝了酒也就没多想。


晚上11点左右,哥哥说要回家。同事们就劝他说喝了酒就别回去了,就睡单位,明天直接上班多好。他却说,不回家就没机会回去了,一定得走。

 

同事们拗不过他,就派人将哥哥送回了家。第二天一早,还不到6点哥哥就起床了,当时9点上班,过去只要半个多小时根本不需要起来那么早,但他对他妈妈说,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就急匆匆的出门了,出门不到五分钟就和一辆大型卡车撞在一起,人当场就去了。

 

后来法医都没办法将他的脸缝好,真的就和那位算命先生说的一样。哥哥的死亡过程就是这样,等下我会讲他去世后的一些事情。

 

哥哥去世后,小区里的人都非常的害怕,因为他是意外死亡,大家心里就总觉得不安。因为哥哥当时没有结婚,按照这边的风俗是不能回家的,直接就给拉殡仪馆去了。

 

几天后就埋掉了,放佛这个世界他从未来过一样。城市依然喧嚣,人们照常工作,谁也不会记得曾经有一位和他们一样的年轻人在追寻着自己的梦想,除了我们这些他身边的人可以证明他曾经来过,曾经年少轻狂过,也曾经嬉笑怒骂过。 


哥哥头七的时候,我亲眼看见他回来。当天晚上小区里特别是我们这栋楼里的人早早的就回了家,我知道他们在害怕什么,但我不是特别的害怕,因为哥哥生前对我很好,我相信他不会害我。 


大约晚上12点左右,我躺在床上发呆,就清晰的听到了我家的门被敲了三下,我的本能反应是谁呀这么晚了还敲门,穿鞋起床的一瞬间就突然明白应该是哥哥回来了。当时不知道那里来的胆子,也没开灯就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仔细的听动静。

 

然后听到隔壁肖叔叔家的门也被敲了三下,楼下刘姨家的狗在这时开始狂叫,又引起了其它人家的狗跟着叫,整栋楼弥漫着一种恐怖的味道。当时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感,在确定没敲我家的门后,(因为我也害怕我透过猫眼去看外面的时候他正好也在看我)我就把鞋脱了,轻轻的走到门口,透过猫眼观察外面。

 

我清晰的看到一个人影,只是看不清楚脸的‘人’站在肖叔叔家门口,那身影太熟悉了,就是哥哥回来了。 


当时我一下就把嘴捂住了,虽然没看到之前我也知道一定是哥哥,但亲眼见到后还是很恐惧。这时我老爸突然将他卧室的门和灯打开,我一下就尖叫了起来。

 

老爸就骂我说你一定是疯了,叫我赶紧回卧室。我就乖乖回去了,但一直趟在床上睡不着,后来就没动静了,我也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很多邻居就聚集在了肖叔叔家,说什么的都有,有说什么年纪轻轻就死了肯定是不会瞑目,什么为了全小区的和谐,请你们家务必想想办法之类的。

 

后来肖叔叔他们去乡下找法师做了法式,当时我闹着要去,老爸老妈不让。后来就没听见哥哥再回来,半年后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哥哥来跟我道别,说他走了,很真实,但也只说了这一句话。后来就再也没有梦见哥哥了,我想他是真的走了,永远的走了!

 

半夜学车


再讲一个我就休息一下了,头都昏了!一口气打了这么多字,还要回忆还要在头脑里稍微整理一下,真够累的! 


讲一个我学车时遭遇阴阳路的经历吧!2010年我到驾校去学车,那时候我已经不和父母住一起了,我自己一个人住在西门,而公司却在天府广场附近,所以计划买一个车代步。我学车还算挺快的,理论考过后,很快就开始学习上路。

 

那时候每天在驾校学完之后晚上会找表叔去借那些不是自动档的车来练习。表叔也很耐心的天天晚上陪着我,由于我没驾照,又怕技术不过关害人害己,所以只好等很晚了再把车往郊区开。 


有一天晚上月亮很大很圆,那时我车也开得比较熟练了,表叔就悠闲的坐在副驾驶上抽烟。前面是一条笔直的路,大概得有一公里长。


我胆子就大起来了,准备把车从四档换成五档。正在我踩离合准备换挡时,我的视线突然模糊了一下,然后在两秒内又变得很清晰,但前面哪条笔直的道路却变成了两条。

 

当时我还没明白过来,还在自言自语的说,奇了怪了,刚刚明明一条路怎么突然变两条了。表叔听到此话一下坐起来喊,踩刹车!!!

 

听到他喊,我本能的一脚刹车下去,车子直接熄火。表叔叫我坐着别动,他下车去小便。我就坐在车里玩手机,表叔下车小便之后又抽了支烟,然后才问我,现在还是两条路吗?

 

我抬头看就说现在是一条路了,于是表叔上车,把我换到了副驾驶,急急忙忙的开车走了。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阴阳路,有很多奇奇怪怪让人想不通的车祸就是司机碰到了阴阳路。好庆幸那晚我不是一个人,不然我现在也许就在天堂里开公交车了。

 

上面写的我哥哥那个故事我忘了一个细节,那时候我们住7楼,整栋楼有12层。哥哥出事后,头七前,七楼以上的住户进了电梯不管他们按多少楼,都会在7楼停一下,然后开门关门。两部电梯都是如此!以至于那段时间很多人不敢坐电梯。

 

那段时间整个小区人心惶惶,有一种鸡犬不宁的感觉。那些平时看上去挺大的宠物犬,比如金毛呀,哈士奇之类的到了晚上就躲家里,连主人想将他们弄出去解决个人大小便都成问题。

 

一到晚上12点,整个小区就是狗也叫,猫也叫。只有人,是静悄悄的!呵呵。现在我没住那小区了,父母也搬走了,老爸老妈还不和我住一起,说什么给彼此留点私人空间,他们也要过他们的浪漫生活,真够可以的!

 

跳尸体


讲一个我好朋友亲历的故事吧!我们都叫他帅,因为他名字里就有这样一个字。他在没来成都定居前,老家是达州市的。他小时候,大概是92年,当时他6岁,正读小学一年级。有一天放学后他和几个小伙伴在后操场滚铁环,我小时候也见过。

 

貌似80后的男孩子都喜欢玩这个。他们玩了没一会就看到参加大扫除的人们一窝蜂似的往校门口跑。小孩子爱看热闹的天性驱使他们也跟着跑去看,就看到校门口一辆卡车撞死了一个小孩子,据我朋友说这个小女孩当时还在念幼儿园,场面不太血腥,只是把肠子从下身给挤压出来了。由于当时血不太多,所以我朋友也就不太害怕,围在那里看了一会警察过来了。他们就回家写作业了。 


第二天,同一时刻,校门口又撞死了一个小女孩,和昨天一样,他们又一窝蜂的去围观。据我朋友讲,他在看到这个女孩子的第一眼就突然变得心惊肉跳。场面特别血腥,脑浆混着血液流了好几米远。而且这个女孩子就是他们隔壁班上的同学。

 

平时虽然没说话,但至少知道是同学。我朋友他们当时有四个小伙伴一起去围观,除了他还有一个叫王聪的,另外两个抱歉我实在记不住他们的名字了,之所以记得这个王聪是因为后面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跟他有关。 


这个王聪真是个人才,他竟然提议从小女孩身上跳过去,我朋友说当时的他们虽然小,但也懂得了如果不敢跳会很没面子。于是他们就对王聪说,只要你敢跳,我们就敢。(唉,中国人啊,只要有人带头了,什么事情都敢做)于是王聪就带头从小女孩的尸体上跳过去又跳回来。


当然我朋友他们也跟着做了。当时围观人群中一位老大爷就开始骂他们了,虽然这位老大爷和小女孩没关系,但大人总会懂得人死为大这样的传统思想的。但我朋友他们并没有在意大爷的不满。 


王聪又提议说敢不敢将小女孩拉起来,这下就没人敢了。于是王聪就自己去拉,我朋友说他至今还非常清楚的记得那一幕。


王聪提着女孩子的头发,很吃力的想将她拉起来,但拉了最多几厘米就拉不动了,脑浆和血液沾着地上和她头上,还能够清晰的看到那一丝丝的血丝。王聪就放手,还能够清晰的听到头撞地的那种响声。这下周围的群众就更不满了,他们见犯了众怒,就只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我朋友当时住财政局家属院三楼,那时候可没什么声控灯之类的东东。朋友一边走一边想着回家后编个什么理由以解释这么晚回家的原因。结果他刚走进楼梯的巷道,就感觉到后背发凉,是那种突然的冷。朋友回头看,什么都没有。


但那种恐惧感却越来越强烈,于是他开始跑。但怎么也摆脱不了那种冷和恐惧感。一口气跑到三楼后,敲开门,只有外婆一人在家,正好当晚又遇着停电,家里点了几支蜡烛。外婆见他脸色不好,就问他怎么了。

 

刚开始他不敢说去看了死人,但他强烈的感觉到如果不向外婆说,这事肯定不会简单。最后不得已把此事全部说了,外婆当时顾不得骂他就立即下楼买了点纸钱,然后拿了一个鸡蛋叫我朋友对着鸡蛋哈三口气,然后用红线将鸡蛋绑着,又用纸钱和枯草将鸡蛋包着放进一个铁桶里。


点火后还倒了点白酒进去,这个鸡蛋就开始发出一种呜呜呜的叫声,吓得我朋友扑在外婆怀里看都不敢看。

 

大家可以想想当时的画面,一个6岁顽童,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在一个停电的夜晚,点了几支蜡烛做着这么一件事情,想着就挺恐怖。那鸡蛋叫了大概有几分钟,但我朋友坚持认为至少叫了半个小时,我估计当时的他是因为度日如年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的。 


等火渐渐熄灭了后,鸡蛋冷却了,外婆将蛋弄出来,剥开一看,那鸡蛋就是一个人形,有头有身体。外婆就说就是这个小鬼缠着你了,以后没事了。

 

就出去将鸡蛋埋了。据朋友说当时就感觉浑身清爽,恐惧感一扫而空,晚上香香甜甜的睡了一个好觉。但大家千万别以为这事就算完了。过了不到两个月,他们家就搬到另外一个城市了,由于父母工作的调动。 


搬走后就和原来的小伙伴失去了联系,不过又交到了不少新的朋友。又过了大概两个月,有一天晚上朋友突然在12点惊醒了,也没做梦,更没有想去上厕所的意思,就突然醒了。

 

然后就看到王聪站在他家阳台上,当时他家是两室一厅,他是和外婆住一个房间的。他一动外婆就醒了,就问他是不是要上厕所。朋友说不是的,还问王聪为什么站在阳台上,什么时候来的?外婆就明白了,就哄他快睡觉,明天起不来会被老师罚,朋友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家人告诉他,王聪死了快一周了,外婆还说王聪如果今晚还来,你就动一下。可想而知当天朋友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到了晚上12点朋友又自动醒了,睁开眼一看,这下王聪不是站在阳台上而是站在他的床边,他吓得啊的一声就用被子把头蒙住了,外婆这时就立即醒了。


然后一下就坐起来,也不开灯就对着阳台的方向骂起来了,大概是说如果你还不走,我马上找人收拾你,让你永世不得超生之类的。骂了一会外婆就喊他看看王聪走了没有,朋友从辈子里弄了一个小孔去看,就见王聪慢慢转身,很缓慢,很像那种提线木偶一样。

 

然后很缓慢的走到阳台上一下就跳下去走了。自那以后王聪再也没有来过,后来才知道王聪是出去买面的路上被车撞死了,算一下都死了20年了,也许早就转世了吧!!这是我朋友的亲身经历,不会有假!因为此生他最尊重他的外婆,他是绝对不会拿自己的外婆出来编故事的!

 

三次不破碗


再讲一个曾经成都电子科技大学一位同学的亲三爸遇到的事情吧!可能有些人不明白什么叫亲三爸,就是自己父亲的亲弟弟,而且排行老三,哈哈!别怪我啰嗦,女孩子嘛,你们要谅解! 


这件事发生在08年的夏季,地震过后不久。我同学姓罗,以后为了方便我就叫小罗,三爸就称呼三爸嘛! 


三爸是一位杀猪匠,很多人应该知道杀猪匠是杀气很重的人才能做的工作的,他三爸也是。虽然不是镇关西那一类的人物,但的确也是身强力壮的!

 

平时不信鬼神,不拜天也不拜地,只拜自己父母!他们村叫狮子寨,有一位媳妇长期和婆婆不和,终于有一天婆婆喝农药自杀了!虽然是自杀,但人家也有祖孙三代,所以也请了道士之类的做法式,算准日子在家停三天。 


第二天时,三爸去邻村杀猪。事情做完以后回家时都快7点了,在两村交界处有一座石拱桥,三爸在桥上遇到了这位自杀的老人,但三爸当时也许是被迷住了。

 

婆婆主动打招呼说,你去哪?

 

三爸回答:回家撒,刚从那边杀了猪回来,饭都不招待一口。

 

婆婆又说:那你空了(有时间了的意思)来我们家耍。

 

三爸说:要得。然后就分开各走各路。

 

三爸走了两步突然清醒过来说:妈的,这婆娘死了两天了,啷个还在老子面前。其实他当时心里已经知道遇鬼了,于是他马上将背上的杀猪刀拔出来追那位婆婆,追了三米左右,婆婆就不见了。


他只好右手提着刀一路跑回村子,然后将此事给村里人说了,大家都劝他去请人来收拾一下,他却觉得不怕,只是每晚将刀放枕头下面而已。 


三天后,三爸去镇上赶集时被装沙石的车当场撞死了!我同学小罗当时正面临毕业,听闻此消息马上赶回老家。结果他呆了两天就逃回了成都。 


按乡下的风俗,尸体是摆在堂屋的。小罗回去后自然就跪在灵位面前烧纸上香之类的。他们叔侄本来感情就很好,突遇此灾祸,谁能受得了!!

 

烧着烧着小罗他们这一辈的有一个妹妹,当时才4岁,突然指着棺材哭,大人们问她为什么哭,她说三爸坐在棺材上吃生猪肉,边吃边在苦。道士听见此话马上就进来吩咐说把小孩子拉走。自此以后这个小女孩就发高烧,到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没以前那么聪明了。

 

然后道士就取了一个碗,围着碗走圈,嘴里念念有词,旁边的道士就在烧符纸,转了一圈之后道士用桃木剑一剑砍下去,碗却纹丝未动。道士一下就显得很紧张,他的师傅就站在门口向里面观望。道士又开始念念有词,这次围着碗转了三圈,又是一剑下去,碗还是没破。

 

道士脸上的汗唰的一下就下来了。他的师傅,一个70岁左右的老道士一把就将桃木剑夺过去,然后穿上他们的衣服,开始做法。又吩咐人取鸡公血,又叫所有孝子孝孙全部集中下跪,然后老道士一剑下去,碗终于破了。老道士马上吩咐抬棺,当场下葬!至此才算平息,据道士说,如果三次都砍不破碗的话,那谁也摆不平此事了,以后这个村庄绝对的鸡犬不宁! 

 

远方的舅舅


我有一个远方舅舅,因为我妈妈是独女,所以没有亲舅舅。舅舅是喝农药死的,但奇怪的是他没有任何理由去做这件事。夫妻感情和睦,唯一的女儿在那年收到了西南财经大学的通知书,外面没有任何不良的债务纠纷之类的。所以在他出事后,家里很多人都想不通,也曾通过私人关系请警察朋友暗中查过,确实是没有任何问题。  


后来表妹念大学,每周放假就会来我家。顺便说一下,我跟很多同学,甚至是小学同学,初中同学关系一直保持得特别好。因为我家那时候算是大本营。班上有些家里困难的同学,特别是小学同学那时候家庭困难的特别多。


我就会接到家里来吃住,送他们复习资料,鼓动我父母单位搞什么贫困家庭扶持活动,给他们送米,送油之类的,呵呵。也曾在暗中联系老师串联同学帮助他们,欣慰的是他们现在多数人都在各行业混得不错了,呵呵,回到正题。 


表妹每次来我家,我们都是刻意的去回避他父亲的事情。我都是聊一些开心的事情,因为有时候我会很二的,比较能惹大家开心。直到有一天全家出去吃火锅,表妹主动讲起他父亲去世前的那些事情。 


舅舅在他们那里属于比较热心的人,谁家有个什么红白喜事都要去帮忙。身体也特别好,平时村里死了人他都会去参与抬棺材,这种好像叫什么八大金刚。


谁家有人上吊,他都敢去将死人抱下来,水库里淹死了人他也会去打捞,事后人家给随便包个红包冲冲喜就行。这种事情做多了,难免会遇到那些怨气很重的鬼缠着他。 


有一次晚上回家又被鬼迷着在竹林里转了大半夜,还是发动村里人人喊狗叫的给找回来的。后来更离谱的一次中午参加了同村的喜宴,喝了酒准备回家睡会。舅妈还在那边和其他人一起打牌。


迷迷糊糊睡着之后,他发现有人鬼鬼祟祟的在门外往屋里看,那人一米七左右,脸很廋,带着个破帽子,脸色看上去是青灰青灰的。舅舅大喊一声小偷,起身就追。

 

追在房子外面的玉米地里,两人扭打在一起,但面对这样一个看上去像吸白粉的男子,舅舅居然越来越落下风了。背上还有手臂上连续挨了好几拳。

 

这时舅舅的爸爸不知从那里钻出来,一个耳光就打在舅舅脸上,对着舅舅喊:还不给老子滚回去,你看看把玉米地弄成什么样子了。舅舅从小就怕他爸爸,也就顾不得抓小偷了,就灰溜溜的回家,结果醒来发现是南柯一梦。

 

他下意识的去看自己的手臂,一看吓一跳,自己手臂这些地方留下了那种青色的印记,按下去也不痛,然后舅舅马上打开门去玉米地看,玉米地边缘处,就是刚刚梦中打架那地方一片狼藉。


再回想自己爸爸死了好多年了,才明白原来刚刚是和鬼打架,而自己的父亲是来帮自己的。当天,家里人回来后,舅舅就把这事和大家说了,家人还有邻居就劝他请人看看,但舅舅认为自己父亲已经将那鬼赶跑了就觉得没那必要了。 

 

后来就是出事前几天,表妹和舅妈每天晚上都能听到家里被弄得很响,以为有小偷,起来看又没人。过了几天舅舅就喝农药自杀了。后来头七回魂,道士说舅舅会从柴房的窗户进来,最后从正门出去。吩咐在那些地上撒上灰,能够看到脚印。

 

叫晚上关着门关着灯睡觉,任何情况都不能开灯也不能出去看。到了半夜,表妹就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就是他父亲的那种味道,很淡。过了一会又闻到一股淡淡的农药味道,表妹知道是她爸爸回来了,但还是有一点害怕,就紧紧的抱着她妈妈。

 

后来就听到大门开门的声音,舅舅就从那里出去了。第二天起来看撒的那些灰,上面都有清晰的人的脚印,但每次都只有一个,放佛是用一只脚走路样。

 

表妹说后来她妈妈请高人将舅舅请上来了的,表妹由于要去学校报到,所以没能去。后来打电话回去问,她妈妈在电话里哭得一塌糊涂,据说是被鬼给活生生缠死了的!死得冤,要是早点能够请高人,或许就可避免!但谁又能预见到自己的命运呢!祝舅舅一路走好吧!

 

外婆和堂妹的事


趁现在有点时间,我讲一个幺外婆的事情吧!她是我外婆的堂妹。我和幺外婆接触得不多,只记得小时候去她家摘桃子吃。后来每年都会送一些新鲜的大米还有蔬菜水果给我们家提来。从小我就对老头老太太特别亲近,所以幺外婆也特别喜欢我。 


幺外婆出事那天早上起床做饭,刚走出卧室,他就看到有一个小孩子站在客厅里,大概有一米二的身高,穿着绿色的衣服瞪着眼看着她。

 

小孩子看见幺外婆出来,就开始跳舞,吓得幺外婆赶紧跑回卧室,当天就起不来床,开始有点偏瘫了。家里人赶紧送到医院,记得好像说是脑溢血引发的偏瘫怎么的,那些医学名词我不是很清楚。住了两天院之后就转到成都来了。

 

那时候我们家已经得知了此事,于是我每天都会去医院陪陪幺外婆。看着幺外婆那样子心里特别的难受,但在她面前还得装着开心的样子,逗她笑。虽然她那时嘴已经歪着了,说话也有点含糊不清。 


到成都来住院的第三天,那晚我和朋友聚会,玩到快11点时我准备回家。但那晚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特别的想去医院看看幺外婆,虽然平时每天都去,但从来没有那么晚去过。


于是我就悄悄去了,本来打算就在病房外看一会就走,但刚一进去就发现表叔还有很多亲戚围在病房前,我心里一惊,快步走进病房,才发现幺外婆其实已经睡着了,我就问表叔情况,原来这两天每晚幺外婆都会从梦中惊醒,然后含糊不清的说,谁谁谁来了,要接她下去。

 

在我进病房前几分钟,幺外婆又说幺外公要来接她走了,子女们好不容易才将她劝睡着。听了这些我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怀疑幺外婆挺不过这一关了,于是闷闷不乐的回了家坐在床上发呆。 


后来迷迷糊糊睡着了,快一点时我开始听到客厅有响动,还有那种明显有人坐沙发的声音,然后又听到厨房的碗筷响了,我快步走出卧室将灯打开却什么都没看见,当时说实话我就知道肯定是幺外婆来收脚印了。

 

心里特别的难受,我的动作将老妈吵醒了,还起床问我干嘛。我就把这事给老妈说了,老妈说她之前也做了一个梦,梦见幺外婆独自一人在前面一条有很多雾的路上大步向前走,妈妈看到她就喊她,幺外婆不理,妈妈就去追,却怎么也追不上,然后就被我吵醒了。当时我们也知道了事情不对,我们决定第二天一早就赶去医院陪伴幺外婆。 


好不容易到了早上,我们都赶去了医院,只有老爸当天要开会不能去。到了大概10点左右,幺外婆突然变得特别的精神,还半躺在床上给我们回忆70岁那年她都做了些什么事,60岁的时候又做了什么事,一直说到20岁就说不下去了,头往旁边一歪就直接去了。

 

当时病房里一片大乱,叫医生的叫医生,哭的哭。虽然之前我有心理准备,但突然面对这一切我还是受不了,也跟着哭了起来。后来医生来检查之后确认病人已经死亡,当天就安排人将幺外婆运回了老家。

 

后来找人算下葬的日子,停了四天。那四天我也是天天守夜,我的很多朋友知道后也跑来陪我。得有十几个人,我每天都守到凌晨两三点,受不了了就去睡一会然后又起来,朋友们却是每天通宵,坐在那里打牌,白天就开车回去补觉,晚上又来,所以我很感谢他们。

 

后来下葬的那天突然开始下大雨,我们事先毫无准备,全被淋成了落汤鸡,淋了那么久的雨我回家后都没感冒,很多大人反而还感冒了。

 

当晚就做了一个梦,梦里幺外婆一直微笑的看着我,然后就原地慢慢消失了,我就哭醒了。我知道那是幺外婆来向我告别的,希望一路走好! 


(最后补一句,幺外婆出事的第二天,他的儿子就去找师傅算了下,师傅说是你爸爸一定要接你妈妈走,这个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寿到了谁也救不回来。我估计就是寿命到了吧,不然谁的亲人会那么狠命的要接自己的亲人下去呢!)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