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恐怖故事:食人

【一】

当我宣布减肥时,没有一个人相信我会成功。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连我自己也不相信。157厘米的身高,84公斤的体重在加上不爱运动的天性,这些足以让我抛弃减肥成功的任何希望。

外貌至上主义称霸世界,人们狂热于"身体美""S线""V线"之类的流行,在这种时代,肥胖就是罪恶。"性感"一词成为级别最高的赞美词汇,书店里与减肥相关的书籍挤满了书架,网络上随时都会弹出各种减肥之类的窗口。

然而在腰围达到三尺四时,我仍然没有感觉到减肥的必要性。不论是只要肚皮上的肥肉增加1克,就像面临世界末日一样惊恐万分的室友,还是深夜里在公寓前面的中学操场上跑步的家庭主妇们,都能让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无忧无虑的人。我不用计算送入嘴里的汉堡到底有多少千卡的热量,也不用计算吃一包拉面后到底需要跳多少个绳,因此我比她们更加潇洒地生活着。

天生不喜欢逛街、从事编剧工作、可以连续两个月不出门、网络购物……虽然我的腰围达到3尺4,157厘米的身高重达84公斤,但这一身体条件对我的生活毫无妨碍。

如果没有碰见他,我的生活不会出现任何变化。

"咳,烦死人了!我到底是怎么啦?放任了几天,又长胖了!"那天,站在体重秤上量体重的室友又开始为自己的体重发牢骚。我装作没听见,继续敲打键盘。导演要求我在三天内修改完剧本,让我增加女主人公的份量。我一开始设定的女主人公是身体胖墩的淳朴女性。而导演启用的女演员却拥有通过整容手术打造的魔鬼身材,肥肉和肌肉全部蒸发,只剩下骨头和皮的干柴火般的身材。用一句话概括,她的外貌与剧本中的女主人公之间有天壤之别。天啊!怎么能把这样的女人拉入我的剧本里面?剧本内容中有很多依赖于女主人公的部分,整个剧本几乎要从头改写。

"看来,该换掉体重秤了!这家伙最近老出毛病。"看到我没有搭理自己,室友故意调高嗓门,瞟了我一眼。

"到底胖了多少斤?有没有10公斤?"我很情愿地应付了一句。

她夸张地皱着脸,挥起了手:"姐姐净说吓人的话!你想吓死我呀?两天就胖了一斤。天啊!今天是跟秦圭约会的日子,天这么凉,连线衣都不能穿了。"说着她颓废地坐到沙发上,用背着世界上所有苦恼般的表情,抓起还不到1厘米厚的肚皮摇晃起来。

"秦圭又是谁?前几天见面的叫泰珍的家伙又怎么办?"

"跟泰珍约会,纯粹是玩玩而已,而跟秦圭是真心的。"

"你到底有几个男朋友?如果再见两三个,快有100个了吧?难道你没想到,这样做会对不住你未来的丈夫吗?"

"该死的道德经……又开始了。人活着就得享受,反正这个身体死后都是要烂掉的……"

"既然是要烂掉的身体,何必又那么在乎体重呢?"

"烦死了!好,我要出去了。"

叨叨咕咕地走到门口的室友回头问我:"姐姐,我去买炒年糕,你吃吗?"

"……"

"到底吃还是不吃?快说!"

"多添几个煮鸡蛋和油炸饼。"

高中时代的我还是像室友一样的瘦子,连绰号都是"棍子"。高中毕业时,我的体重只有46公斤。我的父母都不是胖人,也许是因为遗传,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也都偏瘦。

尽管我特别喜欢煎鸡蛋和炒辣白菜,但我对吃从来不太感兴趣,甚至厌烦一天吃三顿的人类的进食规则。那时候,我一天只吃一两顿饭,准备毕业考试时,我甚至觉得吃饭就是浪费。

然而进入大学后一切都变了。曾经隐藏的食欲缓缓抬头,以前并不吸引我的所有食品开始刺激我的食欲:冒着热气的米饭粒在口里被嚼时,感觉到的那种味道无法用语言形容;打入鸡蛋煮开的热乎乎的拉面面汤,在口腔里旋转后越过食道进入胃时的味道是那么刺激;放入很多核桃的冰淇淋,被舌头融化时的味道是那么甜蜜;洒满香肠的皮萨饼与粘粘的奶油,一起圈进舌头时的味道是那么令人陶醉……

高中时代毫无吸引力的食品突然带着想象不到的魅力与诱惑在向我逼近!走在街道上,只要闻到从烤肉店里飘出来的排骨味道,我就会不知不觉地流口水;同学聚会时,只要有人开玩笑说想喝大酱汤,就会产生恨不得一口气跑到学校前面的小餐馆的冲动。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