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鬼故事之阴差

1.jpg

殷入阳吃过晚饭,为父母洗脸洗脚,并将其安顿上床。然后再收拾座椅、碗筷。一切收拾停当,他才去柴房打开铺在稻草上面的破被子睡觉……

黑白无常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严肃地说道:“吴安宁,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他的心咯噔了一下:“他们又是来抓我回去。看来,是祸躲不过,躲过不是祸。”然后,被黑白无常一前一后押在中间,迷迷糊糊,飘飘然然,回到阴曹地府,走过奈何桥,进入阎罗殿。尽管他已经是“二进宫”,对这儿的环境比较熟悉,但心里还是忐忑不安……

他前世叫吴安宁,是个十恶不赦之徒。横行霸道,危害乡邻,无恶不作,民怨极大。其父虽严加管束,但劣根难改,反将其父打死,被官府以“弑父”之罪判了极刑,到了地府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然而,他趁押役不注意暗自越狱脱逃。阎王下令黑无常火速缉拿。

他知道,无论自己有多大本事,也难逃阎王爷的魔掌。但转念一想,既然逃就逃出来了,躲一时是一时。他逃到关口村一个叫殷家岩的地方,忽闻雄鸡报晓,眼见天色发白,前有悬崖阻路,后有追兵将至。他正欲找个地方躲避,忽见眼前一户人家,忽闻室内传出女人痛苦惨叫。他偷偷一看,原来那女人正在生娃。他灵机一动,一下附在那产妇身上,“哇”地一声,他转世来到了阳间,取名殷入阳。

话说黑无常受命追赶到那个地方,见吴安宁已经投胎转世,又不敢擅取小儿之命,只得回府禀报阎王爷。

阎王一听,立马拿出《生死簿》查阅:吴安宁投胎的那户人家名叫殷实。殷实三代单传,且代代没落,轮到他这一代已是贫穷潦倒,朝不保夕,且父母早亡,沦为孤儿,三十八岁方娶邻村一王姓哑女为妻,四十岁方有一子……已为其安排了一善童为嗣,正是今日投胎。

哪知那善童不愿去人间,便用铜锤猛击其臀,将其屁股就打青了(这就是许多新生儿屁股为何都是青紫色,据说都是用铜锤打的)。他才勉强同意,然后随“送子娘娘”同往殷实家投胎,谁知速度太慢,被吴安宁抢先一步投了胎。

阎王为难了:要立即抓回吴安宁,殷入阳就得随之夭折,殷实夫妇就得痛失爱子,而且不再生子嗣。况且,殷实夫妇尽管体残智愚,家境贫寒,但为人善良,忠实厚道,常做善事……又怎忍心让他老来无依。于是,决定对吴安宁:“暂缓收监,以观后效。”

一晃二十年,阴曹地府整肃吏治,彻查旧案,又重提吴安宁越狱脱逃,擅投人胎之事。阎王又委派吏史前去核查吴安宁—今世阳间人殷入阳的表现。结果,那吏史回府向阎王汇报:“吴安宁已脱胎换骨,弃恶从善;殷入阳孝顺父母,怜惜乡邻,受人爱戴……”

“殷实夫妇近况如何?”阎王又问道。

“前年一场暴雨将其房侧大路冲毁,他在补修道路时被石头砸断一只腿;其妻王氏旧病未愈,且又患耳疾。”吏史回道:“他们全家都靠殷入阳一人支撑,并且生活更加艰难。”

“这该如何是好?”阎王用指头不停地敲击案桌,十分为难地说道:“吴安宁前罪难赦,任其放任有失典制;殷入阳仁慈孝顺,不该折寿,岂能以己命赎他罪!”

“那就只有等殷实夫妇寿尽归天,再收监吴安宁!”吏史说道。

“殷实夫妇阴德厚重,阳寿尚足!”阎王再次翻看簿子说道:“等到那时,吴安宁岂不逍遥法外,这样又将如何整肃吏治,而且还超越他注定的阳寿,这可从来没有如此先例。”

这时,另一个吏史说道:“吴安宁罪孽深重,阳寿已尽,本入地狱。然而,他本性顽劣,越狱脱逃,擅投人胎,理应归服前罪。那么,殷入阳就得立即当死。但殷入阳仁慈孝顺,怜惜乡邻,其父母阳寿尚高,阴德丰厚,且身带残疾,须人照顾。殷入阳又系独子,亦不能立即当死。”他顿了一下,然后建议道“既然殷入阳当死又不能死,他符合当‘阴差’的条件,请阎王爷网开一面,让他做了一名阴差。而且,现在正整肃吏治,彻查旧案,狱事繁忙,吏卒紧缺,就让他协助黑白无常当个兼职捕快,将功折罪!”

“这倒是个好主意!”阎王眉开色舞,一拍案桌,立即颁诏:“黑白无常,速传吴安宁!”

于是,便出现了本文开头那一幕,黑白无常夜闯殷实家,将殷入阳的魂魄—吴安宁带到阎罗殿。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