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巾

难得来一趟上海,叶晴十分兴奋。逛这逛那,买买东西。

叶晴刚大学毕业不久,这算她头一回独自旅行。大老远从四川过来,也是因为她特别喜爱上海这座城市。

尤其上海的夜晚,灯光绚丽,人群涌动,洋溢着一片时髦之感,令她陶醉。

这是她家乡所没有的氛围。

即使过了晚上十点,叶晴仍不想回宾馆。她已买了一堆东西,拎在手中,却不觉得疲惫。她还想逛会。

可店基本都关了。

偏偏这时,天钥桥路的一个弄堂口附近,一家服装店吸引了她的注意。

这家店装修好漂亮,晶莹剔透的玻璃,层次分明的橱窗,红青黄三色地板,顶上挂满了风铃。

她走进店内,一名胖胖的女店员对她微笑招呼,问她需要什么。

叶晴发现这边服饰很迎合潮流,但没有她特别想要的。

女店员又介绍说,他们有间非常精致的展厅,里面服饰个性鲜明,可以一看。

“好,我瞧瞧吧。”

女店员开门,两人一齐步入展厅。当见眼前景象,叶晴惊呆了。

这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展厅,基本能够用一个词形容:红色!

红色的橱柜、红色的茶几、红色的模特、红色的墙纸、红色的地板、还有各种类型的红色服饰。

除了必须的玻璃外,展厅内的一切都是红色的。

“怎么样,够具创意吧?”女店员笑问。

叶晴嗯了一声,心想确实,这房间虽说第一眼吓人,但仔细一瞧还挺有艺术气息的。

“为什么装修成那样呀?”叶晴问。

“哦,是我们老板娘的缘故。她特别喜欢红色,老板为了纪念她,所以把家里房间和这边展厅全部用红色装修。”

“纪念她?你们老板娘……”

“嗯,她前年就过世了。”

叶晴点点头,终于明白原委,也不多问。

接着,她开始看起服饰来,她顿时发现,虽然全部为红色,但里面各种服饰质量真的好过外面的,尤其挂在架上的一排围巾,条条显得高档洋气。

“我要这条吧。”最终,叶晴选中一条淡红色围巾。只有这条围巾,红的还没那么深,款式细细长长,线条朴实流畅,正好是她喜欢的。

“哦,这条颜色很淡。”女店员提醒。

“对,太红的不行,我怕看着压抑。”叶晴笑笑。

出了店门,叶晴立即戴上刚买的围巾,漫步于冬季的上海大街,感觉如获重生一般。

她是真心喜欢这条围巾。

回到宾馆,她甚至想带着它睡觉。

可惜第二天,她就觉得脖子有些不舒服。

她也说不清为什么,反正在外闲逛时,居然被风吹得脖子刺痛,好像脖子上有伤口似的。

总不会被围巾勒的吧?

叶晴自己都觉得这个猜想很滑稽。

夜晚,当她摘下围巾照镜子时,却发现颈部有一条淡淡的印痕。

她不明白这是何缘故。

并且,她还产生一种奇妙感受,似乎这条围巾的颜色,变得更红了。

次日,叶晴去了许多地方,有外滩、城隍庙、新天地、上海博物馆,都是上海知名景点,直到腿酸得几乎走不动路时,才回到宾馆。

洗完澡,她躺下便睡。她实在很累,以至于忘了照镜子,也就没有察觉,比起昨天,脖子上的印痕更明显了。

这晚,叶晴做了个梦,梦里有条又细又长的毒蛇,缠在她脖子上,令她喘不过气来,还不断从她脖子吮吸鲜血。

一大早,天蒙蒙亮,叶晴即被恶梦惊醒,她瞬间坐起,缓了缓,当意识到是个梦时,总算松了口气。

这时,她发现件事,那条淡红色围巾,竟挂在自己脖子上。

直至此刻,她才对围巾产生一丝抗拒,连忙甩开,并且甩得老远。

她盯着围巾楞半天,随后猜想,一定是夜里睡觉,不自觉地把围巾放到脖子上,所以才做那种恶梦。

可再一想,她又不确定睡前围巾是否放在床边。

如果不是,难道围巾像长了脚一样,自己爬床上来了?

对这围巾,叶晴已由抗拒转变为了恐惧。

而且她明显感觉围巾又红了一些,比昨天更红。

这围巾肯定有古怪!

抱着此种想法,她立即返回那家服装店,想把围巾退了。

“围巾有什么问题吗?”接待她的,依然是那名胖胖的女店员。

“问题倒没有,反正我不想要了,可以退吗?”在来之前,叶晴已打定主意,如果不能退,她干脆就把围巾扔了。

毕竟不是质量问题,要退货没那么容易。

她也很难跟女店员形容她对这条围巾的诡异感受。

“可以,没事。”谁知女店员一口答应,依然一副笑眯眯的表情。

这时候,一个头发稀疏的老头从那间红内室走出来,一眼望向叶晴。

“什么事?”他问女店员。

“这小姐想退货。”

“嗯,退就退吧。不过有些东西,买了没那么好退的。”说完,老头又转身进去了。

“他是谁,说话什么意思?”叶晴莫名其妙。

“哦,他是我们老板,你别理他,我给你退货吧。”

退货成功后,叶晴总算松了口气。

那围巾给她造成些许阴影,她决定以后再也不戴围巾了。

回到宾馆,她立即发现脖子上的印痕转淡,心里充满喜悦。

明天就要坐飞机回家了,这是她留在上海的最后一晚。

夜里,她睡得特别沉,特别香。本以为一觉到天亮,谁知突然被某种动静惊醒。

她猛地坐直身体,下意识看了眼时间,现在才凌晨三点多。

她的额头在冒冷汗,也说不清为什么,她觉得房里有东西。

顷刻间,她见床脚边有道红光一闪。

是蛇!

她觉得好像是蛇,细细长长的。

说来也巧,她昨晚梦里也是条蛇。

“嗖嗖嗖……嗖嗖嗖……”

慢慢的,房内开始传出声响。叶晴更怕了,感觉头皮发麻,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她仿佛已经看到,有个黑影躲在床边,伺机行动。

果然,一阵窒息感立马传来,她的颈部遭受力量拉扯,上半身急往后倒。

脖子上的不明物体瞬间收紧,使得叶晴一张脸涨得通红。

她想叫,可叫不出声。

只有泪水不断向外涌出。

她已看见前方橱柜的那面镜子,镜子里,一条血色围巾正缠绕住她脖子。

就似一条蛇,扭曲,摆动着。

很快,叶晴身体变得僵硬,整张脸毫无血色。

第二天,围巾又挂在了服装店的小小展厅内。

老板正抚摸着。

现在,它已完全变成了红色。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