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男鬼跟我要钱,找了看事人才知道我也有仙家

这篇鬼故事来自于网友Dr.昕的真实灵异经历。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莫名奇妙的被鬼魂跟踪,还托梦要钱要酒要烟,不给就闹得和发高烧一样难受,还有比这更无厘头的事情吗?下面大家和老鬼一起阅读吧!

嗨!想起来跟你们分享在我身上发生的灵异事,其实还是不太敢说,毕竟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现在还记忆犹新,接下来进入正题。

去年夏天的时候,我跟我男朋友在离家里挺远的地方上班,就在单位附近租了个房子,买了辆小自行车骑着上下班,刚开始的时候都挺好的,路也不远,骑自行车10分钟左右就到单位,但是说不上具体从哪天开始,我的浑身就特别的酸疼,后来骑自行车的力气都没有了,腿沉的骑两下就骑不动了,就得推到单位,之前一直也没当回事,以为就是累着了,后来就一直也没好,然后有一天晚上我就做梦了,梦见了一个挺年轻的男人,穿个蓝衣服,就看着我问我:“你咋还不给我送钱呢?”然后第二天早晨我睡醒之后,我就有点犯嘀咕了,就问了我一个特别懂这方面的闺蜜,我们都是东北的,她家里就是有仙的那种,但还没出马,就是有的时候有感觉,有的时候又没有,那天早晨我就跟她说了我做的梦,她就跟我说我晚上在路口撞到男鬼了,我当时才睡醒,还在床上躺着,她说完那句话之后,我就特别害怕,都不敢起床上班了,之后她就问我是不是浑身都疼,干啥都提不起来劲,我说对,她说那就是了,你赶紧烧点纸钱送送吧,我跟她说我害怕,不敢起床,她就告诉我,别怕,你厉害点,骂他,这东西都欺软怕硬的,还让我骂出声,我就骂了几句,结果特别吓人的是,我刚骂完,话音刚落就感觉浑身上下麻了一下 就是真的是从上麻到下 特别真实的感觉到,我就告诉我闺蜜了,她就说让我快点找人看。

因为我在我男朋友的城市,不知道哪里有会看的,就挺了几天,有一天晚上我就做梦梦到了和一个看不清脸的男的做羞羞的事,我也跟我闺蜜说了,她就立马给了我个微信号,说那个人是她之前的一个师傅,看病挺厉害的,让我加他微信问问,还让我别告诉他我们是一个地方的,他该不给我看了,因为她们之前有过矛盾,已经不联系了,听她说完话,我就加了那个师傅的微信,跟他说了我的情况,身体不舒服,想让他帮我看看,他让我给他拍了个正面照片发过去,给他发过去了以后,他告诉我说我撞到了个男鬼,让我晚上先简单的送送,送不走再说,又告诉了我方法:在太阳完全落下之后让我躺在床上,之后让我男朋友拿着点燃的香在我正上方左三圈右三圈的绕,绕完出门下楼把香插上,就原路返回,期间不能说话也不能回头,我就记下了,接着晚上下班跟我闺蜜视频说这个事,她看到我男朋友,就说他身后也有,这样我就决定我先给他送,然后他给我再送,因为先下去的还能时间早一些,给他送的时候,香点燃了,在他身上绕的时候着的特别快,我还没走出5步,都掉香灰了,我那时候反正就大脑一片空白的下楼了,回来我男朋友给我送,一样的方法,那天他给我送完了以后,我就睡了个好觉,以为送走了,结果第二天早上上班经过我男朋友放香的地方发现他给我放的香根本就没着 只着了一个前面的尖就灭了,大家也都知道,香在外面立着烧,基本不会灭的,外面那时候风还挺大的,很奇怪的,它就没着,就问了那个师傅,他告诉我再送一次,然后我男朋友又送了一次,第二天早晨一看,结果还是一样,香都只着了一个小前头就灭,就一直也没成功,我那几天还总哭,莫名其妙的有时候寻思寻思就觉得委屈,就哭,有时我男朋友说话稍微大点声我就觉得特别委屈,就哭。

后来我男朋友也让我折磨的实在没办法了,就让我请假带我去了他一个朋友家,他朋友的奶奶以前给人看事的,后来身体也不太好,就一般情况下不给看了,我们也实在找不到别人会了,就去了他朋友的奶奶家,他奶奶家应该是胡家的太奶,上身之后就抽烟,说话的语调像唱歌,反正我听不太清楚,后来有个二抱马,可能我这是错别字,反正差不多意思就是看事奶奶的助手一类的,就在旁边帮忙翻译,也大致听明白了,意思是说我的身上也有仙家的缘分,让我必须先供保家仙才能研究这个鬼的事,没有别的办法,就让我先回家跟我爸妈商量供仙家的事,要是我同意就回家接我爸妈来,不同意就在问问别的会看事的,反正就这么结束了,出门我就给我闺蜜打电话,问我闺蜜那个奶奶说我身上带仙是不是真的,她就问我脸热不热,我一摸,真的特别热,像发烧了一样的那么烫,她就说我应该就是也有仙家了,还说你这可咋整,我这身上的都够磨人的了,你也有了,以后得可遭罪了,就这么一说,但是现在最要紧的撞鬼的事还没解决,我就给我爸打电话,我爸是一个特别不信这个的人,我给他打电话说了这事,他就说不供,说保家仙太麻烦了,初一十五还得上供,当时我就哭了 可伤心可伤心的感觉,还跟我爸说你们谁都不管我,我爸一听我哭了,就说让我先回家,回家找人再看,但是我毕竟还有工作,我就说等我能请假的再回去。

就这样,我就又挺了几天,这几天真的过的是特别煎熬,无论白天晚上,只要一个人的时候就觉得身后有个人紧紧的跟着我,感觉时时刻刻都有人注视着,觉得哪都阴森森的,自行车是彻底骑不了了,就走路上班,但是明明老老实实的走在路边,不知怎么的脑袋是发蒙了,往马路中间走,等回过神的时候都快到路中间了,幸亏上班的地方在郊区,车不多,特别后怕,还有就跟我男朋友找茬吵架,有一次我俩就绊了句嘴,我就哇哇大哭的那种,怎么都止不住了,给我男朋友吓得,赶紧给我闺蜜发视频,我闺蜜哄我也不好使,她就说人家着急了,赶紧弄吧,后来我爸给我发消息要跟我视频,我又跟我闺蜜哭完接着跟我爸哭,整整嚎了一个多小时,嚎到嗓子哑,我爸心疼我直掉眼泪,跟我说让我先回家,我想咋的都行。后来我看我爸哭了,我就慢慢告诉自己不哭了,忍住,才慢慢的止住,差不多哭抽,还有一跟我男朋友吵架,我就想死,有一次,晚上了,我俩吵架,我就想走,他不让,我速度特快的就冲着二楼的窗户就冲过去了,纱窗都坏了,他一把给我拽回来了,就不知道怎么就那几天特别暴躁,我们财务经理就是一个特别好的人,她也知道了我的事,就跟我说给我休假,让我回老家歇歇,总这样身体该垮了。

我就终于回了家,背了个小包,就觉得像拽了个29寸大行李箱那么累,回家之前,也跟我闺蜜说了回家的事,她说她给我问问她现在的师傅能不能给我看,要是他给我看我就省得东奔西走的不说,还有可能被骗,这行骗子也确实多,好多人就被骗过,而且他师傅跟我们家在一个城市的,听说人特别的厉害,好多外地的人都找他看,就是脾气有点古怪,一般人他不给看,总是说这东西讲究缘分,刚开始他师傅还说不给我看,说没有缘分,后来我闺蜜帮着求,还说我确实不知道谁会看这种事,他师傅也就答应了等我到家了的第二天让我去,他给我查查,就这样,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坐车回了家,虽然之前也跟爸妈说了要回家的事,但是等到了家以后我发现好久不见了的二娘(东北的二娘就是二伯母的意思)正在我家跟我爸妈聊天,当下就觉得挺惊讶的,可也没问出口,因为浑身上下真的是太累了,也不知道是坐车太久了,还是身上的东西磨的原因,一点点的劲儿都没有,扔下背包就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结果二娘就说走吧,我问她上哪去,她说我不是吓着了么,带我去看看,当时真的,心里的特别的抵触,就是不想去二娘说的那个人家里去看,再说本来也都跟闺蜜说好了,明天去她师傅那里,就想明天去闺蜜的师傅家看,不想去她带我去的地方,但怎么也扭不过爸妈还有二娘的担心,我就妥协了,从我家出门到那个阿姨家楼,也就500米路,我都快靠在我妈身上走了,像跑了一万米一样,走不动。

还记得那个阿姨家开了一个麻将馆,家里供的仙家也不在那,我们就去麻将馆找她,看见她的那一刻,她看了我一眼,就那一眼,很明显的感觉,现在还记忆犹新,特别让我害怕的眼神,不受控制的我浑身就开始哆嗦,手尖拔凉,手心里全是冷汗,非常害怕,那个阿姨跟二娘还挺熟,跟我爸爸都认识,据说之前还给我大伯也看过病,都说很好,就在我一直紧张的情况 我就进了她家的堂子,和所有东北人家里仙家的堂子都差不多,摆着香炉,墙上的红纸写的名字,进屋后,在我二娘会意下,我妈就把钱压在堂子前的香炉下了,因为可能家里都认识,阿姨看都没看钱,就看我问我怎么了,我就把我的梦告诉她,她就没理我 自己转头拿出了柜子里的白酒,烟,就开始又抽又喝,然后就让我把眼睛闭上,我真是特别害怕 但我爸妈都在我旁边陪我,我就还好了点,那时候是真挺好奇的,想睁眼,但我是真不敢,怕看见吓人的东西,本来遇见都够恐怖的了,再偷偷睁眼我怕吓晕,那阿姨就往我身上喷酒,脑门,前胸后背的,又拍又打,还用嘴吸我肉,我就挺纳闷的,从来没遇见我这样啊,还被个大姨这样对待。

好不容易做完,大姨让我睁眼睛,就跟我说话了,说了让我害怕了好久的话,她说我身上有3个烟魂,一个是个小年轻男的,就是我遇见的这个,蓝上衣,头发不长,还有个老头,这个也是外面的,还有个老太太,这个是家里的,小个不高,她说完我就震惊了,阿姨说的这个年轻的男的,就是我第二次做梦梦到的男人的样子,一点不差,还有那个个头不高的老太太,就是我去世的奶奶,她就接着说那小年轻就作的最邪乎,要钱,我就问那大姨,我给他送了,他为什么不走,大姨好像那时候就是仙家在,特别严肃,不像一个女人的表情,眼睛看了我一下,哼了一声,说他不满足呗,然后突然就浑身哆嗦,一下就换了个人一样,看着我的眼睛,跟我说:“我是在十字路口遇见你的,看你挺好看,没钱了,想管你要点钱,我17就没了,上吊死的,知道因为啥不?”当时那场面,现在想想我还害怕,大姨的那眼睛都让我恐惧,我问他为啥,他告诉我:“因为学习,爹妈也不管我,随便就找个地方给我埋了,我顺烟囱出来的,没钱啊,你得给我钱,还得给我盒好烟,再给我瓶好酒行不”给我吓的啊,当时我坐地下,我妈就坐我旁边的床上,我咔一下就给我妈妈的脚抱住了,就说行行行,要啥都行,老弟你放心,这些我肯定给,他又来一句:“我不是你老弟,管我叫大哥,我就等你给我送钱了啊,哎哟,高兴 走咯 ”

随着“他”说高兴,被上身的阿姨,坐着就颠了几下,然后就没动静了,没几秒的功夫,阿姨就恢复了那个平静的眼神,看看我,问我看她烦不,这句话就给我问迷糊了,我说不烦呀,挺亲切的,她就笑了下,跟我爸妈还有我二娘说,你家这丫头身上顶着仙家呢,可不是一般的保家仙啊,可是能看病的仙家的,人家查脉象厉害呢!但是现在说这些还早,就说让我多做好事吧,还说也是因为我身上带仙家,还没出马,就比较爱招那些东西,让我尽量少走夜路, 就这样又闲唠了一会,我们就从她家出来了,约定着大姨几天之后帮我去给“他们”送钱去,从那里出来,我妈跟我二娘唠嗑,说看我跟刚进去的时候想两个人一样,眼睛都变亮了,说实话,我真的也确实感觉到了,虽然身上还是有些没劲,但真的是好了太多了,就在家好睡了几天,大姨有一天晚上就来帮我送,我爸让我妈去买了瓶酒,买了盒芙蓉王还是玉溪来的,我爸才抽11块钱的烟呢,大姨看到还说用不着这么好烟,我爸就一个劲让阿姨拿着,可能怕人家觉得咱们准备好的又不给生气又闹我吧,就非常坚决的没收回来,哈哈。

反正送完之后我就彻底没事了,但是还多少留下点阴影,加上我之后的一些遭遇,现在对这些灵异事件,我真的深信不疑,仙家,鬼魂真的是真实存在的,奉劝那些什么都不懂的人,不要什么都说,什么都做,什么探鬼宅之类的,或者说什么不相信鬼,有能耐来找你,说不定就真的有去找你的,这种东西,特别是孤苦伶仃的鬼魂太多了,你越想,它们就会凑到你跟前,而且不止是对健康有影响,也许是你的财,也许是你的运,都会被影响到,而且你受折磨,替你担心的永远是你的家人,朋友。

读热河,微信搜索公众号:灵异怪谈事件录 查看另类精彩内容,欢迎转载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